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你好裴先生》陆丝萦裴江陵现代言情全本阅读_(陆丝萦裴江陵现代言情)全集阅读

《你好裴先生》陆丝萦裴江陵现代言情全本阅读_(陆丝萦裴江陵现代言情)全集阅读

《你好裴先生》

楚灵兮

你好裴先生 现代言情 裴江陵 陆丝萦

热门新书《你好裴先生》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楚灵兮”的又一力作。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陆丝萦裴江陵   时间:2022-11-24 16:57

《你好裴先生》小说介绍

最具潜力佳作《你好裴先生》,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陆丝萦裴江陵,也是实力作者“楚灵兮”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其实程远书会劈腿,陆丝萦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程远书宠她爱她,不在乎她私生女的身份,7年来,资助她上学,伴她成长,摆脱她后母一家人的骚扰,这般深情,最后结局竟是背叛?车…

你好裴先生第2章  惊险:不打麻药直接取子弹

声音越来越远,四野归于平静。
裴江陵坐正身子,利落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对陆丝萦命令道“把你的衣服穿好!”
陆丝萦小声嘀咕“我衣服都被你撕破了!”
裴江陵瞅着车座下撕成破布的衣服,沉默了两秒,他脱下自己的西装扔给陆丝萦。
陆丝萦赶紧把西装裹在自己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对她兜头兜脑地袭来,让她心跳猛地加速,“砰砰砰”地快要跳出胸膛。
裴江陵坐上驾驶室的位置,问“你家住哪儿?”
陆丝萦摇头“不,我不用你送我回家!”
裴江陵却说“我右手受伤了,去你家,你给我处理伤口!”
啊,这男人是缠上自己了?
想到他被人追杀,身份定然不简单,陆丝萦可不想和他有牵连,她拒绝道“我不认识你,凭什么要帮你?”
裴江陵用不容质疑的口吻说“你刚才已经包庇了我,咱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必须得帮我。”
联想到他刚才要“杀了她”的威胁,陆丝萦只得答应“好吧。”
她对裴江陵说了自己的地址,裴江陵发动车子,风驰电掣地朝着陆家驶去。
陆丝萦的家在郊区,是爷爷留给陆丝萦的遗产,自成体系的一处小院。
夜色已深,附近也没有邻居,陆丝萦稍微心安了些,她就怕有邻居发现,她把个陌生男人带到家里来。
进门开灯之后,陆丝萦才看见裴江陵的右手臂上包扎的白色衣料完全被鲜血染透,颜色已经发黑了。
她迟疑着说“你受伤太重了,我送你去医院治疗。”
裴江陵挑了挑眉毛说“我不能进医院!”
他又思索着说道“你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买镊子纱布消炎药还有止痛药。
小心点,别让外人发现。
对了,再帮我买一套衣服。”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声音低了几分,整个人栽倒在沙发上。
陆丝萦注意到他脸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却无损他俊雅的风采。
她心底忽地抽痛,想到了以前程远书生病时的虚弱样。
辗转跑了几条街,陆丝萦才找到一家二十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裴江陵需要的东西。
将它们放在茶几上,她说“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裴江陵利落地解开包扎伤口的衣料,对陆丝萦命令道“现在,你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他将消毒完毕的匕首放在茶几上,陆丝萦后退几步,摇手拒绝“不,我一点医学知识也没有,不会取子弹!”
裴江陵拿起止痛药看了下名称,直摇头,陆丝萦果真是毫无经验,这种普通的止痛药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不过,特效的麻醉药品,只有医院才有,普通的药店也买不到。
他扫了陆丝萦一眼,后者眼里全是惊惶和紧张,她内心一定很恐惧。
怎么,自己让她害怕?
为安抚她的神经,他放柔和了声音说“用刀子划开伤口,再用镊子把子弹夹出来就行。
你不想我死在你家里的话,赶紧动手。”
面对裴江陵手臂上血肉模糊的伤口,陆丝萦尚还犹豫不决,裴江陵催促道“动作麻利点!”
陆丝萦握紧了匕首,按照裴江陵方才的指示划开伤口,鲜血肆意地喷涌出来,裴江陵眉头骤然拧紧,唇齿间迸发出低沉的闷哼声。
陆丝萦吓的停了手,裴江陵舒展眉头,竭力用平和的声音说“继续!”
他将西装袖子塞进嘴里紧咬着,陆丝萦也知道,自己动作越快,他受的罪越少。
于是,她不再注意裴江陵的表情,利落地划开伤口之后,再用镊子夹出子弹。
涂上消炎药再包扎好纱布,做完这一切后,陆丝萦才抬头看了眼裴江陵。
后者脸色蜡黄,豆大的汗珠持续从额头滚落,五官扭曲的变形。
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动手术该有多疼,陆丝萦想象不出,心里不禁对这个陌生男子生出几分敬佩来。
裴江陵吐出嘴里的衣袖,声音虚弱地说“谢谢!”
对这个小姑娘,他还是挺佩服的,要换了别人,看见他血淋淋的伤口怕已经吓的花容失色了。
她却能按照他的指示给他做手术,着实不简单。
失血过多再加上疲倦,裴江陵直接倒进沙发里呼呼大睡。
陆丝萦愣愣地盯着他,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今晚要在她家过夜。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附近也没有宾馆酒店。
再说,她要把他赶出去,他也会赖着不走。
拿了条毯子盖在裴江陵身上,她走进卧室躺下。
对这个男人的身份,陆丝萦是一无所知。
但她知道,自己肯定惹上麻烦了,今后的日子别想太安生。
果然第二天,“好事”就来了。
晨曦微露,睡得迷迷糊糊的陆丝萦被“哐哐哐”的砸门声惊醒。
侧耳细听,砸门声里还夹杂着中年女人尖利的叫骂声“陆丝萦,我知道你在家。
你有本事吞遗产,你有本事开门啊!”
陆丝萦头大了,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找上门来了。
快速穿好衣服穿过院子打开门,肥胖的李卉直接撞进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丝萦的鼻子骂“把陆昊天那个老东西留下的遗产交出来,给我儿子还赌债!”
陆丝萦哭笑不得,李卉的儿子陆国风,从小被母亲娇惯着长大,沾染了一身的不良习气。
特别是迷上赌博之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输了。
现在,大概是山穷水尽,竟然打爷爷留给她的那笔遗产的主意。
那笔钱,是陆昊天省吃俭用多年积攒的,为的就是他去世后,陆丝萦能够生存下去。
因为遇到程远书,陆昊天的遗产,陆丝萦并没有动用。
而今陆丝萦已经能够自食其力,只想着把这笔遗产永远保留下去,怎么会拿给李卉去给儿子还赌债。
见陆丝萦不说话,李卉知道她不情愿,索性扯开嗓子骂“小婊子,你个私生女真把自己当陆家人了哈!
陆国风是陆昊天的孙子,陆昊天的所有遗产都该由他继承。
识相点赶紧把钱拿出来,要不我翻箱倒柜的找!”
陆丝萦不假思索地吐出四个字“想都别想!”
李卉大怒,伸手就拽住陆丝萦的衣领“还跟我横,程远书不在了,我看谁保护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