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上古洪荒›九州凤影录
九州凤影录 连载中

九州凤影录

来源:七猫小说 作者:皓月空里 分类:上古洪荒

标签: 上古洪荒 秦空熙 聂无涯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展开

《九州凤影录》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无涯剑


山林之间,一道飞瀑垂落而下,化为一潭清池。

清池周围,怪石林立,一白袍青年,身穿白色练功服,外披白色黑边罩袍,手执一柄银剑,手腕抖动间,剑刃闪出剑花,并发出嗡嗡的蜂鸣之音。

白袍青年姓秦名空熙,剑门弟子,他面容白皙,眉睁目圆,鼻梁秀挺。不知不觉,已是使了千百来招。

突然,一个黑影飞了过来!秦空熙没有留意,待反应过来,黑影已是打在了剑刃之上。

那黑影是一颗石子,它不快不慢,正好打在了剑刃上。虽然是一颗石子,却生生将秦空熙的银剑击飞,宝剑旋了几转,插在了树干之上。

秦空熙顺着石子飞来的方向望去,那是一棵大树,树上坐着一黑袍青年。他面色苍白,眉宇如刀,双目深邃,右腿微弓,左腿悬空,手中拿着一只金黄色的酒葫芦,正若无其事的灌着壶中佳酿。

黑袍青年名叫聂无涯,亦是剑门弟子。然而他却不是普通的剑门弟子,而是大长老姬玄的亲传弟子,他的功夫自然不是普通弟子秦空熙可比。

秦空熙,聂无涯乃是挚交。据说聂无涯来剑门,还是秦空熙带他来的。很快,他们便成了同门师兄弟。

作为同门师兄弟,又是挚交,秦空熙自然知道聂无涯的厉害。

“无涯师弟,你拿石子打扰我练功也就罢了,竟然独自一个人喝藏酒,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师兄了?”

秦空熙站在树下,带着一种嗔怪的神色说道。

聂无涯闻言也是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自树上一跃而下。

“师兄,你在练功,我也不太好打扰你。”说罢又拿出一个酒壶,“师兄,给。”

秦空熙这才笑了笑,“好兄弟。”说罢打开壶塞,灌了一大口,不由大声道,“好酒!”

于是二人坐在巨石上,开怀畅饮!

“秦师兄,不瞒你说,咱们来剑门已一年有余,怎么你的功夫还如此差劲,我一记飞石,你的剑就飞了。”

聂无涯脸色微红,口中喃喃道。

“老实说,不是我功夫差劲,而是你进步太快!”秦空熙哈哈一笑,解释道。

聂无涯点了点头,“只可惜,不能与师兄共进退,惭愧,惭愧!”

秦空熙摇了摇头,又是灌了一口,“凡事皆有优劣,师弟莫要自责。以后还望师弟多多帮衬!有酒同醉!”

不知不觉,一轮皎月当空,秦空熙,聂无涯二人在月光中照出斑驳的影子。

二人一掺一扶的走在林间小道上,微风传来淡淡凉意,二人发缕飞扬,渐渐消失在林间的羊肠小道上。

……

两年前,聂无涯自幼举目无亲,尚在景州流浪为生……

景州城很大,满街的商品琳琅满目,看的聂无涯是眼花缭乱,虽然他的心情十分的沉重,但是这些商品的色彩多多少少会给他带来一些温暖。

秋天是景州最好的季节,璀璨的骄阳映照着城上的砖瓦,分外美丽。站在景州东面的临天阁,能一览大半个景州城,宽敞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长天平分秋色!

临天阁,只有富贵才能进驻,但是却每次座无虚席。可见,如此绝妙的美景,大家都不忍心错过。

这天傍晚,秦家大少爷秦空熙早早的准备了一场酒宴,而地点便在这临天阁上!登上临天阁,犹如腾空万里,呼风唤月,让人对山河之热爱油然而生,正如其牌匾上所说,独树一帜!

“秦兄之盛情我等皆是感激不尽!”众人皆是抱拳道。

“无妨,大家皆是朋友兄弟,不必客气!”秦空熙也是满心欢喜,他看着众人,“既然这临天阁乃是独树一帜,那我等就不能辜负这番雅兴,大家不妨将众位的豪情发挥出来,独树之木,可以一帜,独立之台,可以参天!”

此时,聂无涯远远的看见一座高阁拔地而起,其上灯火辉煌,隐隐人影涌动。

“那里发生了什么?”于是聂无涯连忙奔向了这栋高阁的所在之处!

