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婚无止境
婚无止境 连载中

婚无止境

来源:掌读 作者:宁馥羽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关昭 宁馥羽 霸道总裁

一朝醉酒,却惹上了不该惹的男人
但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是她的顶头上司?他看着她邪魅一笑,“宁馥雅,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我
”她欲哭无泪,她举手抗议,“总裁大人,我能辞职不?”“你觉得呢?”他笑看着她
抗议无效,自此她被他吃的死死的
展开

《婚无止境》章节试读:

第3章 感谢他的不娶之恩


橘色灯光照耀的高级酒店走廊,寂静无声中,无端多了些桃色气氛。

宁馥羽拿着手机看男朋友关昭发来的信息,她认真的对房门号。

身着红色的露肩开叉长裙,她停在一间包房门前。

“305号房间……应该就是这里了。”低声呢喃着,她像是混血儿一般立体的漂亮脸蛋上抑制不住的开心,牛奶白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红晕。

说起来关昭好久都没跟她联系了,忽然发信息叫她来酒店,宁馥羽为此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虽然不知道关昭玩什么神秘,但是她内心依旧很开心。

点开密码锁,房门才推开,她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不可描述的声音。

那声音让宁馥羽觉得倍感熟悉,那一声接一声的入耳,丝丝媚骨。

宁馥羽的思绪一瞬间被炸得七零八落,她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面色毫无血色。

慢慢的走进去,她看到席梦思大床上的两个人,正在颠鸾倒凤。然而这两个人是谁?她宁馥羽,最熟悉不过了。

宁馥羽瞪大着眼睛,看着床上的二人满脸的不可置信,呼吸也随之一窒,踉跄了一步,险些跌倒,好在靠住了门她才勉强站定身子,双目紧紧的盯着床上的人,她浑身都在发抖,双拳也紧握了起来。

这一对,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姐姐宁嫣然。

哪怕是亲眼所见,宁馥羽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眼前的一幕幕就像是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刺着她的心。

而床上的那个男人,似乎太过专注,丝毫没有发觉此时的屋内凭空多出一个人来。

“你这么久都不跟馥羽联系,就不怕她起疑吗?”带着喘息的破碎声音传来,宁嫣然媚人的双眼有意无意的瞥了一下宁馥羽这边。

她漂亮的脸颊上大汗淋漓,粘黏着头发性感异常。

眼神有恶毒的笑意闪过,她指甲在关昭的脊背上再抓了几道痕迹。

关昭被刺激,大吼着喘息道:“别提她了!一点乐趣也没有的女人,还是你懂我……呃!”说完,他就攀到巅峰了。

疲惫的趴在宁嫣然的身上,他正要抱宁嫣然,却听见身后传来宁馥羽不冷不热的声音:“所以,这就是你今晚要给我的惊喜么?”

关昭身子猛地抖了一下,立即扭身看向站在门口打扮得异常漂亮的宁馥羽,他眼眸有一瞬间的惊慌,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拉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他将宁嫣然护在怀中:“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了,我不会跟你结婚的,所以还请你有点自知之明。”

看到他这个举动,宁馥羽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痛得有些不能呼吸。

“自知之明?”强忍着想要哭出来的冲动,宁馥羽轻轻点头笑着,深邃而又迷人的双眸看着关昭,一字一句的道:“那就祝福你们渣男配狗,天长地久。”

缩在关昭怀中的宁嫣然看她骂自己狗,顿时就一脸委屈的对关昭道:“你看她骂我狗……”

关昭脸色也很不好看,坐起来他怒视着宁馥羽惨白的脸,语气含怒的道:“你再说一次?!”

“看来你不仅渣,还耳朵不好使。”宁馥羽受不了的说完,转身夺门而去。

关昭的脸色铁青,他不是不喜欢宁馥羽,而是每次跟她亲热,她都说等结婚,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宁馥羽这样,根本就不信他。

久而久之就烦了,况且身边还有宁嫣然这样的小妖精,相比较而言,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自然是选择宁嫣然的。

懂男人需求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像她那样的人,娶回去也是古板,毫无乐趣。

所以,他选择了劈腿。

喝得烂醉的宁馥羽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扶着酒店的墙壁,她步伐蹒跚,脸色绯红,她眼眶里的泪水一颗一颗往下掉:“说会一直护着我呢……跟我最讨厌的宁嫣然做,还维护她……混蛋!”

