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入仙境
入仙境 连载中

入仙境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姒九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太叔年谨 李筝

李筝不过就是个穿越炮灰,梦想就是能一直寄居在李家的参天大树下每天混吃等死
可身边总有些诡谲多变的事件发生,一步步的逼着她超凡入圣,走向这个世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可这个地方就真的是个好归宿吗展开

《入仙境》章节试读:

第7章 猎灵师


李筝关上房门,看着吊死在房梁上的点灯,正努力的吐着舌头,狰狞扭曲着脸无风飘扬。

真是难为那张模糊的脸,原本就不清晰的五官此刻更是没办法入眼了。

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条斯理的坐在榻上,拿起小桌上的书籍随意的翻阅起来。

一只眼睛恰时又落在了她的茶杯里,李筝直接被气的一佛升天,拿起茶杯就是一个二臂。

茶杯穿越过点灯的身体,砸在身后的梁柱子上,四分五裂的陶瓷铺满了整个小厅。

门外的仆从听得声音,又不敢进来,只能在门外问道:"二小姐,可有何吩咐?"

"没事,都下去。"

"好你个点灯,你这是跟我杠上了,是不是?"李筝被气的说话都带上颤音。

"别…别生气…。"

"不会哄姑娘,就不要哄。"

这到底是个什么破直球,用眼珠子哄姑娘的上天入地也就这独一份了吧。

"没哄。"

呀,合着还是她自作多情了。

"那你扔眼珠子做什么?"

"这眼…珠有…宝贝。"

"说到宝贝,我这里也有一样宝贝,要送给你。"

李筝也不等它回答,自顾自的从腰包里掏出一枚珠子,举到头顶问道:"熟悉吗?"

正是她今天被暗算以后一寸一寸随着她的经络给推出来的雷团,那种电过全身的感觉真的太过酸爽。

狗东西自己被人暗算,竟然直接把对方的雷法引渡给了她,背后插刀的本事倒是渐长。

"雷法…克我。"

"怎么,我看起来像块木头,所以绝缘呗。"

点灯沉默着不说话,就这么站在昏暗的角落里垂头丧气。

"说吧,为什么对方要逮你。"

李筝暗自吐纳了数十次,才能心平气和的跟它交流。

"不…不知道。"

这个世界跟她那里不一样,并不视鬼魅为邪物。一个能把祠堂当成圣地的修真世界,鬼魅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

清德郡里豢养小鬼的人家不胜枚举,她既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一定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对方…是个猎灵师。"

李筝这才认真了起来,严肃的说道:"你确定对方是猎灵师?"

"…嗯。"

猎灵师专修雷法,浑身昊罡正气,几乎克这天下所有的妖族与鬼族。

北海还在打仗,猎灵师大多在海边驻防,这突然冒出来的猎灵师又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外面现在有猎灵师在,你就不要再到处乱跑。"

"不跑…会乖。"

"另外,下次再敢把你的眼珠子掏出来,我断你一年香火供果。"

原想呆家里安生两天,也好好熟悉一下巩基后的各种不适,可现实的巴掌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父亲,您这是何意?"

"你现既已成年,祭祀礼就该由长房操持,我看你这几日懒散的很,正好也给你找些事情做。"

李卿轻呷口茶,头上的羽冠随着他的动作轻轻的上下浮动,好似一只翩然欲飞的金翠。

李筝心里一边腹诽父亲骚包如女子,一边又无奈的舔着脸哀求道:"父亲,你也知女儿最不善与人交际,祭祀礼规矩繁杂,我怕给您丢脸。"

"无妨,到时候我会让公良先生协助于你,你只管指派便是。"

李卿又看了看门外,眼神微微眯起,又道:"修炼一途不可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穷则生变。"

李筝随着父亲的眼神看向门外,正是阳光明媚,窗台上掉落的花叶正随着微风轻舞。

"父亲说的是。"

这话听起来也不像是点她,这府里不能有比她更不喜欢修炼的人。

"最近术法修习的如何?"

"自是每天都有在勤加刻苦,一日未曾懈怠。"

李筝腰板笔直一脸正色,眼眸低垂。

李卿被一口茶水呛到,握拳抵住嘴唇低声轻咳了几声。

这厚脸皮也不知道是遗传的哪位祖宗。

"此次海州一战有变数,海族丢了他们的重宝,你舅舅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了,正寻我去助他一臂之力,清德这里会有你外祖父坐镇,要是遇到麻烦事,记得去找你外祖。"

李卿说完又摸了摸李筝的额头,叹息道:"都已经是巩基期的修士了,再这么懒散下去,哪个名门肯娶你。"

"大姐姐不也还没有嫁娶呢,长幼有序, 我不着急。"

显然她也没指望自己巩基成功的事情能瞒过眼前的元婴老怪,只是她唯一有点奇怪的是,她的父亲并没有追问她的巩基过程。

无论活在哪个世界都逃不开的催婚,李筝又转头追问道:"海族重宝是个啥宝贝?"

"海族联合妖族已经上了岸,人族也不是铁桶一块,必然是要被渗透,我给你安排了几个人,以后他们会保护你的安全。"

李卿一手按着太阳穴使劲的揉了揉,交代道:"先回去吧,最近就不要去你母亲那里了。"

几乎是被赶出来的李筝挠了挠头,这两天那地方是越来越痒了。

点灯狗腿的从影子里露出半个脑袋,模糊的脸上若有似无的出现几个谄媚的笑容。

李筝正恼怒着,不由分说的一脚就踩了下去,远远的就又听见一道声音由远及近的出现在耳边。

"二姐姐,听说大伯父让你主持今年祭祀礼?”

这质问的口气,娇怒的小表情,活脱脱的一个骄横蛮缠的二世祖。

"哟,这不是我那走火入魔的六妹妹,身体这是好利索了又能作了是吧。"

李筝用力的把脚尖在地上来回的搓磨,搓完还不顺心的又用脚后跟把地板给踩实了。

毕竟是巩基期的修士,只是这一脚周围就飞快的围起一拢灰尘,脚下的青石板也碎裂成了无数块。

李沐晓一时被对方的气势给唬住了,不由退了半步,哆嗦着说道:"二姐姐这是要拿我撒气呢。"

"六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里还忙着祭祀礼的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李筝也不等她的回答,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被留在原地的李沐晓气的浑身发抖,她就知道这个女人跟她八字不合,心思一转,又转头对着侍女说道:"我要知道她为什么最近突然变厉害了。"

侍女领命而去,只有李沐晓还在原地看着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人影,眼神晦暗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