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

>

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

陈淮 著

夏晴 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陈淮

现代言情类型《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现已上架,主角是夏晴陈淮,作者“陈淮”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陈淮帮我整理了一下裙子,牵起我的手。我们回到花竹村的时候,表姨家已经开席了,院子里摆着五六张大圆桌,一群中年妇女坐了一桌,表姨正在安慰我妈。好了啦姐,晴晴这么主动是好事啊,你不是一直愁她只知道读书,不会找对象吗?好什么好啦,你没听涵珊说,刚见面,厚着脸皮追在人家陈营长后面跑了。矜持要不要了?个天下有...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夏晴陈淮   更新: 2022-09-30 15: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类型《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现已上架,主角是夏晴陈淮,作者“陈淮”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陈淮帮我整理了一下裙子,牵起我的手。我们回到花竹村的时候,表姨家已经开席了,院子里摆着五六张大圆桌,一群中年妇女坐了一桌,表姨正在安慰我妈。好了啦姐,晴晴这么主动是好事啊,你不是一直愁她只知道读书,不会找对象吗?好什么好啦,你没听涵珊说,刚见面,厚着脸皮追在人家陈营长后面跑了。矜持要不要了?个天下有...

没男人很委屈在线阅读第3章  

我尖叫一声,拉着林涵珊转头就跑。
可根本来不及,身后的人追上来,直接扯住了我的头发。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生在和平年代,还会经历这么可怕的事情。
我和林涵珊被绑架了。
绑我们的人是一群偷渡犯,不止偷渡,好像还贩毒。
我以前只在电影中看过这种桥段,每到这种危难关头,男主角就会从天而降,顺利解救女主。
可惜,我却等不到我的英雄。
这附近有一座荒芜的小岛,岛很小,潮汐来的时候会淹没大半,只余下最中间一间破败的屋子。
不知道之前是哪个渔民住的,里头乱七八糟丢着些烟屁股和饮料罐。
绑匪拿枪指着我们两个。
谁是姓林的,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准备好五百万现金。
原来是冲着林涵珊来的,我苦笑,这真的是无妄之灾啊。
果然,林涵珊的脸色瞬间变了。
她嗷地一声尖叫,顶着脑门上的枪站起身,气势汹汹地瞪着绑匪。
五百万,你他妈侮辱谁呢?
我就值这个钱?
这事传出去,我以后还要不要在厦市混了?
绑匪面面相觑,其中那个领头的年轻人眯着眼睛打量林涵珊。
那你的意思,要多少钱?
八千万,少一分你就把我脑袋砍下来。
林涵珊骄傲地一抬下巴。
把手机拿过来,我给我爸爸打电话。
绑匪被林涵珊震惊了,几个人走到门外去小声商量。
托这个大小姐的福,这群绑匪对我们态度好了很多。
特别是那个领头的年轻人,还拿了两瓶水给我们喝。
大小姐,你知道八千万现金有多重吗?
920 千克,一千八百斤!
能把这个屋子都装满,你别给我搞事情。
待会他们进来,你改成八百万,听见没有?
年轻人压低了嗓音,厚厚的刘海遮着眼睛,看不清表情,语气却很无奈。
林涵珊倔强地一抬下巴。
我不,我第一次被绑架,绝不能少于这个数字,少一毛都不行。
两个人说得快吵起来了,事情沿着我越来越看不懂的方向发展。
我感觉林涵珊的八千万大大打乱了这群绑匪的计划,他们三个人每天都在外头吵架,那个领头年轻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另外两个人沉睡之后,那个年轻人把我和林涵珊摇醒了。
明天会有其他人过来,到时候就麻烦了,你们两个今晚就走。
我惊讶地看着他,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传说中的卧底?
他没说话,只朝外伸手指了指。
我们两个小心翼翼地站起身,踮起脚尖走路,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我已经联系了人来接你们,不过船不能靠太近,会发出响声。
