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苏苒小说

>

苏苒小说

傅北渊 著

傅北渊 现代言情 秦江 苏苒小说

主角是傅北渊秦江的现代言情小说《苏苒小说》,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傅北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苏苒不知道她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心里也带着极大的恐惧。原来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在面对死亡时,都没办法从容以对。轿车摇晃着,突然停下。一停下,苏苒整个人的惊吓更加明显,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傅北渊秦江   更新: 2022-10-01 19: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傅北渊秦江的现代言情小说《苏苒小说》,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傅北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苏苒不知道她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心里也带着极大的恐惧。原来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在面对死亡时,都没办法从容以对。轿车摇晃着,突然停下。一停下,苏苒整个人的惊吓更加明显,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苏苒小说第20章  

苏苒没有当场被击毙。
她被那几个人捆绑着,带到了一辆黑色轿车上。
届时,苏苒嘴里被布给塞住,发不出一点声音。
宁静的夜晚,在本就不繁华的乡镇上,人烟稀少得可怜,天空一抹残月,空灵的挂在天际,看上去甚是孤寂。
苏苒不知道她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心里也带着极大的恐惧。
原来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在面对死亡时,都没办法从容以对。
轿车摇晃着,突然停下。
一停下,苏苒整个人的惊吓更加明显,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她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嘴里面只能发出,细微的唔唔声,根本就不可能,传递得出自己的想法,此刻要靠自己脱身,真的是天方夜谭。
苏苒被人捆绑着,下了车。
有些熟悉的地方,让苏苒心口一怔。
 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昨天晚上她跟着秦江来救余涛的地方。
所以……她也会被扔进蓝河吗?

果然是如秦江所说,惯用手段。
不可厚非也确实是一个极好杀人灭口的方式,不需要用一颗子弹,也不需要留下任何痕迹,捆绑着石头扔进河里,除非河水干涸,一辈子都不可能被人发现。
这条蓝河里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冤魂。
苏苒越想,心里越痛恨。
恐怖都是其次,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这种黑暗势力,还会这么没有枉法。
此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捆上了石头。
苏苒看着面前的人,看着他们冷血无情的脸上,似乎习以为常。
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么无足轻重吗?
如果……如果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她一定要将这些人绳之以法,一定要还这个地方一个公道!
她身体一抖。
身体被人蛮横着推向了河沿边上。
高高的堤坝,下面就是暗黑的河水,今晚月色惨淡,完全看不清楚河水的模样,只隐约能够感觉到,今晚的河流有些湍急,一被扔下去,捉摸着就会被河水冲走。
苏苒一再颤抖,在各种恐怖之中,在各种预料的恐怖中。
终于。
她身体猛地被人一下扔进了河里。
力气很大,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么被人扔了下去。
河水瞬间蔓延过她的身体。
苏苒是会游泳的,但是在上百斤的负重下,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她身体就被石头一直带着往下沉,一直往下沉。
她屏住呼吸,努力想要让自己不被水呛到,努力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然而越来越往下沉的深度,让她越来越感觉到了窒息。
突然。
有点难受了。
 是在死亡之前,都会有的一种,对生命的渴望,对还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留念。
她回想她这一生。
重生一世短暂的一生。
该报的仇,还没有报完。
该孝顺的人,也还没有尽孝。
该爱的人……该爱的人,连表白都没有说出来。
遗憾。
真的,很遗憾。
苏苒的意识越来越恍惚。
上一世被一刀捅死的画面,此刻似乎又这么历历在目。
原来死亡的感觉,真的是一模一样的。
一模一样……彻底绝望那一刻,苏苒恍惚看到一个人影,疯狂的往她游了过来。
原本都已经要失去意识的苏苒,突然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突然活了过来一般,她瞪大眼睛看着靠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影,看着他疯狂的往她游了过来,很快到了她的身边,抓着她身体的同时,用手上那把锋利的匕首,一下隔断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与此同时,石头离开她的身体,她瞬间轻松了很多,下一秒就疯狂而往上游去。
而那个救她的男人,也跟着往上游,甚至托着她的身体,帮她游得更快。
“呼!”
苏苒整个头,终于冒出了水面。
呼吸到第一口空气的时候。
苏苒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她以为她又要去见阎王了,却没想到,活了下来。
第一次觉得,那句保持长寿的秘诀是保持呼吸不断气,很有道理。
所以她拼命的呼吸。
拼命的,活着。
身体却又突然被人,拽着往河沿边上游去。
苏苒那一刻才反应过来。
这个救她的人是……傅北渊。
 突然消失的傅北渊,又突然出现,突然救了他的傅北渊。
每次遇到危险,都会出现在在她面前的傅北渊。
她眼前模糊不清。
就是觉得,幸福真的好简单,又好来自不易。
她伸手,抓着了傅北渊的衣服。
紧紧的拽着。
傅北渊似乎感觉到了,他薄唇紧抿,抱着她游上了岸。
岸上,秦江和胡峰在岸边等他们。
看着他们出现,连忙拉着他们上来。
此刻夜深人静。
夜风袭来,一阵寒意。
“阿嚏。”
苏苒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秦江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干爽的衣服包裹在苏苒身上时,就看到傅北渊冷着一张脸,拉着苏苒回到了轿车上。
分明。
脸色差到,根本不敢惹。
胡峰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此刻看到傅先生和夫人上了车,也不知道要不要上车,就这么看着秦江,似乎在寻求他的意见。
秦江表示。
他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就怕,殃及鱼池。
那一刻,就听到傅北渊冷冰冰的声音分明压抑着怒火,“还不上车?
!”
秦江立马跑向了轿车。
胡峰看着秦江狗腿的样子,连忙也快速跟上。
分别坐在驾驶室和副驾驶室。
胡峰开车离开。
但是,去哪里?

刚刚只是吩咐直接到这里来等,根本没有说等到了要去哪里?

现在,他也不知道往哪里开。
就听到傅先生不威而怒的声音说道,“回青城。”
胡峰才稍微松了口气,往青城开去。
此刻后座,傅北渊把他放在车上的一件干净外套穿在了苏苒全身湿透的身上,傅北渊一身也是湿透的,却没有做任何保暖措施。
秦江忽然开口,“要不要毛巾?”
傅北渊眼眸一紧。
秦江没回头也感觉到了死亡凝视。
傅北渊这货,有时候真的忒吓人了。
他觉得他现在说话,不,连呼吸都是错!
到底,又不是他惹了他生气。
分明是,苏苒。
有本事儿,你冲苏苒发脾气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