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后我一直认为我拿了女主剧本
穿越后我一直认为我拿了女主剧本 连载中

穿越后我一直认为我拿了女主剧本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寒霜吖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司梦洲 慕知意

慕知意遭遇绑架后坠入悬崖身穿到修仙界
根据慕知意看过的小说的经验,她觉得自己一定拿了大女主剧本
她的天赋高,长得也还算可以吧(傲娇脸) 知道发现自己身边那个男的竟然是个大佬,她觉得自己的剧本可能还需要改改
她是一个拥有戒指老爷爷这个神奇外挂的女主(男主)剧本
后来,她躺在神秘大佬的怀里,满脸娇羞,面色微红
第二天她睁开睡眼迷蒙的眼睛,看着身侧的男人,她终于知道,她拿的其实是温柔大佬爱上我的甜宠剧本
【女主成长性,不是女强文
甜宠无虐
展开

《穿越后我一直认为我拿了女主剧本》章节试读:

第2章 修仙界我要来啦


在慕知意修炼这些天,司梦洲很迷茫。他不是一个有烂好心的人,但为什么会对慕知意不一样?

司梦洲静下心来,就感受到慕知意身上总有种熟悉感,可是慕知意不是这个世界的怎么可能会有熟悉感?

桃花树下,司梦洲皱眉沉思,心绪复杂,眼睛看向棋盘却丝毫不解其意。若细看便能看出他眼睛飘忽并没有看棋而是在想其他事情。

司梦洲在慕知意刚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看着她忽然不动没有出来,以为她可能是有些怕他不敢出来,皱了皱眉,思索着自己有哪里吓到小姑娘了没。

没等想完,就感觉到小姑娘向自己走过来。

司梦洲看到穿着冰雪衣的小姑娘,逆着暖黄色的光,笑盈盈地走向自己。

“你吃饭了吗?”慕知意走到司梦洲身边问。

吃饭?啊!我怎么忘了小姑娘还没有筑基需要进食。司梦洲有些懊恼地想着。

“没呢,走吧,我带你去吃饭去。”

说罢,拿出凤华剑把着小姑娘的手腕嘱咐一句:“站稳。”便御剑飞了出去。

司梦洲暂时还没有将灵晶石铸在凤华剑上,想等小姑娘闭关突破筑基的时候再铸造,顺便把秋水剑重铸一下给慕知意。

慕知意拽着司梦洲的衣袖,努力地保持平衡。肚子却在那里不争气地叫着。

司梦洲听到后面肚子叫的声音,想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样子,瞬间加快了速度像是怕慕知意饿出个病来。

慕知意本来还因为肚子叫有些不好意思,突然感受到忽然加速的剑,一个不稳幌了一下,一把抱住了司梦洲的腰。

司梦洲感受到小姑娘贴过来软软的身体,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云淡风轻,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耳朵上出现了一丝红晕。

这,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减速是不是有点刻意,那就这么,,,继续飞着?算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就当做无事发生好了。淡定!

司梦洲在心里不断地腹诽,催眠自己。

而慕知意在最初的惊吓过后也发现了自己在做什么,想要收回手又不敢,就当无事发生一般紧紧抱着司梦洲。

因为自己的心虚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奇怪,就这样一路无言。

出了天穹山脉,寻了个城池,慕知意和司梦洲找到个无人处落脚。

这是慕知意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街上有着小贩地叫卖声,有卖糖葫芦的老爷爷,还有各种对她来说古色古香的建筑。

慕知意有些不敢上前,她此刻就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有一个看不见的屏障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开。

司梦洲看着慕知意躲在自己身后惶恐不安的样子,抿了抿嘴唇,抓住慕知意的手腕,面无表情地说“走,不是要吃饭吗?快点,我都饿了。”

慕知意看着手腕上骨节分明的手,低下头,微微勾唇。

对呀,至少现在的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这个未知的世界又如何呢,既然来了,就是天意,不必违背,况且现在的自己也不是很想违背。

笑着看向司梦洲,“走吧,我也好饿啊!可是我路不熟,你领我去吧。”

这个世界不错,有个能站在自己身边的朋友。

司梦洲看着慕知意异常明媚的笑脸,耳尖有些发红地转过头,带着慕知意走向一家面馆。

“司梦洲,你吃什么呀?”