咬牙切齿的骂着,她紧皱着眉头,满脸的泪痕。

身子再次猛地一歪,宁馥羽靠在了一间包间的门上,低声呜咽了几声,她看起来狼狈至极,纤长的睫毛上满是泪珠,惹人怜爱。

靠了一会儿,她趴在包间的门上痛哭了起来。

那厢一对男女还在翻云覆雨,而她却在这里哭得跟被人丢弃的小孩一样。

就在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时候,包间门被打开了。

身前一空,宁馥羽身子猛地往前一扑,一下子跌进包间内。

坐在地毯上,她迷茫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包房,水润深邃的双眼带着水光潋滟,尤其的勾人心弦。

包间里的人都看着她,开门的人不耐烦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脸不悦的斥责:“怎么这么慢?”

说完,那人就一脸讨好的推着她来到了坐在包间中间沙发上,被人簇拥的英俊男人面前,“顾总,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惊喜,干净得很。”

话毕,那人就用力的一推。

浑身软绵绵的宁馥羽还没反映过来,就被那人推到了跟前的男人怀中。

男人凌厉的眉头有一瞬间的皱起,鹰隼一般的眼眸有反感涌起,不过一瞬,他就恢复了正常。

宁馥羽扑倒在男人的怀中,沁人心脾的淡香从他身上传来,她呆呆迷迷的看着眼前英俊得跟当红小鲜肉一样的男人,鼻头因为刚才哭泣,还红彤彤的。

男人眉眼英挺,眼神深邃如同古井一般,只是过于凌厉的眼眸让人心生畏惧。

宁馥羽有些不适的动了动身子,她的臀软软的在他结实的大腿上揉着,让男人的眼眸变得有些深了起来。

看着眼前帅气得令人窒息的男人皱着眉头的样子,宁馥羽咬了咬果冻一般的唇瓣,声音略带几分怨怼的道:“你也觉得我没有乐趣吗?”

“顾总,您好好享受,我们就先出去了。”把宁馥羽推到男人怀中的人一脸狗腿的笑着说完,便把坐在顾锦周围的人都打发出去了。

包间的门被关上,顾锦抿着锋利的薄唇看着怀中的女人,轻启薄唇道:“下去!”

他一贯讨厌女人近身,可今天却能容忍这个胡作非为的女人这么久,而且他好像还……

宁馥羽看着他颜色极淡的唇瓣,忽然伸手拉住了他,凑了上去。

顾锦看着面前放大的脸,鼻子间满是她的味道。顾锦的脸上闪过一丝僵硬,随即便握住她那双胡作非为的手,顾锦微眯了眯眼睛,她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尤物,竟然能勾起他的兴致。

顾锦拖住了宁馥羽的后勺,反客为主。顾锦的主动,一时让宁馥羽有些招架不住,宁馥羽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伸手推着他,不但没有推开这个如同雄狮一般的男人,反而让他的动作更加的大胆。

这个男人正在一点一点的攻破着宁馥羽的堡垒,顾锦几乎是失去了理性,他怀里的可人儿,就连呼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就像是致命的毒药。

包间门被轻轻的推开,顾锦的耳朵动了动,意识瞬间回归。

看着怀里的女人,他倾下身子,用不大不小,正好包间外的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我们去酒店,嗯?”

宁馥羽意识模糊,她看着眼前帅气得周身都放光的男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嗯……”

她的声音软软的,好听至极,配上她盛世美颜,简直就是毒花罂粟。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慵懒的嗓音在宁馥羽的耳边回荡,随即顾锦就将她抱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推开包间的门,门外已经没人了。

顾锦眼神冷酷看了一眼隔壁,他的衣服胡乱的挂在身上,帅得一塌糊涂。

宁馥羽身子软软的挂在他的身上,双手依旧不安分的胡乱动作着,“别乱动。”顾锦的声音像是带有蛊惑一般,宁馥羽竟出奇的听他的话,没有乱动。

顾锦一手托着宁馥羽,一手打电话给司机,二人去了停车场。

“热……”拽着他的衣领,她低声着道。

顾锦抱着她,眼角瞥见不远处有人偷偷的跟着他们,转身让宁馥羽靠在了车上,凑近了她的唇瓣,然而这个角度虽然像是在亲吻,实则只是借位而已,顾锦的眼角却似有似无的瞟向那一处,顾锦的心里却一直在冷笑。

估摸着几张照片的时间,顾锦便抱着宁馥羽上了车,车门一关上,顾锦就把宁馥羽给推开了。

宁馥羽柔弱无骨的靠在车窗旁,浅浅的呼吸着,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睡着了。

将自己的领带扯下来丢在一边,顾锦靠在车上,重重的呼吸着。

宁馥羽被顾锦带进了酒店,而那跟拍他们的人,也一路跟到了酒店。

顾锦常年不接触女人,外界早就传言他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gay,今天那老板也不怀好意,送女人不就是测试么?

