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水下幽灵

>

水下幽灵

毛豆max 著

奇幻玄幻 水下幽灵 水鬼 老梁

小说《水下幽灵》是由“毛豆max”所著。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老梁水鬼   更新: 2022-11-24 16: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水下幽灵》是作者“毛豆max”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老梁水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越来越紧,都让我的皮肤有了生疼的感觉,我没有体会过被捕兽夹子卡住的感觉,但是现在,应该也差不了多少。氧气瓶内的空气在飞速的消耗着,强大的水压和模糊的视线让我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考验。“水下面有东西!”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释。我似乎明白了那个倒霉蛋为什么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来了,若不是我有着一把子蛮...

水下幽灵第5章  老梁女儿(2011字)

当年我有幸在一个工地上见过这一幕。
很多工程和煤矿,在开工之前,都会进行一番对天的祭拜活动,说是这样可以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
其实倒不是我迷信,家里的老人还拜神呢,当时对我来说,这种事情并没有那么新鲜。
可是,我从一个至交好友的嘴里面得知了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
祭天分为两种。
猪头祭,和羊牛祭。
猪头祭,就是普通的祭祀,说白了就是祈福,以求心安。
羊牛祭,就变成了另一种含义了。
他说,举行羊牛祭的,都是心里有愧的,这一行当,将来免不了会闹出人命,所以祭天,以表自己对老天的衷心,祸不及己。
当时,我对此不以为然,现在能赚钱的行当,哪个不是昧着良心的,这消息听起来,也不是那么的有分量。
好友看我不信,犹豫再三之后,又给我爆出了一则猛料。
其实在这两种祭拜之上,还有另一种,就是三神祭。
猪羊牛正天,阴人阳人伏地,以保生意兴隆,无祸无灾。
“后面那句话什么意思?”
我当初是这么问的。
“就是说,需要一个阴年,阴厉,和阳年,阳历的死人,来配合这场祭天,以安抚地下的小鬼。
并且……”当时,他顿了顿,四下看看没人注意这边之后凑在我的身旁轻轻的说“而且,这两个人,必须得是同一天死的,必须得死在一个地方,最后,得是意外死亡。”
“哈哈哈,怎么可能!”
我当时就觉得十分好笑,世间哪有这种巧合,简直就是开玩笑。
他看着我笑,没有言语。
等我停下来之后,他白了我一眼,悠悠的说道“工地上,要弄死一两个人,很难吗?”
我噎住了,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后背一阵阴凉,脑门上还出了一层细汗……联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再想一下我自己的生辰,我分明就是那个正正当当的阳年阳历的人。
若不是最后机缘巧合活着出来了,恐怕我现在已经被埋在水泥里面了吧?
我看着桌案前面那一块已经被水泥填充好的钻井,强忍着自己颤抖的身子。
我说怎么安全绳和牵引绳这么坚固的绳子说断就断,要是没有人为的因素,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本想上前找他们理论一番,破坏这一场活动,可是看看周围一圈保安身上的甩棍,我还是放弃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默默的退出人群,我现在心里什么都不想,除了庆幸之外,还是庆幸。
当初的那算命老头,我肯定还要去再找一遍。
但我现在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那就是找到老梁,看看他究竟是得了什么好处,能忍心把我送到鬼门关……我记不清老梁家在哪住着,三年前他带我入行的时候我来过一次,时间久了,那段记忆都要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了。
这是市区里面一个快要被遗忘的角落,牌子上写的叫自立巷,我依稀记得,老梁家住在五十来号。
胡同里面歪歪扭扭的,左右都是被捡来的塑料瓶和硬纸板,整个一配废品工厂。
两边早就没了人住,很是破败。
好不容易凭借着记忆来到了53号的门前,却发现门打开,里面隐约还有个人影在动。
我拉开了上衣,把手探进去握住了西瓜刀的刀柄,在来的路上我就暗暗的下决心,要是老梁死不承认拿了好处,那我就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推开门之后,却发现一位穿着白色背心牛仔裤,身材极好的女孩正在收拾着一张床铺。
而那床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属于老梁的。
“你是谁?
老梁现在在哪里?”
我的心情很差,但看到这女孩之后,还是忍不住放低了语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平和一些。
就连揣在怀中的西瓜刀,都被我下意识的往里面推了推,避免被发现。
“你找我爸?”
女孩放下了手中的被单,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他在上个月的时候去世了。”
她的一番话,之差点将我雷的外焦里嫩,可是看她一脸无辜的表情,丝毫不像是骗我的意思。
“可是他昨天还……”我话还没有说完,女孩就从贴身的兜里面取出了一只暗金色的戒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认识老梁这么些年,我当然知道这是老梁的东西,他说从二十岁的时候就戴在手上了,再也没有摘下来过,甚至都不让人碰。
“你不是第一个来找我爸的,他真的在上个月因为肺癌去世了,就葬在我们家祖坟里面。”
我没有搭理她,目光注视在了一旁破旧衣柜上面摆着的吊带裤上。
跟老梁昨天穿的一模一样,就连上面的污渍和破洞,都跟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
只是,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丝毫的不起眼。
“真的,死了?”
我想要上前仔细查看一下,但又不敢,生怕如果是真的,那我该怎么面对昨天发生的事情。
“真的去世了。
令牌都供好了,就在我家。”
……我坐着她女儿的宝马车,来到了郊区的一栋别墅里面。
我实在想不通老梁家里这么有钱,而他却住在那么破烂的一个地方。
看着已经供上了的香火和遗照,我久久不语。
香炉内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根本不像近人工可以摆出的场景。
如果是假的,老梁那么迷信的人,又怎么能容忍自己的遗照被挂在这里?
那,昨天找我的那个人是谁?
老梁究竟死没死?
被葬进了梁家祖坟的,又是谁?
我盯着那张遗照,一桩桩疑问不断的在我眼前浮现,让我的精神有些崩溃。
脑袋开始胀痛,视线也有些模糊,我伸出了手,掰住了灵台的边缘,防止自己摔倒。
我感觉到,体力正在飞速的从我身体里面流失,仿佛自己就要变成了一滩烂泥……面前灵台上的两根烛火,突然间火苗晃动,在我眼角的视线里,渐渐的变成了惨绿色……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