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浮生相思泪空林沐江钰寒

>

浮生相思泪空林沐江钰寒

南树树 著

傅临渊 浮生相思泪空林沐江钰寒 霸道总裁 顾清澜

小说《浮生相思泪空林沐江钰寒》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霸道总裁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树树”。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顾清澜傅临渊   更新: 2022-11-24 16: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小说《浮生相思泪空林沐江钰寒》,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顾清澜傅临渊,由大神作者“南树树”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闺蜜白飘飘伸手抢走她手里的酒杯,“娉婷,你别喝了。”“让我喝。你们说,我季娉婷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傅司泽娶了我三年,时不时就传出跟各种女人的绯闻,我这位傅太太头顶一片呼尔浩特大草原,在傅家,我就是个茶余饭后的笑料。”季娉婷心情郁结,十分不爽...

浮生相思泪已空林沐江钰寒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季娉婷又跑去奢华的大客厅,看看有没有水果零食。
然而,华丽的大客厅每个角落找了一遍,只在地窖里找到一筐高浓度洋酒。
凝视着眼前的洋酒,季娉婷真想开一瓶来解渴,但季娉婷知道,人在极度饥、渴的情况下空腹喝酒很可能会导致猝死!
这一筐洋酒,很有可能是面具男故意留下来故意坑她的。
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季娉婷慌了,那个面具男想玩什么花样?
不会是想饿死她吧?

季娉婷一阵抓狂。
不,她不能饿死在这里,她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打死都不能碰那一筐洋酒!
只是,门和窗户都被封死,要怎么逃?
透过窗户木条缝隙,季娉婷看到别墅外面有一棵大树,不知道能不能从树上爬下去……思索着,季娉婷迅速往楼顶跑。
只是,等到季娉婷抵达楼顶时,季娉婷才发现,眼前的别墅虽然在市中心,却是独栋别墅,四周灌木丛生,那树的距离从楼顶望去,离别墅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压根就够不着。
季娉婷一**跌坐在地上,绝望了。
“疯子,疯子!”
季娉婷嘴里不停地骂傅司泽,“不知道是从哪家疯人院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精神病院的人怎么不看好自家病人,让他出来祸害无辜的人。”
精神病患者?
呵,骂的还挺响亮!
坐在监控旁的傅司泽勾起魅惑唇角,“还有力气骂人,看来你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季娉婷一怔。
面具男怎么知道她在骂他?
季娉婷正疑惑,傅司泽似乎看穿了她在想什么,“看看你后脑勺的方位,上面安装的是什么。”
季娉婷转头望去。
原来有摄像头!
真狡诈,难怪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原来,面具男一直在暗中监视她!
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每个楼层,甚至每个房间都有监控!
“放我出去,你没有权利监禁我。”
紧紧握着拳头,季娉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要我道歉,你倒是告诉我事情的原委,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困在这里,觉得很好玩吗?”
“你觉得不好玩,但我觉得非常有趣。”
傅司泽休闲靠着办公椅,玩味盯着监控中愤怒的季娉婷,眸光惬意。
十足的恶俗趣味!
季娉婷握着拳头,真想问候面具男。
但理智告诉自己,这个时候要忍一忍。
“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娉婷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忍耐。
“道歉。”
傅司泽惜字如金。
季娉婷闭着眼睛,深吸口气。
不管了,为了出去,道歉就道歉。
总比饿死在这里强。
“好,我道歉。”
“呵,你这算道歉吗?
我不接受。
我说过,你要是真想道歉,朝西南方向跪下,磕三个响头承认自己错了,我就放你出来。”
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多廉价。
他爷爷肯定不会接受的。
“………”鸡蛋里挑骨头,季娉婷气的不轻,“心理扭曲,你就像生活在北极世界十级冰冷的冷血动物,世上一定没有人爱你,所以,你的内心才那么变态!”
让她下跪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太羞辱人了!
大概是季娉婷的话戳到傅司泽的痛处,傅司泽的脸色大变,“季娉婷,你给我闭嘴。”
“我偏不闭嘴,你就是心理扭曲,麻烦改天去心理科治治,不要四处祸害无辜!”
傅司泽被激怒到极点,他深深呼吸着,闭上墨眸,“季娉婷,你就等着自己的身体在我的别墅里高度腐烂!”
“我不会如你愿,我会活着出去的,我们走着瞧。”
季娉婷不肯认输瞪了一眼监控,宛如星辰的眼底全是倔强。
“你眼前的这套别墅没有任何的食物和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活着走出来。”
傅司泽磨着牙,咯咯作响,额头的青根更是暴跳。
季娉婷撇了几下嘴,没有理睬傅司泽。
她一定会想到办法出去的!
季娉婷转身回了卧房,脑海里已经在策划怎么逃离这里。
这套别墅每个角落都有监控,她的一切都在那个变态男掌控之中,白天出逃肯定是不行的,她只能等到晚上再行动。
思索着,季娉婷躺到床上补觉,懒得跟面具男争吵。
她现在太饿,太渴了,少说一句话,就可以减少内耗,为了晚上出逃,她现在得保存体力,晚上逃跑才有力气。
大概是昨晚被注射的药物还没有完全驱散,季娉婷不一会,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不一会,季娉婷就陷入梦中……梦境里,她梦到后妈邱玥晴,她牵着好几头黑色的恶犬堵在季家大门口,黑色的恶犬张开虎牙,盯着季娉婷跟她母亲,口水渗渗直流,“我是你父亲现在的妻子,你爸入狱前已经把房子跟公司交给我打理,季娉婷,带上你妈,从季家别墅滚出去,不然,我就让恶犬撕了你跟你妈。”
邱玥晴语毕,身后同父异母的妹妹季妍妍紧接着恶语相向,“滚吧,季娉婷,你这个傻子,宇琛现在不仅是我的男朋友,就连你爸爸也是我的,季家的大别墅和季家的公司,季家所有的一切,现在都属于我季妍妍,哈哈哈……现在的你跟你妈已经身无分文,就剩下去死了!”
季妍妍话刚落,拿着匕首,一刀扎进季娉婷胸口。
顿时,季娉婷鲜血直流,倒在血泊里!
梦里,季妍妍跟宋宇琛、后妈邱玥晴在她眼前猖狂大笑。
“啊,你们走开,走开!

