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

>

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

许景程 著

宋芜 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 现代言情 许景程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许景程”的一本书《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宋芜许景程   更新: 2022-11-05 17: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是作者大大“许景程”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宋芜许景程。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许景程黑眸幽深,声音沙哑,“沐妍快回来了,我给你定了法国的大学。”她向他解释过无数次,她没有推柳沐妍去挡混混,她没有设计他,更没有请人打断柳沐妍的腿!这些事让她被许景程一步步厌恶,她甚至怀疑是柳沐妍的自导自演,可柳沐妍却消失了,许景程也根本不信她。如今,柳沐妍回来,她却要被许景程赶到万里之外了!宋芜...

爱你在心口难开宋芜许景程小说第2章  

宋芜惊恐地摇头,“不要!
小叔,我不要嫁给贺柏辰!”
“以你的名声,除了他还有男人敢要你吗?”
是啊,她早就声名狼籍!
宋芜试图解释,“我没有推她,是柳沐妍在说谎,求求你不要把我嫁出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沐妍她腿不能动,如何能走到窗边?”
“她可以!
她腿没断,她都是装的,她故意陷害我……”“还敢撒谎,给我好好反省!”
许景程推着柳沐妍出去,宋芜分明看到了柳沐妍唇边得意的笑容。
她又被算计了!
三天,宋芜想尽办法想逃,可时时刻刻都有保镖跟在她身边,她无路可逃。
宋芜被押送到了婚礼现场,许景程为她准备嫁衣,却是要将她嫁给别人。
趁换婚纱之际,宋芜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许景程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第3章 家暴  趁换婚纱之际,宋芜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许景程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许景程赶了上来,跟在他身侧的还有新郎官贺柏辰。
宋芜身形不稳地在台阶边缘走动,她还穿着病号服,见他来了,便停下来朝着他笑,“小叔,你来了。”
一旁的贺柏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宋芜,你快下来,很危险!”
许景程皱眉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骄纵跋扈,让人想掐死她了之。
他冷着脸命令,“下来。”
宋芜无所畏惧地摇头,“小叔,我不嫁人,你答应我就下来。”
贺柏辰微微低头,右手紧握成拳。
旁边的许景程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手表,“宋芜,你弟弟在美国动手术,你想让我停了他的药,让他陪你一起死吗?”
“许景程!”
宋芜不敢置信地睁大眼,他竟然拿弟弟来威胁她!
最终,许景程还是胜了,宋芜被他亲自交到了贺柏辰手上。
婚礼结束后,贺柏辰带宋芜回了家。
她再也不用被困在许景程的别墅里,他替她换了个囚笼,婚礼上她才明白,他是为了撇清和她的谣言让柳沐妍安心,所以才这么着急将她嫁了的。
门才关上,贺柏辰就将她拖到了卧室。
“贺柏辰,你……”啪!
一耳光扇得她头晕眼花。
“你嫌弃我是你家的司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
到头来还不是嫁给我了?”
印象中的贺柏辰很温和,和现在狰狞的模样相差甚远,宋芜忍不住往床头缩,手下意识去口袋摸手机。
贺柏辰点燃一根烟,用力抽了口,一把将烟头按在宋芜手臂上,宋芜疼得尖叫,贺柏辰眼里浮起凌虐的笑意。
一下又一下,在宋芜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一个个烙印。
他掏出她的手机,扔在床上,“你是我的妻子,还想给你小叔打电话?”
宋芜连连摇头,“我没有,你误会了。”
“呵!
你和许景程那些丑事整个C市都知道,许景程把你嫁给我因为我不能人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嫁给我,就得守妇道,你要是再敢勾引他,我打断你的腿!”
贺柏辰越说越气,直接动手打起来宋芜死死咬住下唇,疼痛让她一阵阵眩晕。
他一遍又一遍地警告她,不要妄想回到许景程身边。
贺柏辰的举动越来越过分,宋芜感觉自己要死了……宋芜无力反抗,她双眼绝望地望着天花板,小叔,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第4章 给我钱  就在宋芜快绝望之际,贺柏辰突然扔了东西,蹲在地上抓住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宋芜缩在床头不敢动,半天贺柏辰才缓过来,朝她伸手,“给我钱。”
宋芜摇头,从前她被许景程当公主一般宠着,之后被囚禁在别墅,吃穿用度都有人安排,她根本没接触过现金。
贺柏辰气急败坏,“你不是许家的大小姐吗?
竟然没有钱?
没钱老子娶你干什么?”
眼看他又要拿鞭子抽她,宋芜赶紧提醒,“礼金,婚礼收了不少礼金。”
“对!”
贺柏辰喜笑颜开,“老婆,你真聪明!”
他张着大嘴想凑过来亲她,被宋芜厌恶地躲开,他本想打她,可体内那股子瘾又上来。
他指着角落的摄像头,警告她,“给我安安分分呆在家里,要是敢告诉许景程,我保证你的视频会传遍C市。”
说完,贺柏辰拿着礼金急匆匆出去了,宋芜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冷水就朝她淋了下来。
镜中的身体到处是青紫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她疼得倒抽气,却没停下来。
脏!
这身子好脏!
此刻,许景程应该在和柳沐妍你侬我侬吧?
她环住双臂抱住自己,水慢慢变热,可她的心依旧冰冷。
整整一个月,她仿佛恢复到在别墅的日子,被关着,等着被折磨。
贺柏辰用视频威胁她,她不敢向许景程求救,她试图逃跑,却被他抓回来打得更狠,她身上新伤旧伤早就分不清,麻木地挨着鞭子。
贺柏辰有毒瘾,几十万的礼金被他花的一分不剩,他又朝她伸手,“给我钱。”
宋芜眼神空洞,“没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