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

>

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

荞麦 著

姜秋秋 沈辰瑾 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 穿越重生

经典热门小说《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荞麦”的代表作。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姜秋秋沈辰瑾   更新: 2022-11-24 17: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中的人物姜秋秋沈辰瑾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小说,“荞麦”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内容概括:”“……”但有关她身份和来处的却只字未提。两人见姜秋秋的状态不对,彼此对视一眼后便退了出去。她伤得极其严重,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才好。沈柔嘉端着药碗,有些不安道:“哥哥,我们将名字说出去没事吧?”沈辰瑾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我们虽然身份特殊,但是普天之下知道你我姓名的人并不多,如今粗布麻衣,...

穿越后和初恋太子终成眷属了第3章  芹枝

芹枝搭上她的脉搏,前几日她收到沈辰瑾的一封密信,说是他在扬州道上救回了一个女子,请她务必于近日赶来替她医治。
普通的女子哪会这么心急,原来是姜家的大小姐。
姜秋秋的身体并无异常,连肚子上的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
就是这脑子……为了不让她心慌,芹枝只好灿烂一笑“姜姑娘把我当成朋友,是芹枝福气,芹枝必然会珍惜同您的这段友情的。”
芹枝找来药膏给姜秋秋上药,却瞥到门口的一抹身影。
芹枝看了眼门外站着的沈辰瑾,朝他使了个眼色便安抚好姜秋秋跑了出去。
“怎么,不放心我?”
沈辰瑾的衣带被风吹起,眉目间都是感伤“姜家如此变故,我怕她受不了。”
芹枝折了跟树枝,在花丛里乱打起来,“看不出来,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几朵花骨落进黄土里,芹枝住了手,“她现在还不知道姜家的事,缓些告诉她吧。
不过,等到了洛京就瞒不住了。”
沈辰瑾点点头,迈步离开了院子。
自从两人共骑后,姜秋秋已经三天没有见过沈辰瑾了,再见的时候他依旧坐在高头大马上。
今日,是他们一行人去洛京的日子。
姜秋秋听沈柔嘉说起过,洛京是京都,也是整个国家里唯一设夜市的地方。
花灯,画舫,烟火……应有尽有,好不繁华。
沈柔嘉凑到姜秋秋耳边,悄声道“秋秋小娘子,到时候我带你偷偷溜出去玩。”
“要不要带上我啊?”
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柔嘉僵硬地挪着身子,往姜秋秋身后躲。
“哥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沈辰瑾假装拎起她的耳朵,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她“不记得上次出去被人拐走的事了?”
沈柔嘉将他的手掰开,“哥哥,疼。”
利索地挽起姜秋秋的手,笑盈盈道“那下次哥哥带着惊风陪我和秋秋一同前去可好,这样子不就安全了?”
旁边的黑衣男子拱手摇头,只道“不敢。”
坐上马车后,沈柔嘉还在滔滔不绝地跟她讲着洛京夜市的好。
看着她眼里的向往,她也忍不住心动了。
古代的晚上能有多热闹?
是不是满街走着的都是成双成对的佳人才子,还有卖力吆喝的小二郎。
说得累了,沈柔嘉闭上眼靠在她肩膀上休息。
马车走得很稳当,风吹起时她还能看见骑着马的沈辰瑾。
她熟知的那个沈辰瑾也有个亲妹妹,以前沈辰瑾总是会在放学的时候绕道去后面的中学接还在读初中的妹妹。
两个小女孩之间关于沈辰瑾有着说不完的秘密,她当时还偷偷递给自己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还没想起那句话,姜秋秋的思绪就被人打断。
芹枝掀起帘子,问外面的沈辰瑾能不能停下来休息会。
在得到沈辰瑾的同意后,她歉意地看了眼姜秋秋,“姜姑娘别介意,我一坐马车就头晕,我下去歇会。”
姜秋秋盯着两人成双谈笑的背影看了很久。
“狐狸精。”
沈柔嘉的一句怒骂把她吓回了阴间。
姜秋秋回头看她,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沈柔嘉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没忍住。”
姜秋秋转身又看了眼外面,最终还是放下了帏裳。
“喜欢?”
姜秋秋诚实地点头。
好像除了沈辰瑾之外,这是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喜欢就去抢啊。”
沈柔嘉揉了揉拳头,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我最讨厌高芹枝缠着我哥了,你去跟她抢,我肯定帮你。”
姜秋秋点头接受沈柔嘉的好意,她需要更加接近他,才能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于是两人商量着,等到到了洛京,就开始漫漫的追夫之路。
几日的车程之后,马车在镶嵌着洛京二字的城门口稳当停下,姜秋秋撩起帏裳向外看去,熙熙攘攘的人群排着队进城,彼此间的交谈喧闹至极。
守城门的官兵个个趾高气扬,见着他们一行人用的不过是普通的车马样式,态度也不好起来。
其中一个高瘦的官兵手中握刀,对着惊风吵嚷。
“你,下马。
后面马车里的所有人,全部都要下车接受盘查。”
沈辰瑾此刻正坐在马车里,听完这一席话,脸色顿时黑了半截。
惊风下马前来禀告“主子,城门口不让进,让每个人都必须下车,说是要盘查。”
大白日里的,是出了江洋大盗还是杀人犯,要盘查得这样仔细。
惊风不用听下句话就知道,他这位主子肯定是生气了。
沈辰瑾直接略过他的话,冷声追问道“城门的守卫换人了?
今日是谁当值?”
惊风沉思半刻,刚想回答,就被身边的一阵巨响吸引。
抬眼看去,竟是刚才那个为难自己的高瘦官兵此刻正向着一群衣衫褴褛的妇孺拔刀。
高瘦官兵翻着白眼,几乎是用鼻孔在看人“哪里跑来的妇人,识相就滚远点,京都贵地是你想来就来的吗?”
几个年长的妇人护住身后的孩子,连声哀求道“官爷行行好,我等是进去寻亲的,求求军爷宽宏大量,放我们进去吧。”
那高瘦的官兵不经意地用刀鞘指着自己鼓囊的钱袋,暗示那群妇孺拿钱办事。
可她们哪里像有钱的样子,只能放低姿态继续哀求“我们的盘缠都在路上就用完了,真的没有了。
官爷你们行行好,放我们一次吧。”
高瘦官兵不屑地拿起短鞭,极其用力地抽在她们身上,“没钱还敢求爷爷办事,你们是活腻了吧。”
哀叫声此起彼伏,但过路者皆充耳不闻。
甚至还有其他官兵在暗笑。
以欺凌弱小为乐子吗?
什么狗官,她可不苟同,也不纵容。
姜秋秋撩起帏裳的手忽然放下,全然忘记了身边还坐着的沈辰瑾等人,便怒气冲冲地跳下了马,将手握住了即将落在那妇人身上的鞭子。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用力将辫子甩开,一脚踹上那人的胸口。
“真是给你脸了,敢在姑奶奶面前欺负老人孩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