你们会游泳吧?
往那个方向游上几百米。
我们点点头,看着黑夜中一片沉寂的大海,我其实心里怕得要死。
却还是鼓足勇气,和林涵珊手拉着手朝前走。
结果刚走两步,这个大小姐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啊——我脚被什么东西扎了——说完惊慌失措地挣开我的手,往回跑。
在静谧的夜空中,叫声格外尖利。
来不及了,你先走!
我被卧底同志推了一把,一个浪头卷来,把我卷进海中。
我不敢回头,拼命地往前划水。
一边游一边哭,心里委屈得不行,把陈淮骂了一千遍。
我也知道我实在没什么原因骂他,可是偶像剧和小说看多了,危难时刻,总是盼望着心上人像个盖世英雄从天而降。
结果呢,我一个人在这漆黑的大海里,水下仿佛潜藏了无数怪物,随时准备张开血盆大口把我一口吞下,陈淮却什么都不知道。
不仅不知道,我还根本联系不上他。
等他回来,我的心情早就已经平复了,也失去了倾诉的欲望。
往后的相处中,我们两人不知道要面对多少这样的情况。
海水冰冷,寒意顺着我的毛细孔往骨头缝里钻,我从没有一刻如此清醒过。
我开始有点后悔,我是不是真能接受这样的恋爱。
欢欣雀跃,悲伤痛苦,无人倾诉,也无人相伴。
再黑暗再可怕的时刻,都要自己一个人扛。
远处忽然涌起了一大片浪花,黑暗中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向我靠近。
那一刻,我心里的恐惧和慌乱达到了顶点。
我闭上眼睛痛哭。
陈淮,我要跟你分手!
一艘快艇劈波斩浪,带着呼啸声停在我身前,船上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胳膊。
夏晴,你刚刚说什么?
我错愕地睁开眼睛。
陈淮?
陈淮脸色铁青,一把将我从水里提起。
我跌坐在快艇里,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我心里绷紧的弦忽然松了下来。
我抱着膝盖大哭,陈淮叹口气,蹲下来抱住我。
吓坏了?
我点点头,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我都快吓死了。
陈淮轻拍我的背安慰我,断断续续跟我聊天,转移我的注意力。
原来他昨天就回来了,却接到了当地警方的通知,说请求部队配合,捉拿几个走私逃犯。
你爸妈还不知道这件事,王芳没敢告诉她们。
你爸心脏不好,你今晚先在外面住一晚,明天收拾收拾再回去,别让父母担心。
沉着冷静的口气,仿佛在吩咐下属办事情,我心里更委屈了。
回到岸上,陈淮找了一间酒店,带我办理好入住。
我洗完澡穿上浴袍出来,看见陈淮坐在沙发上,板着脸,下颌线崩得紧紧的。
夏晴同志,刚才的话什么意思,说说。
我走过去坐到床上,抿着唇不说话。
说啥呀,对着陈淮这张脸,谁还能说得出分手两个字。
夏晴,军人两个字,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
陈淮走过来蹲在我身前,握着我的手,神情是罕见的严肃和庄重。
我父母都是军人,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们家就没有一起过过一个年。
我爸常说,团圆的日子,我们一家不圆万家圆。
万家圆,是我的理想,也是我的信仰。
军嫂不是谁都能当的,以后许许多多艰难的时刻,我都无法陪在你身边。
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清楚这段关系。
等你想清楚了,再联系我。
陈淮站起身,走到门口。
我脑子乱成一团。
他怎么能这样呢?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哄我,安慰我?
为什么是这么理智的跟我讲道理啊?
心里的委屈和愤怒火山一样爆发,我再也忍不住了。
陈淮,你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刚刚坚持要分手,你是不是就答应了?
陈淮的脚步顿住,很久以后,嗯了一声。
他的手用力握着门把手,手背上青筋凸起。
夏晴,我知道当军嫂有多苦,你刚刚所有的委屈和心情我都能理解。
我——有点不忍心看你受这样的苦。
陈淮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我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去,感觉心口好像被挖空了一大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