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乖!娇娇别逃!病娇太子宠上了瘾
乖!娇娇别逃!病娇太子宠上了瘾 连载中

乖!娇娇别逃!病娇太子宠上了瘾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繁华似流云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李蓁蓁 萧琰

(炮灰女配+病态腹黑太子+娇宠+打脸+读心术) 梦醒,李蓁蓁发现自己活在小说里,是一个炮灰女配
天生病弱,无依无靠,唯一亲近的大哥,也爱慕着穿越女主为了女主推她当挡箭牌,当了替身! 自己嫁的相公同样是女主的裙下之臣,一心为女主! 不久之后自己还会因为碍了女主的眼被下药,送给一个老男人糟蹋
名声尽失凄惨的死去! 为了活命,为了活下去,她只能撩太子!推倒了太子...... 女主不是想要太子?她抢了! 只是,她居然怀了太子的崽,太子还穷追不放! 说什么乖,娇娇别逃! 他才是娇娇! 还说她面相天生和他相配,想知道她想什么! 他是算命的?展开

《乖!娇娇别逃!病娇太子宠上了瘾》章节试读:

第07章 怜 惜


“孤又没有说什么行什么礼。”

萧琰高高在上看她,示意她起来。

李蓁蓁没动,想说太子殿下现在该走了吗?低垂下的眸光闪动着带着自己的心思。

“你那个相公没有怀疑你?”

萧琰再问。

问她回府,身上中的药莫明解了她那相公没多想?没有怀疑?

“没有。”李蓁蓁知道这中间应该有太子殿下的帮忙:“还要谢过太子殿下,妾身知道是太子殿下。”

“孤帮了你?”

萧琰看着她,看了一会后,看她还不起来,干脆直接伸手拦住了她行礼,修长的手扣着她的下颌抬着她的头。

女人的下颌也很滑,白嫩细滑,他的手扣上去滑了一下才扣住。

盯着这月光下的小脸,他心情又好了几分。

李蓁蓁想不到他又这样伸手抬起她的下颌。

感觉着下颌处男人的手指有意无意之间轻轻的摩挲,很是缠绵不清,明明她说过他们就算有过什么,他也不该这样轻易碰她,想着她脸一下红起来再次想往后退,颤着声音慌乱的:“太子殿下,妾身说了我们不该这样。”

想摆脱他的手,人也再后退。

“我们之间。”

为什么不能这样!

萧琰凝着她的样子,阴戾俊美的脸上又有意动,想说话见她样子没有说,最后拉过她,位住:“你和孤之间什么没有发生过?连睡都睡过了,再避着不是自欺欺人,什么不要这个样子,你当孤是谁?“

”太子殿下。“李蓁蓁慌乱唤。

"当时你不知道是孤?热情似火。”萧琰手又扣紧再道。

人也俯身过来。

李蓁蓁:“太子殿下,妾身当时不知道是太子殿下。”

“你当时没有醉,只是被下药,迷了神智不知道?”萧琰继续问再看她,手没有放开。

听不到她心里想什么,他只能自己判断。

说实话对他来很新鲜,以前只要他想不管是谁的心声都能听到,如今听不到,太奇异了。

不过他喜欢这样。

对方一个字不说就知道他所想并不是一件好事。

“太子殿下,妾身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难受,想要逃开,想找办法,后来无意闯到水榭,醒了后才——”

李蓁蓁慌忙之下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那知道后呢?有什么想法?”萧琰眯起眼问她,逼问着。

同样还是想知道她的想法。

听她说当时不知道这让他不悦,事后呢。

李蓁蓁说她猜到的:“妾身没想到会冒犯太子殿下,会是太子殿下,妾身这样和太子殿下一起,说起来不该活下去,妾身相公还不知道——”

要是知道了,妾身无脸苟活。

妾。

“你怕他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那就不要让他知道。”

萧琰没等她说完。

强势而霸道,带着阴戾。

李蓁蓁依然:“可妾身的名节没有了。”名节没有的女人有何脸面活着?

“他不是碰都不碰你,心中只有另一个人,不然你也不是第一次。”

萧琰说得很清楚。

李蓁蓁脸白了一下又红起来。

萧琰盯着有些心疼,有些许的怜惜,也许自己不该说得那么明,也是今晚的月光照进来很亮才看得清,换个日子,换个月光没有这么亮的时候只能大概看到脸。

他扣着她下颌处的手往上轻轻摸了下她的脸。像是安慰。

“太子殿下。”

李蓁蓁脸又一红。

想推开他。

萧琰凑了过去,再一次凑到她的小脸旁边凝着她,对着她的小脸,闻着她身上诱,人的馨香,亲了一下:“我们之间不要说这些了。”

“太子殿下你不要这样,你不要再这样了,不能这样,妾身和太子殿下不该再见面,太子殿下也不该再出现,太子殿下该当事情没发生过,不认识妾。”

李蓁蓁最后还是动手推了,推开后一个人磕了一个头:“妾身不能坏了殿下的名声,妾身一个有夫之妇,太子殿下清风霁月,都是妾身的错,妾身可以去死。”

语落下。

“去死,你这是在拒绝孤?”

萧琰只从中听出这一点。

“妾身不想破坏太子殿下名声——”李蓁蓁摇头,望着他,带着某种坚定。

“你也不是这样柔弱不堪,不过还是柔弱了,这样就破坏了孤的名声?”

萧琰俯视着她问她,不以为然的。

李蓁蓁想再开口。

整个人一晃,像没有跪住往一边倒,萧琰看了一眼,及时伸出手接住了晃得没有跪住的妇人,抱着怀里柔弱无骨的身体,凝着她:“你自己投,怀,送抱。”

李蓁蓁 一时说不出话来,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羞愧难当,羞得脸红。

她急着从男人怀里出来:“殿下,妾身——”

萧琰没有让她出去,没有放开她,反而挨着她的小脸,贴了一下,亲了亲,亲了几次i感觉到什么,才放开了她,慢慢的一点点站起来,看了看她:“孤来看你,你没事,孤就走了,不要想这想那。”

李蓁蓁低头再跪下。

萧琰盯着她,问她很想他走?

李蓁蓁不敢说什么。

男人拉了她没有让她跪,说了句你也算是孤的女人。”

“太子殿下不介意?”

李蓁蓁道。

萧琰没有说什么走了。

李蓁蓁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虽然太子没有回答她,但他说她也算他的女人她就知道了。

他竟一个人亲自来了,她可能真不用做什么就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刚才那一摔她是故意的,算是投,怀。

想着她睡了过去。

萧琰回到东宫。

见到张公公,马上就听到他心中:“殿下不会是去见那位吧,不会吧,殿下应该不会去周首辅的府里,不会偷偷跑去,翻墙去吧?那发生了什么?要是太子殿下和那位夫人一起见了面,不会又怎么着吧?”

和先前他离开前一样的话。

萧琰不由停下步子,想着什么,对着他说了一声滚。

让不要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听到。

张公公不知道殿下回来了为什么这么怒还有爆,敢想不敢言,退了下去。

到了外面还在想。

萧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