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忽如一夜花满枝
忽如一夜花满枝 连载中

忽如一夜花满枝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卷橘阿喵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卷橘阿喵 古代言情 宋言

“拿了上阳令,你就是上阳宗的主
” 宋言后退三步,退出屋外:“宗主,打扰了
” “朝廷局势紧张,阿言你岂能弃我离去?” 宋言趴在墙头竖了个中指:“渣男,我拜拜了您嘞!” 一朝被狗咬,睁眼魂穿到古代
看着陌生的世界,宋言老泪纵横,狗着一条命寻找回家的路
展开

《忽如一夜花满枝》章节试读:

第3章 裴琛,我要你死


这是女主该住的地方吗?

宋言看着这所建在半山腰的木房心下猛的一揪。

回头看了看,一片白雪皑皑,只有这青石台阶泛着湿。

山脚下是鸡犬声四起的茅草村庄,山顶上是清幽静远的青瓦宗门,而女主却是住在这方圆几里渺无人烟的半山腰上。

宋言吸了吸冻红的鼻子,一旁的丫鬟芳林就急忙上前又给宋言裹了裹稍微松动的披风:“小姐,这里天寒地冻冷的紧,要不咱还是回宗吧。”

“这里很冷吗?”宋言平静的问道。

芳林顿了顿,看着主子冻红的脸颊和耳朵,有些疑惑的“嗯”了一声。

“我如今可是二八年华,而十三可是还未及笄?”宋言又问道。

芳林再次点头回应。

“那她不冷吗?”宋言平静的眸中终是松动,露出一丝心疼。

芳林这才知晓主子的意思,惊讶中不免有些不称职的愧疚:“小姐说的是,可燕十三已在此住了三年,这三年虽说清苦可她的修为品性也是比山上的那些弟子快的不止一倍,宗主也说就当是对她的历练。”

“历练是这个历练法吗?”宋言垂眸看向那被篱笆围着的简陋房屋,宗门那么多的房子就容不下这个十五岁还不到的小女孩吗?

原著里并未提到这些,开局便是燕故继位宗主的大典。

原著里燕故是唯一一个从天狼峰活下来的人,而她所寄居的这具身体早就死在了天狼峰的雪地里。

而燕故所应的崇拜赞颂不仅没有,反而被针对排斥,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当时刚满十一岁的姑娘背回的是宗主独女的尸体,而不是喘着生气的活人。

这个小姑娘突破了极限带回了尸身,可却被嫉妒的人挑唆,被当做怪胎,动机不纯的罪人对待。

这,不公平。

宋言攥紧了手指,向那破败的房屋走去。

芳林敲了敲门,没人回应,跑到篱笆墙往里看了看,院子里空荡荡的,那屋门也紧紧的关着。

“小姐,许是燕十三外出了,你看咱……”芳林停顿等着回话。

宋言沉默,既然是出去了,那在这等也可以,可是这样子会不会不符合言宋的性格,原著里,人们都说她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有一点不好就是性子冷淡。

哎,这可真是难为我宋言了!

宋言有些悲催,前世她可是个人人“称赞”的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啊。

宋言不自觉叹了口气:“你再试试。”芳林听话的又伸手敲了敲,没人。

宋言皱眉正要说些什么就听见屋内的动静,一阵阵的咳嗽声传了出来,宋言有些担心的上前正要敲门,吱呀一声,门开了。

可站在门前的不是姑娘,而是一个男子。

你谁?

宋言有些懵,上下打量,大脑快速旋转。

青衣银丝绣,白玉冠,黑金靴,桃花眼,薄嘴唇,还有眼角的那颗泪痣……

我嘞个去,这不是男二裴琛吗?!

艹!

宋言原地石化。

而看见这熟悉的脸,裴琛却有些吃惊,惊的他忘了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事。

这是,怎么回事?

裴琛眉头慢慢皱起,不可思议的瞧着面前的人,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言宋?”

宋言忽的浑身一颤,竟不受控制的发起抖来,心里涌出一股复杂的**,想上去拥抱他,却又想用刀子撕碎他。

这种爱到极致,恨到极致的感情像是要将宋言逼疯一般。

宋言脑袋像裂开似的,疼的她眼前一阵模糊,脚底发软,晃悠着就要倒下,幸亏被身后的芳林及时扶住。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小姐!”

“我……”宋言刚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染上了哭腔,眼前早已模糊一片,这是怎么回事?

宋言抬头看向裴琛,看见他眼里毫无一丝情感的冷淡,忽的心口一堵,一口鲜血就从喉间涌了出来。

“小姐!”

“言宋!”

白雪染上了妖艳的血迹,言宋握紧芳林的手臂强撑着身子,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手擦去嘴角的血渍。

“裴公子,别来无恙啊!”

看着言宋发狠的眼神,裴琛伸出一半的手就那样僵在了半空,竟有些不知所措。

“娇娇,看样子你的身子还有些不适,怎的就跑下山来……”

“裴公子倒是不生疏,竟然直唤我的乳名。”

没等裴琛说完,言宋就先行打断开了口,等身子缓过气了言宋就松开手直起了腰板冷漠的看着他:“我身子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方才见到公子不知竟有些恶心,没反应过来罢了。”

听见言宋的话,两人都不禁有些震惊。

小姐不是与裴公子最为交好吗?甚至觉得小姐对他是有心意的,这突然又是怎么了?

裴琛不禁手指发力握成了拳:“娇…许是裴某样貌不佳惊到了言小姐,还请言小姐见谅。”

心口又开始发痛,言宋不想再与他啰嗦,便要绕过他进院,可刚迈出一步就又脚底发软站不成,眼看就要摔倒,一只手就那样环在自己的腰间将她抱了起来。

一股淡淡的檀木香。

言宋闻着竟有些想哭。

“娇娇,我送你回去。”裴琛看着怀里虚弱的小人,深思道。

这或许是个机会。

“裴大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道声音传来,引起了言宋的注意,言宋抬眼看去,却见十三披着不合身子的宽大的貂裘倚着门框站在屋前。

一看便知道是谁的衣服。

言宋彻底是忍不住了,泪就那样一滴一滴的往下落,落的芳林害怕的哭了起来:“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小姐是哪里痛哪里不舒服吗?!”

“言宋?”裴琛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心里泛起疑惑。

他从未见过言宋哭过,即使是轮回了好几世都未曾见过,怎么这次却哭的这么狼狈?

言宋越发的迷糊,手却不自觉的攀上裴琛的领口撕扯着,裴琛慢慢的低下头,言宋微弱的声音就那样传入裴琛的耳里。

“裴琛,我恨你!我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