既然他们那么好奇,还热衷抹黑,他顾锦不介意打他们的脸。

商业圈就是这样的,他顾锦作为商业巨子,想搞他的人太多,他一个负面新闻,就能导致公司股票剧跌。

而他,必须改变现状,让这些恶意抹黑他的人狠狠的抽自己脸。

开了房将沉沉入睡的宁馥羽丢到了床上,他坐在床边,看了她一眼。

他讨厌和女人接触,更厌恶卖的女人,但是宁馥羽酒醉不多话,他不用跟她交流,他并不讨厌。

女人的裙子开叉,大腿根都露出了,腿长腰细,肤白貌美,简直就是尤物。

顾锦的喉咙有些发紧,眼神也越发深沉了起来。

抱起宁馥羽去浴室,顾锦脸色冰冷。

很好,第一个被他伺候的女人!

……

淡金色的光芒从窗外射进来,宁馥羽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伸懒腰,她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猛然发现这里特别的陌生,她惊得赶紧坐了起来。

一坐起来,她就看到了坐在窗边抽烟的男人。

早晨的光芒撒在他的身上,他的侧脸皮肤白得有些透光,然而他的脸部线条却又那么的硬朗具有男人味,浑身都充满了荷尔蒙的魅力。

只是宁馥羽想到昨晚的事情,已经没心情欣赏美男。

掀开被子,她发现自己穿的是睡袍……

抬头看向顾锦,她鼓着脸气呼呼的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顾锦夹着烟冷淡的看向了她,因为她的聒噪,他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好好的睡着不说话不行么,为什么要开口讨人嫌?

站起来,他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

叼着烟将支票填好,他皱着眉的样子有点像黑老大,却帅绝人寰!

宁馥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瞪着深邃迷人的眼睛看着他。

拿着支票来到床边,他将支票丢给了她。

轻飘飘的支票听话的落在了宁馥羽的面前,宁馥羽看到上面的字,顿时就怒目瞪向了顾锦,“你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钱,嫌少了?”顾锦皱着眉道,顺便把嘴里的烟给取了下来。

宁馥羽就不明白了,她哪个表情表现得自己觉得这两百万的支票少了?!

心中气急,不过一瞬间,她就勾唇邪恶的一笑:“你不用给我钱,昨晚是我嫖你的,如果把你弄疼了,那真的抱歉了,我第一次,技术不好。”

顾锦冷漠的站在床边看着她,如同一堵在冒寒气的肉墙。

“呵……那我真的要让你失望了,昨晚你没嫖到任何人,如果你真的想嫖,那就只能被我嫖,两百万你拿着,当我临时的女人。”冒着寒气的肉墙满脸嘲讽的说着,态度傲慢。

“两百万你就想打发我?”宁馥羽冷笑着回击,伸手将支票拿起来看了看,她直接给撕掉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拿钱羞辱她!她是这种能被钱羞辱的人吗!

看着被撕得粉碎的支票,顾锦眉头都没皱一下。

“鉴于你是个新手自己也承认技术差,两百万已经是高价了,既然你视金钱如粪土,那我也没办法了。”顾锦本来还想拿她多造点绯闻,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她不愿意,他也不强求。

“看来你喜欢嫖别人嫖过的。”宁馥羽翻着白眼说完,就直接下了床。

“伶牙俐齿!”顾锦脸色不好的说完,直接退开。

宁馥羽懒得跟他争,转身直接去了浴室,看到自己的内衣内裤以及裙子湿漉漉的丢在地上,乱糟糟的,她气得心脏都要爆了。

知道那些衣服多贵吗?!

从浴室里冲出来,顾锦正打开门准备走人。

“你给我站住!”厉声吼道,她的声音发抖。

顾锦扭头看向她,绅士的将门给关上了。

“你赔我衣服!”宁馥羽怒气冲冲的道,像是发怒的小野猫。

“这位小姐那么有钱,应该有钱买衣服的,我作为被你嫖的对象,是没钱给你买衣服了。”顾锦恶意的说完,再要开门。

“你是不是混蛋?!你看了我的身体,把我衣服弄成那样,不赔给我还想走?!”宁馥羽说着,已经冲上来,将门把死死的握住。

两人近距离的对视,她奶白的皮肤因为怒气而泛红,脸蛋像是水蜜桃一样的勾人。

顾锦盯着她深邃迷人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粗暴的把她拉开,声音不屑的道:“小姐视钱财如粪土,说什么赔的话?这样不符合你高洁不为钱财屈服的设定。”

说完,他已经打开门挤出去了。

穿着睡袍的宁馥羽不能跟过去,站在门边浑身发抖,她呼出好几口气,才不断的安慰自己:“没事的……把支票再粘起来还是可以用的。”

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撕掉,亏大发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换了一身衣服的宁馥羽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刚走进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爸爸宁致远,她正要开口喊,宁致远就一脸怒气的扭头看向了她。

将手中的遥控器狠狠的砸到茶几上,他站起来对着宁馥羽怒声质问:“夜不归宿,干什么去了?!”

