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

>

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

春闺梦里 著

古代言情 张大山 林桃 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

小说《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春闺梦里”。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林桃张大山   更新: 2022-11-24 17: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林桃张大山,讲述了​看着落跑的张大山,林桃冷哼着皮笑肉不笑的把手中的柴刀丢到地上的。拍了拍手,转身回屋了。正搅着稀糊的许芮,一脸不解的看着吱嘎作响的院门,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是咋了?莫不是老太太已经六亲不认了?那她要不要带着两个娃离开?可是离开又能去哪里?出了这个门,她们母女三人,最后不是饿死荒野,就是被歹人掳去卖了...

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第3章  歹毒婆婆

两娃娃无论冬夏就这一身单衣。
冬日里太冷,就往衣服里塞干草,外面再用草绳捆得紧些,没被冻死,当真是命大。
林桃学着原主的样子,恶狠狠的骂道“瞧你们这没用的身子骨!这还没入秋呢,就直打喷嚏!若是病了,老娘可不会拿一个子出来!”一边骂着,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两件老太太的衣裳,丢到刚进门的许芮怀里。
“赶紧的!穿好了,跟着上山找吃的!别想着拿打喷嚏来糊弄我!我老张家,可没有余粮养没用的废物!”许芮一是害怕张大山回来拿孩子撒气。
二是怕老太太生气,容不下她们母女,急忙提了背篓牵着娃,一声不吭的随着林桃上山了。
因着几个月天不落雨,山里别说野果了,就连树叶都被扒光了。
值得庆幸的是,走进山洼里,山壁下方有一个半尺大小的活水潭。
许芮拿出水袋灌满,放进背篓里,作势要走。
转身见着老太太,目不转睛的盯着身旁一片绿油油的毛毛草出神。
她心里咯噔一下,轻声唤道“娘您看什么呢?”林桃沉着脸,唤来两个小的,指着那一片绿油油的马尾巴草说“你们两赶紧动起来,把它们都采喽。”
“娘!那东西不能吃!”许芮被吓坏了,解释道“娘,村里谁家不缺吃的?咱村里就这一处取水的地,这毛毛草要是能吃,早就被人摘光了!我说能吃就能吃!”林桃冷着脸,学着原主不高兴的样子,骂道“别人吃啥你吃啥,那还有你的份?吃屎你都赶不上趟!”哎!这恶婆婆的剧本,她是真的快演不下去了!她都想抽自己大嘴巴子。
而许芮依旧没有动。
她是听说过的,有人因为不想饿死就吃了这个,结果还真没活下来。
可她不敢和老太太顶嘴,看着那毛毛草,伸手扯了几根,就要往嘴里放。
林桃也是手快,一把夺过来,骂道“你不想活了?废物东西!它不是这么吃的!”从许芮背篓里拿出火折子,就着几根枯木燃起火堆。
将手里肥肥的狗尾巴草,在火星子里那么一烧啊。
扎人的细毛,瞬间不见了。
嫩绿的籽变成墨绿色,一股淡淡的焦香飘进大妮和二妮鼻子里,两人同时吸了吸鼻子。
一脸渴望的看着老太太手里的毛毛草。
林桃抽出一根递给许芮,剩下的平均分给两娃。
许是饿极了,两个娃甚至都不问能不能吃,就将狗尾巴草放嘴里嚼起来。
“哇!好好吃!”大妮惊呼起来,一下将手里几根塞进嘴里。
许芮疑惑的咬了一小段,眸子瞬间放起精光来。
“比起泥汤,这草也太好吃了!”尤其是那些小籽嚼着,还带着股米香,口感粘糯。
这白米她也就在小时候吃过一回,那味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它们太像了。
林桃无奈摇头。
若不是饥饿的状态下,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这没味的玩意能好吃。
她上一世,可是荒野求生的博主,她比谁都清楚,狗尾巴草这么吃,如同嚼蜡。
“发什么呆!别偷懒!把它们摘回去。”
林桃催促。
三人兴奋点头,忙活起来。
下山的时候,林桃和许芮的背娄里都装上满满的狗尾巴草。
两个小丫头怀里,还拿衣裳抱了两大抱。
走到山脚下时,见着自家门前围了好些屯子里的村民。
这死人复活的事,听说过,却没见过。
尤其是村长,今儿一大早就到老张家来看情况。
里正一见着林桃,吓得连叫了几声老天爷。
更有些村民见着林桃走来,直接撒丫子溜了。
老村长一幅老成模样,上前来问了些情况。
林桃知道不说不错,少说少错的道理,无论问啥,她都说不知道。
只说自己做了梦,梦醒了,就活过来了。
有人小声音议论“哎哟,这恶事做多了,阎王爷都不收了吧!可不是,死人复活,那可是大凶之兆!天不落雨,死人复活……”林桃眸子一棱,指着那两人,学着原主的样子,撸着袖子就去干。
“你们两说谁恶事做多了?谁是大凶之兆?看我今天不把你们两的舌头给拔了,替天行道!背地里嚼舌根的玩意!”两个婆子,接连退开几步,转身就跑。
这村里谁不知道,张家这老太太,守了半生的寡。
肩能抗手能提的,论打架,怕是男人都不一定干得过她。
更可怕的是她那股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劲头!当年有个男人想上她的床,生生被她卸了一条腿!那个血淋淋的场面,她们看了,做了大半年的恶梦。
村长啥也没说,劝散了众人,临走时指着林桃背上的背娄说“大侄女,这东西吃了,可是会死人的。”
林桃点头,学着老太太以前的样子,眯着眼说“死也不死你家的!”于是村人们离开时,皆拿一幅可怜的目光看着许芮母女,有人低语“哎!这芮娘的命啊真苦。”
“是啊!遇到林氏这种婆婆,谁能经得起她那样的搓磨。”
“可不是?瞅瞅林氏,给人吃这种能吃死人的玩意,太歹毒了。”
“唉,你说这婆子是不是故意的?”两人齐齐看了眼林桃,又凑到一块点头。
“我瞅着,像。”
那话说得林桃越听越气。
转头看去,两人一溜烟似的跑了。
关了院门,放下背篓,林桃将母女三人叫来围坐一块,拿了一把狗尾巴草,就着裙脚一阵的揉搓。
再打开,狗尾巴草里那些嫩绿的籽,完全分离下来。
许芮懂事的拿了个盆过来,将林桃裙上的绿籽装起来。
“娘,这小籽是啥啊?不仅能吃,味道还那么好。”
听说当年吃这东西的人呕吐不止,最后吐血而亡。
可她不仅没吐,几个时辰过去,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
林桃楞了一下。
上一世,人类耗费许多年‘驯化’狗尾巴草,他们选择种子饱满、颗粒较大的保留下来,经过一代代的筛选、栽培之后才有了小米。
可这地方有没有小米,她也不知道啊?所以她选择不回答。
“别偷懒!拿裙脚来搓!别想故意把手弄伤了,借口只吃不做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