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陈宝银温如初在线

>

陈宝银温如初在线

陈宝银 著

温如初 现代言情 陈宝银 陈宝银温如初在线

《陈宝银温如初在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陈宝银”。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温如初陈宝银   更新: 2022-11-05 16: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陈宝银温如初在线》,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温如初陈宝银,由作者“陈宝银”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 1离家的那天我娘哭晕了好几回,把她唯一的嫁妆一朵绒花给了我,我当着家里人的面拿了二两,将剩下的二两悄悄给了我娘。叫她无论如何都要将弟弟和妹妹养活了。那日的雪好大,我爹去县城帮工还没回来,我娘带着弟弟妹妹站在漫天风雪里送我,天这样冷,我娘身上连件袄子都没有。驴车拉着我越走越远,风雪这样大,早迷了我的...

陈宝银温如初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  

我家很穷,家里只有三亩旱地,我爹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着那三亩地,可伺候得再好,每年产的粮也不够我们家十口填饱肚子。
我爷奶年纪大了,三个小叔一把年纪还打着光棍,每日从村东头晃到村西头,只会扯闲篇抠脚,是名副其实的懒汉。
小姑姑和我同岁,是我爷奶的命根子。
那年好大一场雪,家里已经断了几日粮,眼看一家人都要饿死了,我爹去了城里帮工,村里来了人牙子,给了我四两银子,我把自己给卖了。
 1离家的那天我娘哭晕了好几回,把她唯一的嫁妆一朵绒花给了我,我当着家里人的面拿了二两,将剩下的二两悄悄给了我娘。
叫她无论如何都要将弟弟和妹妹养活了。
那日的雪好大,我爹去县城帮工还没回来,我娘带着弟弟妹妹站在漫天风雪里送我,天这样冷,我娘身上连件袄子都没有。
驴车拉着我越走越远,风雪这样大,早迷了我的眼。
和我一起买来的一共十二个姑娘,都是我们村和邻村的,年岁和我差不多,虽被人牙子买了来,可至少每天吃得饱肚子,能狠心将女儿卖了的,平日在家过得自然不会很好。
每日叽叽喳喳还能说话,我只安静地听着,不知道我们又要被卖到哪里去。
路不好走,这一走就是月余,等到汴京时,已是春日了。
人牙子将我们关在一处小院子里,头日带了长得最好看的五人出去,过了几日又带了余下的几人。
我被卖到了城西的温家,温家二进的院子,家主听闻还是个七品的官儿。
我被分在了二小姐的院子里做个粗使丫头,平日里扫扫院子,做做杂事。
温家人口简单,除了夫人就一个姨娘,姨娘还是夫人的陪嫁丫头,三个郎君都是夫人所出,听闻都送到山西极有名的书院读书去了,一年也见不着两回。
三个郎君都生得好看,最好看的却是那大郎君,天上谪仙般。
大小姐也是夫人生的,今年十三,看似文静,可脾气不大好。
二小姐是姨娘生的,今年只七岁,圆融白嫩,像个福娃娃,又爱笑,在家里又年纪最小,有痴症,家里人人宠着。
温家并不苛待下人,我来了一年,养胖了许多,夫人每月还给我们每人二百个大钱的月例,逢年过节时还有赏钱,我将这钱悄悄攒了起来,看日后有没有机会能捎回家中。
对我来说,这样的日子日日都是好日子,做的活和家里比起来算什么?
我闲时学着打络子,做针线,和一众小姐妹谈天说地。
大小姐好诗书,她身边伺候的大丫头时画姐姐也不差,人又亲切,从不吝啬,只要有时间便教我们认字。
一日听闻与我同卖到汴京的姐妹竟活生生被主家打死了,我才知晓自己命好,遇上了一户好人家,过的日子竟是神仙般的日子。
只是变故来得太快,我十四岁这年,家主不知犯了什么事儿,温家被抄了家,十五岁男女皆入死牢,罪不及外嫁女。
抄家前一夜,夫人发还了所有的卖身契并每人给了十两银子,放还了家里仆人婢女一条生路。
温家后起,家里的仆人多是新买的,一夜之间就散了个干净。
我揣着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钱,准备回村去,可看着已经九岁了仍旧懵懂无知的二小姐,终究是心软了。
温家的宅子已罚没了,我和二小姐已没了住的地方,她也不能再叫原来的名字琼娘了,我给她重新起了个名字,叫宝珠。
她是我妹妹,我叫宝银,陈宝银。
温家人羁押在死牢,我手里的钱即便全使出去了,不定能见一面,我得带着宝珠活着,要活着就得吃饭,得有地方住。
我力气大,也不怕苦,这几年识了几个字,还能算账。
租了条小船,我在汴河上做起了卖酒的营生,卖酒自是要有小菜的,夏日秋日里我便卖醉虾醉蟹,冬日里做些暖胃的小食。
第一年除去租金,我竟赚了三十七两银。
温家的事情本来风风火火,似要立时就行刑了,可一年过去却没了动静。
我缝了棉衣棉裤,带了酒菜和宝珠去看她阿爹阿娘并哥哥姨娘,她开心地穿上了我给她新缝的红棉袄棉裤,拉着我的手开心地摇了又摇。
牢里已经不像去年看得那般严了,我使了二两银子,牢头放了我和宝珠进去。
牢里昏暗,味道难闻,宝珠胆小,抓着我的手,一双眼慌乱得像一只迷路的小兔子,我拍着她的手说无事,有阿姐呢!
她笑了笑,嘴角边是两个极小的梨涡。
一家人竟是关在一处的,我已认不出夫人老爷和姨娘的样子,人早已黑瘦得脱了像,家里的三个郎君却只两个,不在的是大郎君,我见他们也只三四回,年纪都差着一两岁,如今再认,已不知道谁是谁了。
差的那一个,不晓得到底哪里去了。
可至少在的,看起来都还像个人。
牢头开了门,给了我们半个时辰。
墙角铺了稻草,该是他们平日睡觉的地方。
宝珠看着她心心念念的阿爹阿娘,已认不得了,可家里人认得她,看她藏在我身后探着脑袋不敢出来,老爷半天才叫了声琼娘。
她还记得自己叫琼娘,看着她阿爹很久,许是认出来了,喊了声阿爹,莹白的脸上两行泪,犹豫着扑进了她阿爹怀里。
一家人将她看了又看,哭了又哭。
温老爷并不识我,家里的丫头十几个,他每日早出晚归,哪里有精力记我们?
夫人不过四十,却已白了头,看着像个六十岁的老妪,可她还识得我。
你是宝银丫头?
她眼睛灰白,说话都有些费力。
阿娘,她是我阿姐。
宝珠拉着我的手答道。
老爷夫人恕罪,奴婢不敢再让二小姐叫本名,怕哪一日官家寻来,只得让她跟着奴婢姓,给她起了个宝珠的名字。
宝银何罪之有?
我温家满门获罪,只留下她一人,事发突然,给我儿寻个去处都不及,若不是你,她如今不知还能不能活着站在此处?
老夫谢你都不及,谁能想到温家获罪一年,亲女都不曾来,来看我们的却只有府里的一个丫头?
当初夫人将卖身契已还于你等,你已不是府里的丫头了,做宝珠的阿姐又有何不可?
温府若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宝银就是我府上的小姐。
我观老爷情态,风骨仍在,此事或还有转还的余地,心里为宝珠开心起来,我并不想做什么小姐,只想回村看看我爹娘弟弟妹妹,在汴河继续做个船娘也很好。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