宁致远这一声怒吼,把楼上的宁嫣然也给吼出来了。

站在二楼走廊扶手旁,她狐媚的眼眸含笑,嘴角勾着风情万种的弧度,她声音柔柔的道:“当然跟男人去开房了。”

宁嫣然倒是惊讶了,这宁馥羽那么喜欢关昭,抓到他跟自己做,居然转头就去找男人开房,也真是奔放!

关昭今早看到她朋友拍到的照片,心情阴沉了一上午。

这宁馥羽跟他一起的时候,死活不愿意做,昨晚却直接找了男人开房,简直就是羞辱他!

宁致远听到宁嫣然的话,脸更难看了。

宁馥羽看到茶几上一叠照片,眯着眼睛抬头看向了宁嫣然,只见宁嫣然无辜的耸肩道:“我说错什么了么?”

“你跟踪我?!”宁馥羽声音不冷不热的问,眯起的眼眸泛着危险的光。

“这可不是跟踪啊,朋友碰巧看见而已。”宁嫣然眨着眼睛,跟小白花一样的纯洁无害。

“你朋友有病么?别人恋爱接吻也要拍照?他们那么闲怎么不去当狗仔?”宁馥羽冷声嘲讽,翻了翻白眼,她收回了视线。

宁嫣然说的鬼话只有她自己信,肯定是她叫人跟踪拍照的!

“你还骂别人,你不是跟关昭在谈么?!两人都订婚了,你还做这种事情,知道检点两个字怎么写吗?!”宁致远指着她的鼻子怒声斥责。

提到关昭,宁馥羽咬了咬牙,然后才一脸没所谓的道:“昨晚分手了,你跟他父母说清楚,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说的。”

两家关系好,宁馥羽也不想抹黑关昭什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他既然喜欢宁嫣然,她宁馥羽也没什么好说的。

宁致远没听到她的话,愣了一下。

在宁馥羽要上楼的时候,宁致远忽然怒吼出声:“站住!为什么会忽然分手?是不是你喜欢上照片这个人,跟他提分手的!”

趴在二楼走廊上的宁嫣然听到宁致远的话,巧笑嫣然的接着话头道:“那也说不准哦。”

宁馥羽听着她的话,扯唇冷笑一声,扭头看向宁致远,她语气平静的道:“分手就分手了,有什么好说的?!不喜欢就分手了,还需要那么多理由吗?”

说到后面,已经皱眉,表情已经不耐烦。

她根本不想提关昭那个恶心的人,他的事情,从此跟她宁馥羽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现在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听到。

“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关昭那么好的人你不要,你还想要谁?!”宁致远看她跟人分手还这态度,顿时气得心脏发疼。

宁馥羽笑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不要谁,他啊,我得感谢,感谢他不娶之恩啊。”

宁致远被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捂着胸口坐在沙发上,他语气多了一些妥协的道:“孩子,你再想想,别做傻事。”

“不用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他了,脏了我耳朵。”宁馥羽淡淡的说着,就步履平静的上楼。

视线落在趴在扶手上的宁嫣然,她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

她都不屑提这两人的龌龊事情,而且宁致远对关昭的感觉太好,她现在说他劈腿,指不定宁致远还不信,她何必浪费口舌?

他迟早就亲眼见证关昭渣男的一面。

宁嫣然很恶意的对宁馥羽笑着,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低声道:“真可怜,昨晚看到你哭得好惨哦。”

宁馥羽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充满不屑的回击:“被渣男贱女脏了眼睛,当然要洗洗眼了。”

宁嫣然站在原地没有再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阴郁了起来。

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宁馥羽!

回到房里的宁馥羽呼出一口气,然后才按了按心脏,躺在床上发呆。

难过自然是有的,失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痊愈的,

沉寂了几天,宁嫣然的生日到来。

一大早宁嫣然就去美容院化妆了,宁馥羽本就天生丽质,化了个淡妆,头上戴着一顶黑色蕾丝珍珠小洋帽,她穿着一袭黑色漏背吊带长裙,后背两条扣带设计,让她的脊背显得性感而又纤细。

她的手上还带着一条红玫瑰手链带戒指一体链,让她看起来贵气十足。

率先跟着宁致远一起去酒店,她一下车,就有不少的人拍照。

宁家在本市算不得什么超级豪门,但也是个小豪门了,况且,今天的宁馥羽真的很漂亮。

微笑着牵着自己的裙子往酒店里走去,她端庄优雅。

跟着宁致远的是她的继母林少芬,两人挽着手走进酒店,林少芬看到前面打扮那么漂亮的宁馥羽,眼底带着不爽。

今天她的女儿才是主角,这个臭丫头穿那么好看想抢风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