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夏南珠珠儿穿越重生)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全本阅读

(夏南珠珠儿穿越重生)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全本阅读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

上渔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 夏南珠 珠儿 穿越重生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上渔”的一本书《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夏南珠珠儿   时间:2022-11-24 17:04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小说介绍

夏南珠珠儿是《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上渔”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因为一直以来,她不敢说一视同仁,但从来不会故意偏袒谁。在衣食住行上,两个女孩儿比之大儿子自然讲究些,但两个女孩儿之间基本没差别。至于医术和做人道…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第2章  偏心旁人

没敢直接说的是,别寻死不成,改怨恨报复起其他们一家来。
贺二婶当即脸色难看的瞪她“胡说什么?
那是珠儿啊,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知道季氏给珠儿许的是什么人家吗?”
贺芷茜嘴巴委屈的一撇,一直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情绪一下就爆发了“不是说定礼就给了五十两吗,对方家境必然十分富裕。
就她死心眼儿非得赖上咱们家,那哥哥又不愿意,总不能委屈哥哥。
娘你见她小时候可怜,就留她在家当亲闺女养;大了又觉得她可怜,教了她家传医术;如今又因为她自己任性,寻死觅活的,就又舍不得了,非要逼哥哥娶她……你说完哥哥又数落我……娘,您究竟是她亲娘,还是我和哥哥的亲娘啊?
您,您这也太偏心了吧!”
“你……”贺二婶被女儿一番指责,震惊不已。
因为一直以来,她不敢说一视同仁,但从来不会故意偏袒谁。
在衣食住行上,两个女孩儿比之大儿子自然讲究些,但两个女孩儿之间基本没差别。
至于医术和做人道理这些教导方面,最让她省心的其实就是夏南珠。
反而是茜儿反应慢几拍,或者心思不在上面,她因此要多上心些。
她倒是说过几句,让茜儿向珠儿学习的话……可几个孩子一直表现的情同亲兄姊妹,她从没想过,茜儿这孩子心底存了这么大的怨气。
“茜儿,你怎么这样跟娘说话!”
贺止卿呵斥,掀开书房的帘子走了出来。
贺芷茜似乎也自知失言,但表情倔强,红着眼睛就跑回了自己房里。
贺二婶怔怔的站在门边,看到贺止卿到了她身边,也没搭理,抹了把泪就准备回厨房。
不管怎么样,灶上还炖着珠儿那孩子的药。
孩子虽说回去了,她等会还得去照应。
就怕她想不开,又做傻事。
“娘,您看看这个。”
贺止卿却叫住她,递了张方子。
贺二婶接过扫了一眼,顿时惊讶的看向贺止卿“这是……等会你去看珠儿的时候告诉她,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未必眼前就是绝境。
等过了这个坎儿,以后会好的……”贺止卿语气温和的说。
贺二婶看着方子,忍不住哽咽出声,也知道儿子这里再无转圜之地。
夏南珠出了贺家院子,走了几步就到了自家门口。
她的速度不快,耳力又出奇的好,自然听到了隔壁贺芷茜喊出的抱怨。
至于贺止卿后来的话,听的就不甚清楚了。
除了他声音小,还有自家屋内呜呜的哭诉声,以及几个婶娘的劝慰夹杂,混乱了部分听觉。
“人都说后娘不好当,我这心里的苦,真没处说理去呀……她打小他爹就把她送隔壁,宁愿花钱雇个外人来奶孩子,也不让我沾手。
为这事儿,我一直被村里人背后戳脊梁骨。
谁不说我这后娘苛待她,撵的她无处容身?
他自己也没落着好,被人说有后娘就有后爹……”屋内夏南珠的继母季氏说到这里就又是一阵呜咽。
“是是,我们理解……”也不知道都是哪种理解,屋内几个妇人就是一阵安慰。
“诶,不过你也别怪我们好奇多嘴啊,你究竟给找的什么人家,那珠儿就想不开了?”
这一群人,不过都是来凑热闹的。
凭你嘴上说,也就听个热闹。
大家一个村十几年,谁还不知道谁呀?
季氏抹着眼泪,委屈道“村西头王锁家的闺女你们也知道,被亲娘送去舅舅家换亲,那是一分钱礼钱也没给。
闺女嫁过去后,就被亲舅母苛待,三天就回了娘家……那还都是血亲呐!
再瞧我这,对方出手就是五十两定礼,后面但凡农家有的家禽牲口,都来一双做聘礼,另外还有五十两聘金。
那嫁过去就是有人伺候的正房太太啊——那前后一百两聘金,之后居然还有那么多东西?
!”
周围人不敢置信的惊呼。
季氏跟着又说“可不是嘛,我知道这丫头从小没吃过苦,农忙秋收的时候都没给家里帮过一天忙。
哪里像咱们,这一双手,缝个衣裳都能刮花几根棉线。
这普通人家,哪里舍得她嫁去受苦?
你们当我之前彩礼喊假的,是想害她嫁不出去成老姑娘吗?
这还不都是为了她好……谁知道她听信外人蛊惑,居然,居然就寻了短见,呜呜呜……”虽住隔壁,但原主爹大部分都在外劳碌,原主和这继母没话说,打交道次数不多。
夏南珠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结合记忆,就差不多了解到这季氏是个什么样的人。
也没再听下去,直接就抬脚踹飞了院门。
顿时吓得屋内鸡飞狗跳,一群妇人惊慌的跑到院子里。
“谁呀?”
季氏第一个冲出来,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自家惊飞过来的大公鸡挠了一脑门——“啊——挨千刀的,谁呀?”
等一群人站稳定睛往门口一瞧,就看见夏南珠挎着包袱站在那里。
抬着右手,把指关节攥的咯吱响,扭动脖子的架势,和市井恶霸打人前的热身动作一模一样!
季氏首先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空气一刹那寂静!
夏南珠这时微笑着开口“你说的好人家的儿郎,我前天帮他瞧过病,摔断的胳膊还是我帮忙接的骨。
那人不仅痴傻,就那伤势而言,应该活不过一个月了!
去的时候还听她娘急匆匆找媒人,说要赶紧找个儿媳妇延续香火,迟了就要绝后了呢!
真没想到没两天就找到了,那个人居然是我!”
夏南珠这番话说完,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本来屋内有几个凑热闹的村妇,加上她踹门的动静太大,又吸引来几个村民,三三两两的正都往这边凑。
季氏瞪着眼睛看夏南珠,脸上火辣辣的。
当然不是因为夏南珠这兴师问罪的话,而是周围人的眸光。
季氏这个人一向好面子,就算里子烂透了,也绝不想让别人看见。
所以给夏南珠寻的这户人家,她谁也没说。
心想着,对方住的不近,也是新搬回那边村子的,自己村里人都不熟悉那家情况,更何况他们村子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