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结束这段关系

>

结束这段关系

司年 著

乔心 林小姐 现代言情 结束这段关系

小说《结束这段关系》是网络作者“司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乔心林小姐   更新: 2022-11-04 16: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结束这段关系》是网络作者“司年”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乔心林小姐,详情概述:你回来一趟,我敲着桌面说:我们离婚。哧,对面冷笑一声挂断了电话,也是,这招我用过太多次,多数时候都只是想见他一面的托词罢了。他不信也对。我等了两天,他没回来...

结束这段关系第1章  

童念来看我,小心的指着门外问在外面的……是司年吗?
我义正言辞的纠正她,不是,那是烦人精。
童念无奈地笑,真的要剪吗?
剪吧,小周护士太忙了,别占用她时间,你替我吧,我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童念沉默的动手,替我告别了我的一头秀发。
我看着镜子想,真是个病人了,晚期病人。
我开始不太能四处溜达了,因为身上痛。
我拜托小周护士为我找了个护工,我说要手脚麻利的,干活爽快的,我有钱呢。
小周护士说话算话,第二天就给我找了个护工来,没等进门就被司年拦下了。
我来照顾你。
他动作很轻,语气却很是强硬。
我痛的不想讲话,还是挤出个字来说滚!
我听太多遍了,免疫了呢。
我心里更堵,怎么忘了,司年就是我天生的冤家,总是跟我对着干。
等到稍微缓了缓,我就摔了所有的东西让他滚。
他半蹲在我面前说小婳,我们回 C 市治疗好不好?
我歪着脑袋问他司年,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晚期,我的治疗都是拖延生命,我不想治!
而且,我也不想回 C 市,那里有那么多我厌恶的记忆。
怎么会呢?
肯定会有好转的啊。
我甩开他的手说有好转有什么用?
我的家人都在地下,我正好去跟他们团聚,你为什么总是拦着我阖家团圆?
小婳,我们也是……一家人啊,你不记得了吗?
司年,明儿也拍个片子吧,我看是你该治治病,我们离婚了!
给你打个横幅出来挂头上你才能记着是不是?
我深吸一口气问你是不是对这个生病的姑娘,你就特别有好感啊?
一开始你喜欢的姑娘,是不是就是你那助理,她病了去医院挂点滴你就跟人家好上了,后来乔心也是三天两头跑医院。
我恍然大悟,懂了,你就是喜欢病美人。
司年苍白着脸摇头。
你这个癖好挺奇怪的真的,你趁早你看看去吧。
对着他这张脸我现在都开始恶心,我警告你,别再碍着我找护工,我明天就死我的钱也不留给你!
我取出来从窗口扬出去也不给你!
司年红着眼睛拿出盆来放在我身下说随便你。
他拍着我的背流泪,我更恶心了,将晚上吃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司年没再拦着我的护工进门,只不过他有时候会帮我请来的护工大姐干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是满足他这奇怪的癖好。
只要不在我眼前晃,都好。
元宵节这天,大姐请假,我欣然应允,毕竟大姐的小孙子奶声奶气,我喜欢得很。
窗外还在放烟花,我靠着窗户看外面。
小婳,窗边凉。
我转过头看司年,他一直没走,一个多月一直待在这,睡在外面的长椅上。
小周护士一开始还赶他,后来悄悄跟我说他总在你睡着的时候去给你暖液体,我不好意思赶他了。
司年,我们出去走走?
元宵节是不一样的,年少的时候,新年里这一天司年会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牵住我的手到学校后面的小吃街,拿他的压岁钱请我吃好吃的。
司年家族势大,他总是要从各种聚会中偷偷逃出来,穿着小西装像个小王子一样的出现在我眼前。
一年里面,我最期待这一天。
我曾经问他,要是你家里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啊?
司年笑得开怀,他轻轻拥住我说小婳,那我们就私奔,像现在一样。
后来确实,司家希望他娶更门当户对的姑娘,不想他娶一个连亲人都没有的孤儿。
他毅然拒绝,然后在某一个元宵节带着我从这个城市离开。
我永远记得那年颠簸的火车上我趴在他怀里,我没有家人了,司年。
他紧紧抱着我说小婳,我们组成一个新的家!
我做你的家人!
那年他牵着我的那双温暖的手,激动到像要从喉咙蹦出来的心脏,我一直记得。
誓言声声入耳,如今物是人非。
我们为彼此做过的那样多,怎么也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呢?
我想不明白,就不再去想。
我想吃那个。
我指着一根烤肠对司年说。
小婳……他面露难色。
我撇撇嘴上前去,准备自己买。
好了,给你买就是了,你站在这里等我,那里烟大,你别去了。
我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久违的找到了年轻时候的感觉。
随后又指挥着司年给我买了糖葫芦、鱼丸、冰碗。
自己拿不下,我就勉为其难的用司年给我做人工支架,这吃一口那儿咬一下。
小婳,他突然开口。
闭嘴!
我瞟他一眼说你要是讨我的嫌,你就滚回去。
小婳,少吃一点吧。
他声音有点哽咽,我抬眼望过去,只能看到他微红的眼眶。
哭什么啊?
你是不是守在这就是为了看我什么时候死啊?
我叹了口气甩开他一口气走出好远。
小婳,小婳,是我说错话,我说错话。
司年快步追上来小声问再吃一点嘛?
不吃!
我刚刚不痛快,自然也不能让他高兴。
这些都对身体不好,你是不是想我早死啊?
司年垂下眼来,见我要走还是伸手扯我的衣角,小婳,想不想吃米线啊?
后街的那一家。
那是我们以前每年必去的一家店,我最爱她家的东西。
可能是食物的诱惑,也有可能是身后冲过来一行年轻的学生,更有可能……是司年穿着西装低下头的样子跟某一年某一刻某一个瞬间重合。
我点点头说好。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