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晏沉舟宋檀儿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全文阅读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晏沉舟宋檀儿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全文阅读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

镜辞

宋檀儿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 晏沉舟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的作者是“镜辞”。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晏沉舟宋檀儿   时间:2022-11-24 17:04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镜辞”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晏沉舟宋檀儿,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宋云熹后退了半步,避开她的手,看向沙发上的宋永昌。“你说了不算!”“永昌,你说句话呀!”叶婉婉抹着眼泪,推了把宋永昌,“你真的要把我们的女儿逼死吗?”宋永昌狠狠吸了…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气得死去活来第1章  拔他氧气管子

宋家别墅客厅里,家具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瓷器和玻璃碎了一地。
宋云熹手握碎瓷器,抵住自己细白的脖子,哭得梨花带雨。
“我不嫁!
宋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宋檀儿她也……闭嘴!”
宋永昌厉声打断她,“谁允许你在家里提她的!”
宋云熹还是第一次被父亲训斥,怔了一下哭得更凶。
“你们要是再逼我嫁给那个活死人,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不嫁不嫁,宝贝女儿你快把它放下!”
叶婉婉吓得脸色苍白,伸手要去夺瓷器碎片。
宋云熹后退了半步,避开她的手,看向沙发上的宋永昌。
“你说了不算!”
“永昌,你说句话呀!”
叶婉婉抹着眼泪,推了把宋永昌,“你真的要把我们的女儿逼死吗?”
宋永昌狠狠吸了一口烟,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他最宝贝这个女儿了,自然不想送去。
可晏家在金州什么地位,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更何况……“晏家对我们有恩,三年前要不是晏家注资,咱家早就破产。
现在老爷子病重,需要人冲喜……那也不能把云熹嫁过去啊,晏沉舟那就是吊着一口气的活死人……”叶婉婉抹着眼泪说不下去,要把她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快死的植物人,那就是剜她的心。
宋永昌把烟蒂扔进烟灰缸,接着续了一支。
“晏家说了,将来晏沉舟不在了,云熹可以分一半遗产,到时候她改嫁随意,晏家不会插手。”
“你说的好听,云熹现在嫁过去,就算没有夫妻之实,那也是嫁过人的,高门大户谁家愿意娶一个寡妇!”
“我觉得可以嫁!”
宋云熹把瓷片往地上一扔,眼中闪着贪婪的光。
晏家产业遍布全国,就算分一半遗产,那也是半个金州。
“宝贝你别犯傻……妈,晏家咱们得罪不起。”
想到晏家让他家今晚就把人送过去,叶婉婉又红了眼眶“那也不能用你的终生幸福去换。”
“谁说我要嫁了。”
宋云熹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在宋永昌的怒视下,悄悄挪过去。
“爸,你先别生气,你想想,晏二少要是真有那个孝心,他怎么不拿自己的婚姻来冲喜?
现在突然来给自己的植物人哥哥求亲,说明娶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给晏沉舟强塞个老婆。
而且姐姐那么漂亮,晏家肯定……你当晏家是什么人,敢糊弄他们,你不要命了!”
宋云熹不以为意“宴二少摆明了就是想一箭双雕,爸,你这次要是站对队了,以后晏家的好处少不了咱们的。”
几年前晏老爷子退位时,把晏家交给了从小就被发配国外的晏沉舟,反倒是他最宠爱的晏二少成了边缘人物。
现在晏沉舟都成了植物人,晏二少接管晏家,自然不可能真的给晏沉舟娶个有能力背景的老婆。
宋云熹见他神色松动,朝叶婉婉使了一个眼色。
叶婉婉心领神会,挽住宋永昌的胳膊撒娇“永昌,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你也不想让我们的女儿,往火坑里跳吧!”
“可是檀儿……爸爸放心,我一定让姐姐乖乖嫁人。”
病房里,宋檀儿坐在窗前,手里拿着画笔,面前支一个画架。
她安安静静地画画,在一片打骂声嚎哭声中,显得格格不入。
可惜画工连三岁小孩都不如,画布上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
宋云熹抱着胳膊,看着这个曾经名震世界的天才画家,如今只能像疯狗一样,被关在笼子里,心里涌出一阵快意。
“姐姐今天是什么呀?”
宋檀儿听见她的声音,身体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蘑,菇。”
“真乖!”
宋云熹摸摸她的头,突然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往后一拉。
宋檀儿吃痛倒在地上,双手护着头皮,嘴里“呜哩哇啦”乱叫着。
宋云熹冷眼看着她挣扎,半晌之后,她松开手“采到蘑菇了。”
宋檀儿浑身颤抖,双手挡住脑袋“别,别打我,我乖!”
长年累月的打骂,让她形成了肌肉记忆,任何暴力都会让她屈服。
宋云熹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朝宋檀儿招招手“过来!”
宋檀儿缩了缩脑袋,想要往后退,对上宋云熹冰冷的眼神,又把脑袋凑过去。
“这才乖嘛!”
宋云熹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她的头,“为了奖励你这么乖,我决定赏你一个老公。”
宋檀儿垂着头,空洞的眼神中飞快闪过一丝冷意。
“植物人配精神病,哈哈你们真是绝配!”
植物人?
难怪愿意娶个精神病。
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被宋家惦记上了。
“你老公是晏氏集团掌门人,不过现在,他是个快死的植物人。”
管他是植物人还是死人,只要能让她离开这里,她都愿意嫁。
只有离开这里,她才能给母亲报仇。
她猛地站起来,双手死死掐住宋云熹的脖子“我要杀了你!”
宋云熹没有防备被扑倒在地上,用手机狠狠砸着她的脑袋。
太阳穴传来尖锐的痛意,宋檀儿咬着牙没松手。
当年车祸后,她无意间听见叶婉婉和宋云熹的对话,她们想趁机弄死她。
那时宋永昌已经被她们母女迷惑,连医院一次都没去过,她只能靠装疯躲过一劫。
这三年来,宋云熹无数次怀疑她没疯,各种手段都试过了。
只有她真的疯了,宋云熹才能放心让她离开这里。
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急促的脚步声靠近,脖子传来一阵刺痛,接着两眼一黑,陷入黑暗。
再睁开眼时,她身处在一个陌生房间。
低调奢华的中式装修风格,价值不菲的原木家具,都彰显着主人财力不凡。
对面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旁边仪器里的数字平缓地闪烁着。
应该是她那植物人老公晏沉舟。
宋檀儿揉着脖子站起来,走到床边一看,微微吃了一惊。
她以为宋云熹母女会给她找个快死的老头子,没想到晏沉舟长得这么好看。
五官俊朗,面如冠玉。
即便是了无生气地躺着,浑身也散发着一种雍容矜贵的气度。
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紧闭的眼睛,余光突然看见对面红点一闪。
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宋檀儿微微侧身,对着红点的方向露出一个傻笑。
手指往下移动,一把拔了晏沉舟的氧气管。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