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长眠一等功

>

长眠一等功

陈伯彦 著

江警官 现代言情 长眠一等功 陈伯彦

火爆新书《长眠一等功》是由网络作者“陈伯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江警官陈伯彦   更新: 2022-11-05 17: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眠一等功》内容精彩,“陈伯彦”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江警官陈伯彦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长眠一等功》内容概括:如果想一锅端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先慢慢地埋进引线。我以收银员的身份隐藏在他家楼下的小便利店里。他每晚大概十一二点,都会下楼来买包烟。他眉目深邃,穿着黑色的冲锋衣,初见他时我有些意外,明明是个年轻而稍显声名的毒贩,他却有张好看到让人惊艳的脸...

长眠一等功第6章  

我的行动,开始只被限制在那一方小院子里。
真厉害啊。
表面上每天出豆糕摊的大婶事实上是制毒的好手。
而那个总在院外喝得宁酊大醉的大叔,灵巧地掌握了所有供货点。
我总以为陈伯彦是孤身一人。
事实上不是,做卧底时,他到底对我留了个心眼。
大婶和大叔好像有个小孩。
总是沉默寡言,一放学,就一个人在院子里玩篮球。
那天,我站在廊下看他把火腿肠分成几分喂楼下饿得喵喵叫的猫。
注意到我在看他,他恶狠狠地瞪我。
你看个屁!
……我背着手,风扬起我大衣的边。
之后,我一有时间就会去院子里转。
而陈伯彦那边,虽然他总是对我很温柔,乃至有点宠得过分。
但他这次学聪明了。
我软硬兼施地套话都没套到半点有用的消息。
打针的针眼上,开始出现小溃烂的痕迹。
明明缉毒警是最知道一辈子都别碰毒品的人,可卧底却依旧是最容易沾染上它的警种。
我努力地让自己每天都过得更加乐观,但消极的情绪依旧如密密麻麻的丝线拉扯着我。
……秋天的傍晚头一次刮了那么大的一场风。
我只是提起过小时候曾在大院里荡过秋千,陈伯彦就叫人特地给我造了一个。
天边的远光捱进黄昏的残阳,我坐在上面数着自己的倒影。
大多时候,我都是这样。
如若要保持清醒,就得让自己一遍遍地思考些东西。
可曾经的我能无比快速地心算速算,现如今连十位数的乘除都要反应半天。
我的脚尖点在地上,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应。
直到我看见他急匆匆地走近院里。
见到我的一刹那,眉眼满是焦急。
你去哪了?
我被他上前紧紧地抱住。
房间,走廊里都没有你的影子。
我以为你不见了。
男人的身上有薄薄的烟草味。
混着秋日的寒凉。
我好怕失去你。
风衣的面料蹭在我的脸颊。
我不想耗费力气去推开他。
于是任由他像是要把我揉进他身体里似的。
不要走。
求你了,别走。
……是呓语,也像哀求。
我仰头,盯着枝头那片落叶晃晃悠悠地飘下。
夕阳的光早就没了,我心底,也只剩一片黑暗了。
……我被陈伯彦牵着手拉进房间。
陈伯彦将我抱在怀里时,有时我脑子里会出现混乱的景象。
被推进医院里的侄子、被炸掉了双腿的李研,曾经波涛汹涌的大海,还有走的时候不那么体面的老爸。
他们都站在我面前,有人在指责我,也有人在安慰我。
我老爸推了我一把,我踉踉跄跄地迈着步子。
他说,姑娘,往前走。
别回头。
……这次,陈伯彦直接将一盒针剂推到了我面前。
他揉着我的头。
我要走一段时间,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国外。
到时候隐姓埋名,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个屁。
……他走的那天,我倚在门框那,看他。
窗外暮色沉沉让这人融于一片霞光,残忍的夕阳割裂开他的身影。
我已经站不住了,将自己身体的重量付诸于墙板。
最后,看着他钻进那辆黑色的车里。
目光,却落在藏于墙边的那两桶塑料箱。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