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

>

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

季青林 著

季青林 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 杨惠卿 现代言情

主角杨惠卿季青林出自现代言情小说《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作者“季青林”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一切浪漫条件准备就绪,气氛使然。新婚夫妻互相积极合作的态度,终于让两颗头越挨越近。唇碰上的那一刻杨惠卿心底喟叹。好性感!季青林搂着她的腰,她下意识将手撑在他身前...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杨惠卿季青林   更新: 2022-09-30 19: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杨惠卿季青林出自现代言情小说《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作者“季青林”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一切浪漫条件准备就绪,气氛使然。新婚夫妻互相积极合作的态度,终于让两颗头越挨越近。唇碰上的那一刻杨惠卿心底喟叹。好性感!季青林搂着她的腰,她下意识将手撑在他身前...

季青林杨惠卿免费阅读全文第8章  

慢慢地,杨惠卿的手不晃了,两人相握的手越握越紧。
杨惠卿不由自主地沁出些汗。
走得远了远离宴会,安静的只有深山鸟叫。
又不知何时走到了溪边,刚升起的新月,昏黄的路边灯光,没人打扰,只有心跳咚咚催促。
一切浪漫条件准备就绪,气氛使然。
新婚夫妻互相积极合作的态度,终于让两颗头越挨越近。
唇碰上的那一刻杨惠卿心底喟叹。
好性感!
季青林搂着她的腰,她下意识将手撑在他身前。
可渐渐,不由自主地摸上他的腹部,感受着几块明显地凸起。
季青林被摸得无法发泄,又不敢亲得太狠吓着她。
只能把人抱在怀里越抱越紧。
他是礼貌又克制的,轻轻吮着她的唇,感觉时机成熟了才试探性伸舌。
杨惠卿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出于身体的自我防备,牙关没有第一时间打开。
季青林就立马撤了,最多舔舔她的唇内。
她感受到男人的气息如此浓重,被亲得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又舒服又紧张,无意识地抓了一下他的腹肌。
季青林闷哼一声,她下手有点重。
手掌抚上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差不多该停了。
他告诉自己。
两人回席时,杨惠卿有些肿的嘴唇和季青林皱皱的衬衫逃不过有心人的眼。
匆匆露了个面就打道回府了。
杨惠希笑嘻嘻的“祝新婚幸福啊。”
杨惠卿羞红了脸。
因为杨惠卿没要那颗红宝石,过了几天季青林又拿来一颗祖母绿。
她实在是被惊到了。
“我妈妈最近不过生日。”
季青林没听懂。
杨惠卿扶额,抚摸着那颗透着暗暗幽绿色光的祖母绿。
心里叹息,也不能说他不识货,东西当然是极好的,甚至有市无价,可是。
“这个我得四五十岁带着才好看。”
她尽量把话说得婉转些。
季青林也有些尴尬,喝了一口水,走到她身后,把她罩在怀里弯腰拿起那颗祖母绿。
在她手腕上比了下“我看现在也挺好看,你白,衬它。”
“国内的好东西这些年都被赵家搜罗去了,这颗是欧洲的。”
杨惠卿直起腰,用头发蹭蹭他的下巴。
“谢谢,我很喜欢。”
季青林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了一吻。
时隔许久,季青林又难得地报备行程。
“今天晚回去。”
“知道啦~”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得到她说这话时候的腔调。
季青林盯着那句话又回了一句“会很晚,你先睡。”
“好的。”
