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逍遥小神仙
逍遥小神仙 连载中

逍遥小神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刺溜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刺溜 奇幻玄幻 陆川

我穿越了
霸了恶霸的身躯
其实我是一条咸鱼
奈何别人都怕我
能躺着绝不坐着
能坐着绝不站着
我只想做一个自由人展开

《逍遥小神仙》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撞死九千岁


“吼”。

长安街头,一头威武雄壮的野兽发狂了,直直冲向兵甲战士保护的豪华座驾。

八匹神驹拉的顶级马车,金丝楠木做的车厢。

“保护九千岁”

兵甲战士刀剑挥舞,欲要斩杀野兽。

野兽毛厚皮硬,刀枪不入,瞬息之间撞飞兵甲战士,撞毁豪华座驾。

“玄兽猫熊”。

九千岁一身横练功夫,极为了得。承受玄兽一撞,车毁马亡,九千岁只受了些许轻伤。

“你是何人”?

“死阉人,我是你爹”。

我在动物园看熊猫,突然地震了,熊猫馆塌陷了。

而我莫名其妙的骑着发狂的熊猫,冲向人群,被兵甲战士刺了一剑。屁股好痛,感觉像是刺到**。

嗯!

有点湿哒哒的感觉。

九千岁闻言大怒,大魏境内竟敢有人骂他阉人,自称他爹,当真该杀,罪诛九族。

“刺客,你找死”。

九千岁手握天下权,当朝第一人,指鹿为马,大魏君王也不敢放个屁,当真是位极人臣,又能独断朝纲,风光无二。

凝聚内劲,武力值拉满,九千岁含怒一击,超常发挥百分之二百威力。

熊猫也不是怂猫,大爪子迎着九千岁的拳头拍去。

“噗嗤”。

“二级猫熊,不冤”。

九千岁半个身子被熊猫撕裂,场面太过血腥。

是个傻子吧!

凡胎肉体,空手实拳对战熊猫,你不死谁死?

“英雄”

“大英雄”

长安街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高呼,臭鸡蛋,烂叶子满天飞来。片刻埋葬了九千岁的尸体。

我的脑袋有点疼,我好像骑着国宝熊猫,间接撞死了个人。

然后

整条街的民众高呼英雄。

我间接撞死个人,成了英雄?

等等

会不会犯罪?

会不会坐牢?

盗窃国宝熊猫,杀人,我不想牢底坐穿。

看着欢呼的百姓,奇装异服,古里古色的街道,我瞬间明悟了。

我这是冲进剧场了。

至于杀人,应该是道具。别说现在的电影,电视质量不咋的,道具做的是真逼真。

可能上影视的机会,对我这个小老百姓来说,千载难逢,不容错过。

“乌云遮天,狂风散之,奸臣当道,义士除之,铲除奸佞,人人有责”。

我摆了一个相当帅气的姿势,迷之自信挥舞手臂。

帅不过三秒。

马蹄,长枪,短刀,盔甲,数百骑兵冲散了百姓。

“英雄快逃”。

杂乱的人群,吵杂的声音,夹杂着数声让我逃跑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跑?

好不容易遇到,影视拍摄,要是能让导演看中,指不定就发达了。

人群散了,我被骑兵团团包围。

我好奇的看着骑兵,暗想这剧质量真高,数百骑兵连个马鞍马镫都没有,马背上硬磨,都是些神人。

就是不知道蛋疼不疼?

然而等待我的却是长枪架脖,明晃晃地枪尖,让我心生怯意。

好家伙!

这导演真下本,连武器都是真家伙。

“诸位英雄好汉,小心点,很锋利,会伤人”。

我是真怕,他们一个不小心,让我被动抹了脖子。

“刺杀九千岁,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为首的骑兵冷哼一声,却也拿走了长枪,上下打量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以为导演没喊“咔”,他们还要继续演,心中大喜,看来我的表演已经征服了导演。

此事大有可为。

当即义正言辞道“奸臣挡道,蒙蔽圣听,天下义士,皆可除之,复天地清明,还宇内朗朗乾坤”。

骑兵们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心里有些忐忑,他们怎么不接话了,难道是我演的不够好。