!”
卷翘的睫毛猛地煽开,后妈邱玥晴、季妍妍、宋宇琛狰狞的脸在梦境中放大,季娉婷从噩梦中惊恐睁开眼睛。
淋漓的汗水打湿大片季娉婷后背的衣衫以及额前的碎发,晶莹的冷汗像豆子一样不断往外冒。
原来是梦……可刚才的梦却是那么的真实。
像是再次经历了一遍邱玥晴母女的算计,每每回想起过往季娉婷内心不停地抽搐。
紧紧揪着领口,季娉婷眼里都是恨,“季妍妍、宋宇琛、邱玥晴、你们等着,我一定会出来,把季家所有的一切抢回来……”擦掉额头豆大的汗水,瞥了一眼封死的窗外,透过缝隙,季娉婷发现天已经黑了。
刚才这么一睡,她已经把整个白天睡过去。
就是醒来的有点早,才晚上8点。
出逃这种事,最好是夜深人静,那时候是敌人放松警惕最佳时间段,这个时间点,傅司泽应该还在监控自己。
思索着,季娉婷打算继续躺下睡觉,这样才好保存体力。
只是,夜愈来愈黑,因为饥.渴,季娉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摸着叫的厉害的肚子十分难挨。
“现在要是有一碗白米饭跟一杯水就好了,现在真的好饿,好渴,好想喝水,好想吃糖醋排骨、鱼香肉丝、水煮鱼、红烧肉、水煮肉片……”季娉婷饿的两眼发昏,眼前出现一盘又一盘美味佳肴的幻觉。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