杨惠卿看着聊天框,感觉就像是已经度过七年之痒的老夫老妻。
聂祯要进部队,聂祯和贺家老三毅林是这批里最小的。
季青林作为老大哥,从小就是大家的主心骨,上学时候混账事大家都没少做,再后来弟弟们闯了祸不敢闹到家里去就都靠季青林兜着。
季青林是独生子,又心疼聂祯,把他当亲弟弟似的明里暗里帮衬。
这小子是个硬骨头,这一去部队还真有些舍不得。
贺家老二毅溯非说去酒吧大醉一通,难得的是聂祯也同意了。
季青林快三十岁的人,也只能跟着去胡闹一场。
聂祯胡乱喝酒的架势吓了众人一跳。
杨仝和聂祯勾着肩“祯儿,你这喝法是和谁过不去呢?”
贺毅溯也闹“我们小祯是不是情伤了,说出来哥哥给你做主!”
季青林皱眉,他有一次碰见聂祯和贺家前几年才接回来的小女儿拉拉扯扯。
他看了看贺毅溯,没说话。
这事得私下问聂祯。
聂祯一直不说话,只顾着喝酒,气氛有些奇怪。
谁也没讲话,面面相觑。
这孩子怎么不要命似的喝。
“他季青林算个什么东西!”
声音很清楚地传过来。
江坊坐得靠那边近,透过缝隙看了一眼。
无声做口型“赵恩宇。”
大家都没说话,就连闷声不停灌酒的聂祯也停了下来,谁都想听听这个找死的东西接下来想说什么。
“院子里出来的,他们抱团,单单排挤我?”
“不过就是看着我家老子得了势,嫉妒罢了!”
边上人附和着“就是就是,他们就是嫉妒!”
他明显醉得不轻,什么胡话都敢往外说。
“若不是看着有几个老不死的还在,老子早把他们一锅端咯。”
“给我摆脸子?
也不看看这端城的天姓什么!”
“你说,是姓季吗?”
被问的人卑躬屈膝“不是不是。”
“那是姓杨吗?”
有人忙接上话“杨家算不得数的,老头子死了。”
那边哈哈大笑起来。
杨仝手里转着瓶子,冷笑一下。
“聂家的早坐轮椅了,聂祯那小子,仗着和他们抱团,都敢不待见我!”
瓶子碎了满地,哗啦哗啦的。
赵恩宇站起来“季青林。”
这个名字像是被咬着牙,注满了仇恨一样吐出来。
“我迟早有一天把你踩在脚下!
把你的老婆绑回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家那大姑娘真的不错。”
提起女人,他们似乎更带劲了。
“那小腰,只怕能把人缠死哦。”
“胸也不小呢,我估摸着起码有C!”
有人接话“那还是卢微的更带劲哈哈哈。”
“不识货!
三流小模特能和杨家的比吗?”
“可惜了在国外埋没这么多年,不然早就是我们赵爷的了,哪还轮得到姓季的啊。”
越说越不像话,这边杨仝被贺毅阳死死按住。
示意他看向季青林。
季青林低着头,一下一下地按亮打火机。
“那个腰,那个身材……光想想就能爽翻了!”
季青林拿着酒瓶站起来了。
“那么白,真馋人啊。
如果能……想想就刺激。”
“嗙”的一声,桌子被踢翻。
喝得醉醺醺的一堆人还没反应过来。
最后说话的那人就被季青林酒瓶爆了头。
这边杨仝逮着那个说从后面的人,按在地上挥了十几个拳头,直把人打得牙齿掉落满口流血才换了个面。
扒了人的裤子直接把啤酒瓶从后面捅进去。
赵恩宇被惨叫声吓得酒醒了几分,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季青林。
犹如死神降临。
手脚并用倒退着往后爬。
“季…季哥。”
季青林捏住他的脸“你要绑谁?”
碎了的酒瓶抵住他的大动脉。
赵恩宇忍不住哆嗦“季青林,你别忘了这端城现在姓什么!”
季青林像是没听到,手往前又抵了抵,真的割破皮肤流出血来。
赵恩宇这下酒是真的醒了。
他又怕又不敢相信季青林真能要他的命。
“季…季哥,我们喝多了胡说,我是恩宇啊,赵恩宇。”
他面前这个男人像极了黑白无常上身。
酒瓶上的玻璃碴又往前推进,血越流越多,就快要割到动脉。
季青林的手被人抓住。
“季哥。”
是聂帧。
“留着以后算。”
他冷眼看向赵恩宇,就像在看蚂蚱蹦跶。
季青林回过身,其他几个都被他们收拾得哭天喊地,有两个晕了过去。
酒吧老板这才赶到。
面对着这群人,他只觉得小命不保。
看清形势后只得向季青林哈腰点头“季爷,饶小的一命。”
季青林理都没理他,把半个酒瓶插入赵恩宇的右手掌心。
赵恩宇在地上打滚惨叫。
酒吧老板吓得跪地“季爷,那是……那是赵公子啊……”季青林用湿巾擦了擦手,没理他。
聂帧离开之前扔下一句话“是又如何?”
酒吧老板痛哭倒地,赶紧叫人打120。
一个赵公子就能要他的命了,跟着赵公子来的这几位,也都是如今城里新起的角儿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