“押去大牢,待上面决策”。

骑兵首领对我笑了笑,我也报之一笑。看来我的表演水平得到了群演们的认可。

熊猫呲牙咧嘴,竟然趴着不动了,我只好跟着骑兵先去大牢。

国宝大熊猫,没有人敢虐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管理人员接走。

九千岁被杀,世人称我为大英雄。

而我被关进了大牢。

朝野震荡,大魏君王懦弱无能,宠信奸臣,权力早被架空,九千岁虽死,九千岁同党依旧可以把持朝政。

其中刘锦更是提议要将我凌迟处死,为九千岁报仇雪恨。

满朝大臣异口同声附议。

一部分大臣默不作声,选择明哲保身。

只有极少数大臣提议,顺民心,听民意,让我无罪释放。

庙堂之上,大魏君王揉了揉额头,听闻满朝文武杀我之心,点了点头。

“交给刘锦去办吧”!

我还傻乎乎的以为是在拍戏。坐在大牢里,东看看西瞧瞧,就是不见摄影设备。

“牢头,给弄点吃的”。

没有剧本,没有导演理会,我只好给自己加戏。

“义士刺杀九千岁,我王小毛敬佩你,想吃啥,尽管提,管饱”。

牢头对着我抱拳施礼。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一段贼溜的贯口脱口而出,牢头脸色要多黑有多黑。

我在表演自己的才华,牢头打断我的贯口,伸出三个指头。

“三样,就三样”。

牢头像躲瘟疫一样转身就走。对着自己的嘴,狠狠地扇了两巴掌。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一月的口粮没了,妻儿老小怎么养活”?

牢头走了,狱卒也从我的牢房前绕着走,我瞬间想骂人。

都躲的挺远,怎么给自己加戏?

“义士,宰了九千岁”充满疑惑的声音询问?

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绝帅的男子,帅气的像个美娇娘。

牢房豪华程度,不亚于总统套房,绫罗绸缎做地毯,美酒佳肴,点心小食,甚至还配了两个女仆。

我瞬间酸了。

这哪里是坐牢?

这分明就是享受人生。

这是主角吧!

必须舔。

舔舒服了,说不定能多活两集。

“小事不值一提”。

我笑了笑,先装个逼。

“我观公子世无双,外有贵气萦绕,内有气运相伴,前途不可限量”。

我不在乎羞耻的舔主角。

“杀九千岁,不值一提。义士果然非同常人,可惜了命不久矣”。

绝帅男子转身坐桌前,一女仆掌灯,一女仆摇扇,锦帛为纸,书写治国安邦之策。

奶奶的,舔狗果然没有好下场,直接被无视了。

不就帅了点吗,你牛什么牛?拽什么拽?

也不是什么大牌明星,最少我就不认识你。

心里诋毁着主角,还是时不时瞄一眼,锦帛书写的文字。

以孝治国,以德治国。

我瞬间笑了。

可惜还是被无视了。

王小毛命人抬着蒸羊羔进来,油纸包着的花生米和一坛女人红。

“请义士用餐”

别说蒸羊羔挺味挺香,想不到这剧组来真的,这待遇有点好啊!

女儿红坛子上还带着泥土,像是刚刚从土里挖出来,不得不说这剧组真细节。

王小毛架起小火炉,点燃木炭,放着黄铜的锅。

小心翼翼的打开酒坛,扑鼻的酒香,闻之即醉。

“黄酒啊”!

王小毛幽怨地看着我。

“我女儿十一岁了,本想着再过三五年,就可以开坛了”。

黄酒倒入铜锅,配上些生姜,大枣,枸杞,很快就煮沸了。

“也罢,此酒送义士一程,倒是更有意义”。

导演,我要剧本。

待黄酒温了些许,王小毛给我倒了一杯,自己端起一杯嘬了一小口。

双目微闭回味无穷,眼角流露出的表情,更像是对未来的期待,对女儿的爱。

老戏骨,绝对是老戏骨。我甚至怀疑王小毛是影帝。

这人物演太绝了,入骨三分。

我不能怂,和老戏骨对戏,必须拿出全部实力。

“你赠我美酒佳肴,我送机缘一场如何”?

我脱口而出,老戏骨演技细致入微。我自问没有那份本事。

索性吹牛了。

王小毛不由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如此一说。

我没有剧本,大家都别演剧本。

“十年,当朝一品如何”?

隔壁绝美的主角,也停下了笔,侧耳偷听。

“义士说笑了”。

王小毛显然不信,我也不信,但不妨碍我吹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