司梦洲本来就不需要进食,就随便答了句“跟你一样。”

慕知意听到后要了两碗牛肉面,拉着司梦洲坐到了一个角落里坐下。

面刚上来,窗外传来一阵马车驶来的声音,在面馆门口停了下来。

“官府查案!没查清前,都不许出这扇门。”有个人冲了进来,喊道。

慕知意吃着面,看着门口的情景有些好奇,“你们这凡人地界的官兵都是修士嘛?”

司梦洲扫了一眼门口那人衣服上的袖口,上面有一朵梅花,心下了然。

“不是,他们应该是青州地界门派中的弟子。”

慕知意将口中的面咽下,看了看那名修士。

看着大约有18岁左右,修为比她高,慕知意看不太出来,腰边有一把配剑可能是名剑修。

“梦洲,那个人是什么修为啊?”

慕知意自认为很小声地问司梦洲,但是那名剑修却是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司梦洲也没有提醒慕知意,反而回答道“筑基初期。”

慕知意心里了然,比自己高了这么多难怪看不出来。

慕知意问了之后也没什么太大兴趣,转过头继续吃面。

修士查案肯定不是什么一般案子,她这种炼气期的小喽啰也没什么必要掺和进去。

宋子生扫了一眼面馆里的人,目光停在了慕知意二人身上。

这个女子身上有修士的气息。

宋子生不动神色地走到慕知意身旁,坐在了空位上。

慕知意咬断面,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位道友,你可知安西城的事情。”

慕知意看向宋子生,努力镇定地说道“道友好,我也是刚来这里,想找个地吃口饭,你说的事情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

宋子生看向司梦洲,虽然这人身上察觉不到一丝修士气息,却让宋子生不敢再看第二眼。

“那这位是?”

慕知意看向司梦洲,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硬着头皮开编“嗯,他是~我哥哥,我们就是在天穹山历练然后有些饿了来这里吃点东西。”

没等宋子生再开口询问,司梦洲就开口道“我们吃好了,就先离开了。”

语罢,便拉起慕知意的手消失在这家面馆。

“啊,终于出来了,他要是再多问几句我就要绷不住了。”

司梦洲抿了抿唇,看向慕知意“其实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啊,是吗?之前也没有什么人和我搭话,我就是觉得让人家话掉地上不太好。”

慕知意攥了攥袖子,小声说道。

司梦洲听见了,可是自己也是很多年没有与人交谈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自现世起,每隔2000年重塑,500年后再次面世,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但是从现世起就没有几个人敢和他交谈,除了.....除了?

司梦洲脑袋里浮现出一个身影,模模糊糊有些抓不清楚。

他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默默地抓紧了小姑娘的手,带她离开喧闹的市井,回到了天穹山深处的小院。

“你先在天穹山里修炼吧,等你到筑基巅峰就带你出天穹山,不然你的实力太弱了。”

性格还软软糯糯的,容易挨欺负。这句话司梦洲没有说。

“那你可以帮我寻来几本天穹大陆的基础介绍吗?”慕知意之前也是个宅女,所以也没什么异议,只是想要快点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信息便向司梦洲要了些书籍。

司梦洲:“好的。你为什么和我说话很顺畅啊?”

慕知意没想到司梦洲会这么问下意识回答:“你和他们不一样?”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慕知意有些语塞,哪里不一样,她有些说不上来,“因为你不管怎么样都救了我,而且对我很好。我们是朋友嘛!”

说完慕知意就匆匆回了房间,她想:哪里不一样,她清楚肯定不是因为刚刚她说的那样,但是那种感觉是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

又是一个满月,月光洒在天穹山上的小院中。

小院周围忽然被一片冰雪覆盖,月光洒在冰晶上,照的整个院内更加耀眼。

冰雪的中心盘腿坐着一名少女,少女穿着一袭水蓝色长裙,头发随意束起,微闭着眼,有股孤寂清冷之感。

周围的气息疯狂肆虐后达到了一个顶峰,飞舞的雪花骤停,冰面随之退却。前方桃树下坐着的青年露出一丝笑意。

中心的清冷少女睁开眼,看向前面的青年,从地上站起来,笑着道“司梦洲,我筑基了!”

