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
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 连载中

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糖公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正阳 艾绒

三魂七魄不全,七情六欲没有
这不是天生的,而是被人打散的
艾绒走上了找回自己三魂七魄,七情六欲之路
这一路注定坎坷…… 毕 并发现,每一世都在他身上
一个看似是猎物,其实是狩猎者; 一个看似是狩猎者,实则早已成了猎物
请看这两人如何走出属于他们的爱情之路展开

《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章节试读:

第4章 纨绔.隐藏


这个男人皮肤白皙乍一看并不惊艳,脸型较长,尖而挺得下巴,脸型线条流畅,山根高挺略带驼峰,鼻型圆润,两道一字浓眉尾略有上扬,眼睛狭长眼睑较薄,上眼睑内双,眼尾才显出双层褶皱,眉宇之间的帅气中透着几丝妩媚冷艳。

“这是迫不及待要爬小爷的床吗?”较厚的双唇略有外凸,肉感十足的嘴里吐出调笑的话语,眼里的杀意却一闪而逝。

虽然只穿了一身简单的亵衣,还是不难看出,宽阔的肩膀,以及笔直修长的大腿。

这个男人好像现代的当红小生王某博啊,上次自己刷视频看到他跳舞就和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老天真是偏爱他,给了他这么一副好皮囊。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在沐浴。”艾绒连忙低下头转过身去,错过了男子眼底的神色。

艾绒是真没有想到她施展回光返照,来到的梦境,竟然是他在沐浴?哪有人做梦是这样的!

这可真是太离谱了,这个见面也太让人尴尬了。

男子把衣襟拢上,慢慢向艾绒走了过去,不忘打量她。

这个突然闯入的女子,看起来比他年纪略大,柳叶眉杏仁眼,睫毛低垂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薄薄的唇紧抿着,紧绷着的小脸上红晕一直蔓延到领子里可爱又别扭,让他的心也跟着一热。

对着他的耳朵莹润饱满,耳垂带着一个耳饰。

看到耳鼓,苏眼神微闪,又看向艾绒的衣着。

艾绒入梦穿的还是白天的衣服,看起来神秘又大气。

“小娘子眼生的很,莫不是听闻小爷的盛名,来夜探小爷的府邸想与小爷**一度?”男子打趣道。“姑娘这般殊容直说便是,小爷总不会驳了美人的面子。”

艾绒听到男人的调笑,有些羞恼这个男人言行有些孟浪,让她一时难以招架。

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道:“蜀山氏巫女艾绒。”

男人先是一愣,就反应过来这姑娘是在自报家门!真是坦诚的可爱。

“哦?”苏嗓音婉转,眉目含情。

“我受人之托,来看望你!”

艾绒已经恢复了镇定,把目光放在男人锁骨以上的地方,语气坦然:

“这里是你的梦境不是现实。你可以试着改变一下场景,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说着扫了一眼木桶,又收回视线。

“哦?我为何要信你?”

男人意味不明的打量着艾绒,目光大胆又张扬,却没有刚才让人反感。

“左右只需要你想一下,就可以换个场景,来证明我所言非虚,你何不试试?”

艾绒说完,就看到身边的一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了起来,先是头发后是衣服,最后是两个人所处的场景。

真是一个精神力强大的男人,改变梦境,说着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做噩梦,甚至吓醒,自己换个美梦不就好了!

“我倒是有点相信你了!”苏随意看了一下四周在凉亭里坐了下来,一双美目灼灼的望向艾绒:“不过你要是来和我**一度的,那就更好了!”

艾绒迈上台阶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给苏跪下。急忙稳住身形,走到苏的对面坐下。

苏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这个姑娘真是太对他胃口了。

“笑够了吗?”艾绒看向苏。

苏在艾绒平静无波的目光里,收敛了笑容。

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入梦,是只有你会吗?还是有很多你这样的人?”很多的话,岂不是很多事情都会脱离掌控。

这个男人真是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幸好这个问题她也问过青叶。

“我不知道还有几个氏族或者国家有巫,也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只能说没有一定能力的人,做不到!”

艾绒说这些话语气仍旧无波无澜,没有一点自傲。

男人听着点点头,也就是这种能力掌控在少数人手里。“那你可以入梦多少人,入梦多久?”

艾绒心里有了一丝赞赏,这个男人心思和他皮肤一样细腻。

“入梦需要媒介,和对方息息相关,还需要入梦对象世世代代的信仰,所以条件很苛刻。”有能力的人都在强大的族群或者国君的手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接触。

“还有问题吗?”艾绒觉得她能回答的都已经差不多了。

“嗯,没有了。”苏听着艾绒的话。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艾绒的耳垂,总觉得那个耳鼓和自己有关系。

“那我可以问你一些事吗?”艾绒坐姿端正,拐带着苏也端正了态度。

“你说!”能不能回答,回答到什么程度就不一定。

“公子是否先通报名字方便称呼?”

“你唤我苏吧!”苏双手支着脸笑眯眯的看着艾绒,像个娃娃好想收藏啊。

“你还好吗?”艾绒看着苏的眼睛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他眼睛里感受到了浓烈的求生欲的生机,那种活下去的强烈愿望。

苏被问得一愣完美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看着艾绒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是第一次有人问自己过的怎么样,语气熟稔的像重逢的老友,让他心里熨帖。

“我的样子像不好吗?”想归想,苏还是收起眼底所有情绪,让艾绒以为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苏一脸无所谓的说:“好吃、好喝、好睡、还有一堆闺中密友,每天陪我喝茶聊天,好不快哉!”

艾绒没有接话,直直的看向苏的眼睛,可是除了在眼底深处看到一点点绿,别的什么都没看到,一眨眼那一点绿也消失,像她的错觉。

苏也没有躲闪,就那样任艾绒看着。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诡异,苏终于一脸狼狈的错开了视线。

气不过的咬了一下唇,又回头瞪了艾绒一眼。

艾绒收回视线。

看来过的不好,没有自由,只能与女子为伍,古蜀国是父系社会,女子最没地位。

接下来,两个人就静静的坐着,谁都没有说话。

艾绒是不想说话,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苏不说话,是因为觉得这个氛围他很喜欢,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他这么放松了不想打破。

两个人就这样坐了一会,艾绒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开口道:

“我最近都会入梦。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整理一下明天一起问我。我也想一下明天和你说什么。”

两个人还是不熟,不对应该是太陌生了。

今天这样就够了,至少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艾绒一点也不担心找错人,苏的脸上和杜宇竟然只有一分相似,也可能是因随了他母亲的相貌,关键是自己用了信物入梦不可能找错人的。

“好,我等你。”苏的语气里,有一丝丝雀跃。

艾绒却无知无觉,身形慢慢淡去。

苏刷的睁开眼睛翻身坐起,道:“拘慕,蜀山氏的巫女出世了!”

名唤拘慕的男子从暗处走出,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和杜宇五分相似的脸,一双眼睛更是像了十分。

“可是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