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资讯›(季云舒乔珍珍古代言情)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全本阅读

(季云舒乔珍珍古代言情)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全本阅读

《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

陌于之

乔珍珍 古代言情 季云舒 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

作者是“陌于之”的热门新书《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季云舒乔珍珍   时间:2022-11-24 17:27

《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季云舒乔珍珍,作者“陌于之”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然而这次,意料中的狂风暴雨没有出现,乔连连只是点了点头,“那行,你们在这等着,我这就去煮饭。”她把顾歌放回床上,去院里拎起破旧的水壶,进了更…

替郡王养崽后,他来陪我隐居了第7章  第一桶金

其实乔连连想带顾城去,但老大默不作声,老五又主动跳了出来,她心底一感动,把顾歌抱了起来。
二三岁的小姑娘,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只有别人孩子一岁时的个头,抱在怀里轻飘飘的,惹人怜爱。
“那我就带小五去了。”
乔连连大声宣布的同时,心底也存了几分赌气。
让你们都不跟我亲,回头我给顾歌买吃的,你们可都别艳羡。
其他四个孩子同时松了一口气,或同情或感激的望着主动站出来的顾歌,直到母女两个出门。
实际上,顾歌,“我是谁?
我在干嘛?”
人家只是想要尿尿啦,为什么要抱着人家出门。
一直到坐上了牛车,顾歌还有些发懵,口齿不清的问道,“娘,娘,去哪。”
她年纪小,忘性也大,之前只是被打怕了,所以才一看到乔连连就哭。
可随着乔连连几次温和以待,小小姑娘慢慢的没那么畏惧,也敢和她说话了。
“去赶集。”
乔连连摸了摸她的头,从怀里掏出去掉包装的面包片,“歌儿吃的肉最少,饿了吧,吃口面包。”
顾歌眼前一亮,什么尿啊屎的全忘了,抱着松软的面包就是一顿啃。
坐在前头赶车的大叔瞄了一眼乔连连,不屑的一撇嘴,嘀咕道,“演给谁看呢。”
乔连连耳听闻不问,仍旧稳坐如山。
约莫半个时辰后,西阳镇到了。
她抱着顾歌下了驴车,在集市转了一圈。
今天是大集,从早到晚都有人卖东西,卖肉卖菜自是不必说,还有卖糖葫芦卖糕点的,离老远都能闻到香味儿。
顾歌一看见这些就双眼放亮,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悄悄的咂摸了一下小嘴。
乔连连故意逗她,“小五想不想吃糖葫芦啊,想不想吃桂花糕,想吃就叫娘,娘给你买。”
顾歌的双眼顿时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她期盼的望向乔连连,小小的叫了一声“娘。”
“哎。”
乔连连眉开眼笑的应了,掏出一枚铜板,买了一个糖葫芦。
同时在心底感慨,还是年龄小好哄好骗,这要是几个大孩子,肯定怀疑她是在钓鱼执法。
唉,当人家的后娘难,当一个洗心革面的后娘,更难。
经过几番打听后,乔连连终于找到了收动物皮毛的铺子,她抱着顾歌走进去,却没有立马拿出黑羊皮,而是仔细的看了一圈周围其他客人的交易,在心底暗暗地估摸了下价。
山里羊多,羊皮不算多珍贵,这其中山羊皮比绵羊皮价格要稍高一些,黑羊皮比白羊皮又稍高了一些,不过最贵的还是貂皮和狐狸皮,高昂的价格简直让乔连连眼红。
“伙计,卖一张黑羊皮。”
在心底估算好了大致的价格,乔连连把还新鲜的羊皮拿了出来。
“这位夫人,里面请。”
很快有伙计来请人。
乔连连跟了进去,看到了一个留着小胡须的中年男人。
男人似乎是行家,将羊皮仔细摸了一遍,啧啧叹道,“皮不是啥好皮,但这份刀功可真,了不得,一整个皮子完整剥了下来,厉害厉害啊。”
乔连连浅笑,“老板要是觉得皮子好,就给个好价,赶明有了好皮子还给你送来。”
中年男人盯着她打量了两眼,伸出三根手指,“三两银子,算史无前例的高价了。”
乔连连抿了抿嘴,“三两太低了,这皮子多完整啊,又是黑羊皮,至少要六两。”
“哎唷,这可是翻倍了。”
中年男人有些不太乐意。
乔连连笑眯眯的道,“我们家以后有了其他好皮子,也是优先给老板送来,那貂皮狐狸皮的,要是完好无损,得多稀罕啊。”
中年男人的双目一凝,半晌后,点了点头。
一旁的小伙计有些着急,但没敢说话,等乔连连拿着六两银子走远了,他才急道,“二掌柜,这羊皮给她六两,相当于咱不赚钱呐。”
“羊皮不是关键,这份剥皮的功夫才稀罕。”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凝重道,“咱们西阳镇刀法如此好的屠夫也就两个,其中一个年龄还大了,我看这小妇人如此年轻就来卖皮子,这剥皮的想必是她相公之类的,咱这次给她一个好价,往后她有了好皮子才往这里送,那完整无损的貂皮有多少利润,你又不是不知道。”
伙计哑然,半晌后,摇着头离开了。
却说这集市大街上,乔连连也只是试探着要了六两银子,没想到对方真的应允了,她当即明悟,这西阳镇好的屠夫恐怕不多,对方应是有所图。
不过谁会嫌银子烫手呢。
她一手抱着顾歌,一手攥着银子,美滋滋道,“咱们现在有钱了,小五,走,买米买面去。”
西阳镇的物价不算贵,米面也就几文钱一斤,乔连连一样买了十斤,然后才发现,钱有了,可她没劳力啊,这么多东西可怎么拎回去。
要是实验室里能装东西就好了。
乔连连瞎想了一下,突然觉得手上一轻,六两银子不见了。
感情这实验室里还真能装东西,乔连连又惊又喜,连忙把银子拿出来,花了一个铜板雇米面店的小伙计把米和面送到一处僻静之所,然后她捂着顾歌的眼睛,默念了一句“装起来”。
二十斤的米和面就陡然不见了。
乔连连顿时乐的见牙不见眼,抱着顾歌就冲进了编织店里。
小顾歌一脸茫然,“哎,刚才那一堆的东东去哪里了?”
顾家老宅里的东西多数都破旧了,不说别的,水瓢都是裂开的,实在是用不下去了。
乔连连十分大方,一口气置办了一个小簸箕,一个高粱扫把,一个葫芦水瓢,一套锅铲汤勺,就连碗筷都买了几幅,总共花了半两银子。
最后,她还跟老板磨了会价格,老板送了她一个竹筐,刚好把买的东西都放进去。
竹筐是背在身上的,又用了厚布做肩带,背起来颇为轻松。
乔连连想了想,又买了一斤米面放在背筐里,免得孩子们问起来,她无法解释米面如何来的。
最后,就是包上两份桂花糕了。
一份半放进竹筐,半份递给顾歌,任由小姑娘吃的满脸幸福。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