此刻,仿佛从孤冷的雪山到了人间的四月天。

.......

筑基之后就不需要司梦洲每天出去买饭,也不像是炼气时在小院里修炼。

慕知意被司梦洲扔到天穹山的外围,每天与各种妖兽作战,个别时候便是和司梦洲“切磋”。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慕知意,起床啦!”

屋内的少女在被子里慢慢地蠕动身体,听着平时觉得超级好听此刻觉得超级讨厌的声音,认命地用微哑的声音回答着“嗯,好,马上。”

司梦洲在门外等着,一分钟后没有听见动静了然的笑了笑“你要是再不起床,今天就只能和我切磋了。”

慕知意听到司梦洲的话,惊吓的从被子里探出头,快速的将被子叠好,施了个除尘决便出了门。

“走吧,我们快点出发,我这一晚上没打妖兽手都有些痒了。”

看着慕知意这幅模样司梦洲有些忍俊不禁。

“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切磋?”

“哪里有,我这不是不想让你这么费心嘛。”

司梦洲看着慕知意抿在一起的拇指和食指,憋着笑意“嗯,好。”

两人相处了两个月,司梦洲渐渐地了解了一些慕知意性格发现了一些小习惯。

大概认识一周之后司梦洲发现慕知意对这个世界对他的排斥淡了许多,其实小姑娘看起来软软的,心理防线其实高着呢,但是相处久了发现别人对她是没有恶意的也会放下心防去接纳朋友。也展露出了一些本身的小性子和习惯。

看着小姑娘急于逃脱的背影,司梦洲无奈地摇摇头,嘴角微弯“等等我,我送你去。”

“好!”慕知意大喊着。

司梦洲走到慕知意身前,“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学会御剑术啊。”

又来了,又来了。慕知意心想。

“你不是知道吗,我怕高,在高处不敢向下看,御剑的时候容易大脑空白。”慕知意真诚的不能再真诚地说着,眼睛十分真诚地看着司梦洲,“拜托!”

司梦洲看着慕知意的小表情,努力憋笑,“嗯,行。咱走吧。”

慕知意站在剑上,想了想还是没有忍住,“咱们打个商量呗。以后能不能别再问了,我都快出现逆反心理了。本来还挺想自己克服试试的,再问下去我可能真的飞不起来了。”

“我有经常问吗?”司梦洲是真的不解,十分疑惑。

慕知意“......”

自打她筑基以来,每天都会接收到司梦洲的这一问题,确实不多(微笑)也就一个月而已!

慕知意不想和司梦洲这个老人家说话了,他们之间的代沟都得比那东非大裂谷宽。

在这两个月中,慕知意也渐渐明白自己最初的想法是多么的错误。什么天赋不好的小可怜都只是她以为的。

还记得那天,她看向介绍天穹山的书。一切都如往常一般。

直到慕知意看到一句话:“修界2881年,大陆最强者洪湖尊者前往天穹山中心地带寻找突破仙药,差点命丧。故天穹山中心列为天穹大陆凶地之首。”

慕知意手指微僵,看向一旁的司梦洲:“咱们这是天穹山哪里啊?”

只见司梦洲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天穹山中心,这里没有人,比较清净。”

慕知意当场石化:这里比较清净!天啊,这是人说的话吗?这妥妥的24k纯大佬!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以为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吗?

她觉得之前的自己有些太蠢,能独自住在天穹山中心的人能有多弱,肯定是那种高手中的高手,类似于大陆最强的存在。这是一条镶嵌这宝石的金大腿,一定要报的死死的!可能穿越之神给我的是这个剧本。而司梦洲就是类似戒指中的老爷爷的角色!

“大腿快点走,去天穹山。”

“什么?”

慕知意发现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的面不改色心中卧槽地说:“我说大哥,快点走吧!”

司梦洲转过身,嘴边带着一丝笑意,包括他自己无人发觉。

夏走冬至,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仙界,帝尊阁

“帝尊在下界待了多久了?”

