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与风长明》若风邢六现代言情完结版阅读_若风邢六现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与风长明》若风邢六现代言情完结版阅读_若风邢六现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与风长明》

邱无用

与风长明 现代言情 若风 邢六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与风长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邱无用”。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若风邢六   时间:2022-11-24 17:13

《与风长明》小说介绍

小说《与风长明》,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若风邢六,是著名作者“邱无用”打造的,故事梗概:当夜老族长夫人正值生产,夫人难产,族中乱成一锅粥,就在这时,有人趁机一箭射死了老族长。”一圈人瞬间沸腾起来。“各位可知老族长夫人为何会难产?”老人望了一圈,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不屑。嗑瓜子的老妇人再次开口:“…

与风长明第3章  无伤医馆

酒楼二楼栏杆处,一白衣男子饶有兴致地望着底下这出戏,他摇了摇手中折扇,待看到站起来的红衣女子是谁时,立刻黑了脸。
若风离开半月了无音讯,如今突然出现在他酒楼里,还带回来个盲眼男人。
他顺着楼梯慢慢走下来,折扇缓缓煽动,上面画的是一幅君子兰,兰边落笔“奚玉”二字。
众人将目光转过来,几个年轻的姑娘看到缓缓走下的白衣少年,皆低下头红了脸。
若风望着来人,冲他灿烂一笑又眨了眨眼。
奚玉还是老样子,装作不甚在意,像个高傲的白孔雀侧过脸去。
“天下之家酒楼,谁敢放肆。”
奚玉一开口,几个家丁飞快退到华衣老爷身后低下了头。
小二殷勤的跑过来指着华衣老爷“掌柜,就是他让人打了刘老汉!”
奚玉阴柔的眼神让华衣老爷心里瞬间没了底,但又碍不过面子,他冷哼一声,本想再开口,却被身后的家丁拉了拉袖子小心提醒“老爷,惹不起,咱们走吧!”
华衣老爷收回在奚玉身上的目光,环视一圈众人,冲着若风二人说了句“你们给我等着!”
而后一甩袖子带着家丁走出了酒楼。
众人散去,中间讲故事的老头拄着拐走过来,奚玉招呼小二给他的酒壶添满酒,老头笑呵呵拿着发黑的酒葫芦跟着小二去了后厨。
几个汉子扶住受伤的老汉,老汉叹气摇头。
“老爷爷,您一会儿去我的医馆,我为您瞧瞧,您不用怕,我不收您银钱。”
老汉感激的看着若风刚想道谢,若风笑着道“您两个儿子都是好样的,都是涂山的好孩子!
一定都会平安归来的。”
老汉热泪忍不住滚下,声音有力“涂山一定会打胜仗,一切都会好起来!”
邢六细细听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也许很多事情都会好起来,但有人永远都等不到这一天了。
若风刚想回头与奚玉聊两句,却发现他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
她回过身对邢六道“走吧师傅,咱们回医馆。”
邢六回过神来,任若风拉住自己的衣袖,跟上她的步子。
无伤医馆前面队伍排了十几米,众人听说无伤医师真的回来了,都感到一份安心。
队伍里有衣履阑珊的乞讨者,也有挺着大肚子的达官贵人,有的妇人抱着哭闹的孩子,显得有些焦急。
医馆内,邢六手里攥着若风给他买的两根糖人,听着若风在一旁逗着一个哭闹的孩子。
“花姐,小豆子这是吃的粮太硬了,他太小消化不了,你拿着这两副药,再去里间找老五和和小油麦,他们会给你两袋小米。”
抱孩子的女人再撑不住,低头开始抹眼泪,怀里的孩子一看到娘哭,哭得更凶了。
邢六抬起手臂,两根糖人在太阳光下闪着光,像两片琉璃瓦。
“乖,吃糖人,很甜。”
他唇间浮现出淡淡笑意,想到刚刚若风将糖人递到他手里时也是说“师傅吃糖人不?
可甜了。”
女人和孩子回过头,望着眼蒙白缎的少年,后面排队的人也将目光投过来,孩子眼泪汪汪拿了一串,而后又飞快往母亲怀里钻,女人感激地望着二人“谢谢你们,你们都是顶顶的好人,定会有好报!”
若风回之一笑“花姐你可别这么说,你丈夫上战场三年了,那才是顶顶的大英雄。
你和小豆子要好好活,等大哥回来我可要去蹭酒喝,嘿嘿!”
女人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拿着药单子去了里间。
后面排着一个布店老板娘,老板娘见终于轮到自己,一屁股贴到板凳上,边和若风搭着话,边偷偷瞅着邢六,“无伤医师,这是你医馆里新来的伙计吗?
你别说哈,你俩往这一坐,活脱脱一对璧人,可真般配!”
老板娘脸上长着一颗媒婆痣,十里八乡都晓得她最会给人相面拉姻缘。
若风尴尬的连忙摆手“姨,可别乱说,这是我师父!”
“师傅?”
布店老板娘不可置信地望着眼盲的邢六。
若风蘸了蘸墨,飞快地写下几位药,递到她手里“我师父很厉害。”
布店老板娘望着脸羞红的邢六,笑的别有深意,若风见她表情,招呼出瘸子将她领去拿药,而后侧头看了看邢六,他正低着头,脸红的像个桃子,若风觉得有意思极了,原来自己找到的还是个害羞的小师傅。
若风在涂山城成为“无伤医师”已有一年了,这间医馆是租的老五的,老五的老婆前些年死于肺疾,夫妻俩只有小油麦这一个女儿。
刚开始老五还不信若风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医好什么病,后来自打这医馆开起来,就没断过病人,每日天还没亮门前就排着长长的队,尤其是自涂山半年前开始持续战败后,前来治病的人只增不减。
老五一开始还去田里照顾照顾农务,小油麦就留在家跟着无伤医师出诊,近几个月忙起来,他们父女也能打打下手。
要说人们为什么甘愿早起走盘山路来无伤医馆排队看病,还不得不提提这无伤医师。
无伤医师怪得很,有时诊费也不收还免费发粮,有时又说什么也不出来面诊,一消失就是好几天。
别的医师看不好的病,来找她把个脉,几副药下去人就生龙活虎。
她面诊时面前总覆一白色面纱,谁也没有见过她的真容,只知道她的双眉之间有一红痣,于是私下都传她叫菩萨医师。
这几日医馆里很热闹,小油麦对无伤医师带回来的这个“盲师傅”很是好奇。
“盲师傅”起得很早,比无伤医师面诊时起得还早。
他起来就在院里擦自己的木弓,待鸡开始叫了,他的第一支箭就会飞出去,不偏不倚射在靶心上。
小油麦躲起来看他,神奇的是每次他射完箭都能准确朝向她的地方,然后嘴角轻轻扬一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