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苏安染傅司寒现代言情《傅司寒苏安染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的(苏安染傅司寒现代言情)已完结小说

苏安染傅司寒现代言情《傅司寒苏安染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的(苏安染傅司寒现代言情)已完结小说

《傅司寒苏安染的》

傅司寒苏安染

傅司寒 傅司寒苏安染的 现代言情 苏安染

现代言情小说《傅司寒苏安染的》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傅司寒苏安染”是网文大神哦。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苏安染傅司寒   时间:2022-11-24 17:19

《傅司寒苏安染的》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傅司寒苏安染的》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傅司寒苏安染”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苏安染傅司寒,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吃了饭送走苏承安就回屋睡觉,潜意识里不想看见傅北倾。……程明月更是心神不宁,知道苏安染也在京市,也在这个大院里,甚至过得更好,她心就没有舒服过。去商场买了一件挺贵的雪花呢大…

傅司寒苏安染的小说第2章

陆见森感叹着“可不是吗?
家里人都很高兴,特别是你爷爷。
这么多年,他一直惦记着你小叔的下落,所以知道他还留下一个女儿时,格外的激动。
要不是身体不好,早就来魔都看朝阳了。”
柳锦云还跟着附和“是呀,我看朝阳还是个挺不错的姑娘。”
一家人聊着天,在外人看来其乐融融,很和谐的一家三口。
陆长风却知道,这一家人,其实根子上早就烂透了,不过是为了利益捆绑在一起。
有些厌恶地闭上眼睛,不想看这两个人在他面前是演戏,演了二十多年了,他已经清楚每个人的套路。
陆见森见陆长风不想说话,看了看手表,跟柳锦云说道“我先去食堂看看,打点饭回来,你在这里陪着长风。”
他一出门,柳锦云脸上慈母的表情荡然无存,冷漠地看着陆长风“我让你留在魔都,你不听我的,非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结果还把自己弄得一身伤。
现在这样,难道还不肯回魔都?”
陆长风睁开眼,眼神凉薄地看着柳锦云“回去干什么?
当你手里的一枚棋子?”
柳锦云气结,瞪着陆长风“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我跟你说,老爷子手里可是有不少东西,现在他要把这些东西都给没见过面的傅朝阳。”
“不说房产地契,就那些私藏下来的金银珠宝,都要几代人都吃喝不完,你难道甘心吗?”
陆长风就知道这才是柳锦云的真面目,冷笑着“不甘心呢?
想要我怎么办?”
柳锦云知道陆长风恢复记忆后,就有了主意“你娶了傅朝阳,反正你们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要你娶了傅朝阳,那些东西都是你的。”
陆长风嘲讽地笑起来“你们都已经对外宣称我是她堂哥,我还怎么娶她?
陆见森愿意对外承认,我不是他的儿子?
是当年的野种?”
柳锦云瞬间说不出话,陆见森肯定不愿意,他死要面子怎么可能会不承认陆长风这个儿子。
但是让她放弃陆家那么多财产,她也不甘心!
这么多年,跟着陆见森什么样的日子没过过,眼看着可以把钱财拿出来花的时候,却给了别人,她怎么能甘心?
陆长风太清楚这个亲妈的性格,扭头看着窗外也不再说话。
好半天,柳锦云才说了一句“毕竟你不是亲的,难道你就甘心吗?”
陆长风依旧不搭理她,只是盯着窗外。
……第二天,钟文清和傅南光一起去医院看陆长风,还拎着鸡汤。
看见陆长风客客气气的模样,钟文清还有些不适应“长风这是都好了?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喜欢七岁的陆长风,傻乎乎地单纯又听话,不像现在的陆长风,太有距离感了。
陆长风虽然不知道失忆的那一个月具体发生了什么,却知道是住在傅家,而傅司寒父母对他肯定很好。
那是一个有温度的家庭。
傅南光倒是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等出院了,要是暂时不回魔都,还去我家。”
陆长风摇摇头“不用了,之前已经很麻烦你们了,过几天我就跟我爸妈回魔都了,因为腿不方便,也没办法登门感谢,等腿好后,我一定去。”
钟文清赶紧摆手“你这么说就客气了,我们照顾你不是为了要你的感谢,就是觉得你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忍心让你孤零零的在医院呢?
还有啊,我听司寒说,你以前帮了他很多,我们帮你更是应该的。”
陆长风依旧客气地道谢,也和傅南光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包括自己的未来“我这次可能就退役了,以后做什么还没想好,不过很有可能会和傅司寒做搭档。”
这是他跟陆见森夫妻都没说过的话。
傅南光觉得这样很好“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以后还能一起工作自然是很好,你来京市,就把家里当成自己家,可以经常来。”
还跟陆长风分析了他们要去的单位的前景。
每一个父亲,都希望儿子能在事业上有所突破和发展,所以跟陆长风分析时,跟对待傅司寒的心情差不多,希望他们都能好。
一个星期后,陆长风跟陆见森夫妻准备回魔都。
这期间,傅朝阳没有再去医院看过陆长风,所以两人没见过面。
只有临走的前一天,陆见森夫妻拎着礼物上门,对傅家再一次表示感谢。
柳锦云拿着手帕沾着泪,一手拉着钟文清“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有你们,长风肯定不能这么快好的,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准备了点薄礼,希望你们能收下。”
说是薄礼,可一点都不薄,有一盒人参,还有两条进口烟,一匹绸缎。
苏安染就看了一眼人参的品相,就知道是绝对的价格不菲,更不要说进口的烟有多难买到。
不仅要有钱,还要有关系才行。
钟文清虽然不懂这些东西的具体价格,只是看到那一匹绸缎都吓一跳“这太贵重了,我们肯定不能收,你们一会儿拿走。
再说我们照顾长风,也不是为了东西,你们要是拿东西,我觉得不合适。”
柳锦云坚持着“没有什么不合适,这些都是应该的,我家就长风一个孩子,为了他,要我的命,我都愿意。
前些日子因为长风的情况,我们多少也有些失礼,真是不好意思了。”
不管她怎么说,钟文清肯定不会收这些东西的,连傅南光也不同意收下“你们要是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来感谢,真就有些玷污了我们之间纯粹的帮助。
所以一会儿你们还是拿走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陆见森和柳锦云也不好再把东西放下,只能吃了饭后,又拎着东西遗憾地离开。
苏安染已经放寒假,吃饭时就见傅朝阳闷闷不乐,等吃了饭,喊着傅朝阳上楼。
等进了自己的房间,傅朝阳绷不住了,眼睛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