在一个议会厅中,一名白发老者缓缓开口,问向在场众人。

“雾君前辈,快9个月了。”

“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帝尊行踪,我们一向不知。”

就在众人愁眉莫展时,中心位上的晶石上传出来他们久违的帝尊的声音。

“上界事情我就交给雾君处理,你们辅助。下界的事情便交给我。”

“帝尊,老朽.....”想要退休.....

雾君看着灭掉的晶石,断了话音。

“恭喜雾君前辈。”一个红头发青年笑嘻嘻的看着雾君生无可恋的表情。

他一旁坐着一个水蓝色头发的青年看着雾君的表情不好,将红炎的头掰过来,“雾君前辈,这帝尊的意思貌似是在下界要待上一阵子了,我和红炎就去下届找帝尊护在他身边吧。”

红炎看着墨落,睁大眼睛,仿佛在说“你为什么害我?”

墨落安抚性的拍了拍红炎的手让他安心。红炎还是十分相信自己好哥们不会害他所以没有闹,想要会议结束后问清楚。

所有人看着墨落仿佛看到了异类一般,仙界谁人不知这帝尊身边不喜有人,这两个人竟然敢去!还主动要求,真的乃神人也。

雾君看了一眼清冷的墨落,说“可以,你们现在就出发吧!”

墨落拉起红炎,躬身道“遵命!”

出了会议室,红炎便将胳膊挂在墨落的脖子上向下压着威胁着:“说,为何要让我和你干这个活!”

墨落笑了笑,手扶着红炎防止他没站稳说“你又不喜仙界这些小事,让你去做那些事你会不愿,咱们还不如去下界走一遭。再说,帝尊不愿身边有人这个话是谁传的咱们不知,但是没有人亲眼见过谁又知道这个事是不是空穴来风。”

红炎放松了靠在墨落身上的重量,将胳膊搭在墨落的肩膀上“好吧,原谅你了,我们就去下界走一遭吧!”

其实他一向是信的过墨落的,刚刚问也只是不解罢了。

……

天穹上,中心小院中。

此时的小院,宛如冰雪之地,四面都是冰霜,漫天雾气。少女在雾中坐在面前青年经常坐的树旁,看着满院的冰,“这个院子,还能住吗?”

语气有些自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筑基巅峰突破会这么多冰,早知道就离远点了。

青年不疾不徐,缓缓将茶倒入杯中,“没事,还可以住,一会儿就好了。”

慕知意放下心来。

“但是……”

听到这两个字,慕知意眼睛睁大,“怎……怎么了?”

司梦洲看到越发明亮的小姑娘紧张的模样,嘴角微钩“但是,我之前说好了,你到筑基巅峰的时候我会带你出去历练的。”

慕知意跑到司梦洲身侧,笑嘻嘻的说“真的,太好了!”

“那可不是,真好,我可以出去玩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慕知意吓了一跳“你是谁?”

慕知意看着刚刚出现的人问道。

凤华眯着眼睛,“小丫头,我是凤华,就是那把剑,我可是你的救……”

话没有说完便被司梦洲打断,“好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在慕知意快要走过司梦洲的时候,司梦洲拽住慕知意的手腕,“这把剑给你,它就秋水。筑基巅峰的礼物”

慕知意看向司梦洲,眼睛很亮。司梦洲觉得仙宫中的星辰也不及她此刻眼睛的十分之一。

慕知意接过秋水剑对司梦洲珍重地说“谢谢你的礼物,我好喜欢。”

说着喜欢礼物,视线却一直在司梦洲的脸上,半晌后离开。

凤华看向慕知意,摸着下巴说:“小丫头,你好眼熟啊!我们是不是认识。”

慕知意疑惑的回头,看向凤华认真的说:“咱们大概率是没见过的。”

凤华皱了皱眉心想,是吗?怎么那么熟悉呢?

慕知意目光看向风华:“你们剑都可以这么帅吗?不愧是修仙界。”

凤华听到后也不思考是否见过的问题,他欣喜的看向慕知意说了句“有眼光。”然后就被收到剑身上了。

“好了,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和凤华认识。”

慕知意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乖巧地点了点头,转身回了自己的卧房。

修仙界,我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