“这位兄弟,进这栋高阁没有一百两银子是不能进的!”看守如此说道。

“一百两?”聂无涯知道自己没有钱,于是问道,“这高阁之上都是些什么人?”

“阁下不知?”看守有些吃惊,竟然有年轻人不知道景州最富的富商秦家少爷秦空熙在此宴请豪杰!于是道,“这是秦家少爷在此宴请四海豪杰!”

“秦家少爷?莫非是秦空熙?”聂无涯对秦空熙亦有耳闻,于是道。

“看来你还知道一些,正是!”看守答道。

“给。”将手中两袋物囊递给看守,之后,聂无涯便要走进这临天阁。可是没走几步,却被看守拦住。

“耍我们?”看守连忙将聂无涯推到一边,此时,他们手中的物囊之中分明是两块沉甸甸的石头。

知道露馅后,聂无涯决定硬闯!和看守扭打了起来,让许多人驻足围观。

这自然引起了秦空熙的注意,他大步下楼,来到了众人面前,问明缘由之后,便道,“让他进去。”

聂无涯原本以为他会对自己颐指气使,摆出个盛气凌人的架势。可是,秦空熙的态度让他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甚至重新将他接近冰封的心融化开来。

“多谢这位大哥!”聂无涯抱了抱拳,说道。

“呵!你这小子真不识好歹,你叫他大哥你高攀的起吗?你应该叫大人!”秦空熙的手下叫嚣道。

聂无涯刚刚得到宽慰的心灵再一次冰冷起来。他看向秦空熙,期望看到秦空熙给出的答案。

“无妨!”秦空熙支开手下,道出这两个字,“既然你把我当大哥,我就认你这个兄弟!且再摆一席!”

顿时,聂无涯觉得秦空熙宛若天上的神明,却仿佛和自己如此亲近。

与此同时,聂无涯紧紧握住了秦空熙的手!

此时正值深秋,夜晚有些冰冷,感受到聂无涯手中的凉意,秦空熙二话不说,褪下自己的裘袍亲自为聂无涯披上。此时此刻,众位皆是一片哗然。

宴会再一次开始了,一位青年叫做李用站起身来,敬了秦空熙一杯酒之后,突然说道,“有些人无德无才,却凭借着花言巧语骗取别人的信任。大伙们,在场就有一人,就是他!”说罢便转过身,指尖直指聂无涯!

“李兄说笑了,我很早就认识他,所以说对他,很了解。”秦空熙知道说实话难以服众,于是说了个假话。“倒是李兄,妄加猜测的话还是少说为妙啊!”

秦空熙一席话让李用哑口无言。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聂无涯自然知道秦空熙在为难李用,也没多说什么。而是也端起酒杯,“聂某父母皆被流寇所杀,我能够得到秦大哥相助乃是聂某毕生之幸。若是有机会,一定报答秦大哥恩同再造之恩。”

聂无涯说完,举座议论纷纷。原来聂无涯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于是纷纷同情起聂无涯来。

“在场之人凡是能够视无涯贤弟为兄弟者,皆是我秦空熙之兄弟!”秦空熙见到此情此景,亦是说道。

这反而引起众人纷纷对聂无涯倾囊相助。景州首富那当然可不是一般人可比。

聂无涯看向秦空熙,双目之中尽满是感激之情。

很久很久,众人才缓缓散去……

聂无涯见宴会接近尾声,正准备起身离开,却有人拦住了他,“聂兄弟,我家少主有请!”

在一干人的带领下,聂无涯再次来到了秦空熙的面前。

“大哥,您找我有事?”聂无涯有些迟疑道。他看着秦空熙,有些不明所以。为何别人都走了,秦大哥单单让自己留了下来。为何自己第一次见到秦大哥,他就如此厚待自己。

“聂兄弟,你是否知道今天我摆这次宴会是何意义?”秦空熙眼神闪亮的问聂无涯。

聂无涯有些犹豫,他和秦空熙并不认识,自然不知道秦空熙摆宴的用意。

“我摆这次宴席,实则是为我自己饯行的。我早已打算去剑门修行剑道,如今巧遇聂兄弟,不知聂兄弟可否与在下共赴剑门?”

未等聂无涯回答,秦空熙已是将自己的打算壮怀激烈的说了出来。

“剑门?”聂无涯从未听说过剑门,但是知道肯定是一个大的武学门派,于是十分欣喜,当即双手抱拳道,“无涯自然愿往!”

《九州凤影录》章节目录: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篇:暂无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