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娇宠:夫人为夫错了
娇宠:夫人为夫错了 连载中

娇宠:夫人为夫错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又冬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付绫华 古代言情 曹怀

什么?要她嫁给盛京出了名的浪荡子? 她不嫁! 为了不嫁给那个浪荡子,她开始了各种作妖
父亲说:“绫华乖,先从墙头上下来,不管什么事情,父亲一定都依你
” 母亲说:“付绫华,你皮痒痒了是不?” 浪荡子曹怀说:“呦,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爬墙头了?真是稀罕至极的事情啊!”展开

《娇宠:夫人为夫错了》章节试读:

第5章 初见未来大嫂


老夫人板着脸坐在主座上。付绫华笑的一脸谄媚,也不行礼,口中甜甜唤着祖母,就往祖母身旁贴了过去。

只是还没挨到祖母,却被祖母伸手往一旁推了去。

“祖母……”付绫华一脸委屈,咬着唇,双眸似是泛着泪光一般。

老夫人向来受不住她这一招,可今日下定了决心,要好好教训她一番,不然日后嫁了人,成何体统?

“你如今是越发没有规矩!平日里仗着祖母的疼宠,真真是得寸进尺!”老夫人板着脸,严厉地训斥着她。

付绫华何时受过祖母这等重话?即便委屈,还是再次凑到了祖母跟前,不论祖母如何往外推她,她只扑到祖母怀中,委屈诉道:“祖母,孙女知错了,您不要再生孙女的气了,好不好?”

她仰着头小心翼翼看着祖母,顿了顿,眼珠转了转,忽然破涕为笑道:“若是祖母还生孙女的气,那孙女便自罚饿上两顿。

祖母,您看,这样的惩罚好不好?”

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听了这话,反倒被逗笑了,抬手点了点她得额头,怒其不争道:“你呀你呀!”

“以后,万不能独自跑去寻曹公子,即便如今你们已然定了亲,可到底还没有过门,你这样,若是被丫头们传开了,可如何是好?

侯府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如今你也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日后做事,不能一味由着性子胡来了!

祖母今日说的这些,你可记住了!”

老夫人气的是她独自偷偷溜去了曹怀休息的书房,且还被万氏抓了个正着。侯府里的丫头,老夫人自然是放心的。

程氏是个管家的好手,恩威并施,侯府上下,无人不称赞程氏贤明。

老夫人即便有时会摆脸色给程氏,不过也都因着两人对教养付绫华的意见相左罢了,且儿子极为宠爱程氏,老夫人难免有时会如孩童一般,有些吃醋罢了。

觉得自己养的儿子,到底是白养罢了。

可一想到程氏给家里添的孙女孙子,不免心中又很感念程氏。

侯府的人口本就简单,老夫人时常寻程氏的麻烦,也不过是觉得生活没有乐趣,同程氏斗智斗勇,反倒过的很是开心。

“祖母,孙女知道了,以后再不会这样了。”付绫华将头埋在老夫人的怀中,还蹭了蹭。

老夫人的心立时融化了,揉了揉她的发髻,才算彻底消了这口气。

只是心中不免担忧,曹家这门亲事,怕是推不掉了……

只是她没有将这话,同孙女提起。

永顺侯回府的时候,曹丞相得了信,同永顺侯一道来了侯府,原本还担心夫人会在侯府闹开。

直到到了侯府,见着程氏同万氏挽着胳膊,正一道往外头走来。

曹丞相便接了万氏回了府。

永顺侯在夫人院里腻歪了好一阵,这才不情不愿去了书房,毕竟曹怀还是需要他亲自守着的。

侯爷躺在外间的软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可里间的曹怀又哪里能睡得着?只是不敢惊动侯爷罢了。合上眼皮,细细数着侯爷的呼吸罢了。

直至侯爷的鼾声伴着公鸡啼鸣一道传来,曹怀这才感觉眼皮发沉,不多时才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付绫华在老夫人院儿里用过晚饭,便跑去了程氏院儿里,得知曹怀还没有醒,这才兴致缺缺回了自己的院子。

喜珠见姑娘无精打采,便提议不如上街去逛逛。

她刚要答应,可一想到昨日闹那一出,如今要出府,怕是不容易。喜珠便提议去求老夫人。

付绫华灵光一闪,觉得兴许老夫人能答应。

用昨儿受了惊吓,一宿都睡的不安稳为借口,换取今日去街上逛一逛,老夫人也不戳破她那小心思,只是嘱咐丫头们仔细跟着。

老夫人一并派了两个丫头两个侍卫跟着付绫华一道出了侯府。

付绫华早已习惯了这种排场,喜珠离她最近。

“姑娘,奴婢听说翠之芳便是曹公子口中的那间新开的蜜饯铺子。”

她连忙示意喜珠带路,走了两条街,终于在街尾的地方看到了题着翠之芳的匾额,铺子不大,里头并没有什么客人。

付绫华进店的时候,瞧见伙计正懒洋洋趴在桌上打着盹。

喜珠咳嗽了两声,那伙计听见声音,忙提起精神,瞧见她们的衣着打扮,心道这是来贵客了,忙笑着从里头的柜台走了出来。

上前迎接着几人。

“姑娘,想要来点什么?”

“你们店里的招牌都端来让我尝一尝,若是好吃,都来上两份。”

“得嘞!”伙计忙取了碟子,又拿着筷子,走到柜台前摆放的蜜饯果铺处,每样都夹了四五块搁到的碟子中。

不多时,小碟子内便被各类蜜饯堆得如同小山一般高。

伙计小心翼翼捧着碟子,正要亲自递到付绫华手中,喜珠却是拦在他跟前,亲自将碟子接了过去。

她用随身携带的银针一一试探过后,方才递到了姑娘跟前。

付绫华正用喜珠递过来的筷子,夹着碟子里的果脯,味道果真适中,颇为合她的心意。

她放下筷子,给喜珠使了个眼色,喜珠会意,忙取出了银子,让伙计将每样都打包上两份带走。

待伙计将果脯一一打包好交到喜珠手上,付绫华这才起身,领着众人走出了翠之芳。

“呦,这不是付大姑娘吗?”

付绫华前脚才迈出翠之芳,迎面便撞上了几位女子。

为首那穿着一袭浅紫色衣裙的妇人,她认识,正是曹丞相家的大儿媳卫氏。

卫氏右侧那一袭浅绿色衣裙的,是宋国公府的三姑娘——宋敏纡,她还是卫氏的表妹。

卫氏左侧那一袭浅藕色衣裙,这位姑娘,付绫华倒是不曾在盛京见过。

落后卫氏一步,也是方才出声之人,正是王尚书家的夫人——汪氏

“卫夫人,汪夫人,宋三姑娘,这位是?”付绫华行了一礼,这才疑惑看向那女子。

卫氏笑着同她解释道:“付大姑娘,这是才来府上的一位远房的表妹——郁卿卿”

二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付大姑娘,听说曹四公子已经搬去了侯府?此事可当真?”汪氏用帕子掩在唇边,可那眉眼藏不住的讥讽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