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夏思忆陆京泽全文

>

夏思忆陆京泽全文

夏思忆 著

夏思忆 夏思忆陆京泽全文 现代言情 陆京泽

现代言情小说《夏思忆陆京泽全文》,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京泽夏思忆,作者“夏思忆”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宋焱不再做声,心底却早已经相当不爽。他对夏思忆是好脾气,不代表对其他男人也是。陆京泽从帐篷里出来时,脸色同样不好看,转身要进宋焱的帐篷。宋焱自然不让,夏思忆那副不施粉黛的美娇花模样,他可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他挡在门口,冷冷看着他,也不开口...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陆京泽夏思忆   更新: 2022-09-30 15: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夏思忆陆京泽全文》,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京泽夏思忆,作者“夏思忆”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宋焱不再做声,心底却早已经相当不爽。他对夏思忆是好脾气,不代表对其他男人也是。陆京泽从帐篷里出来时,脸色同样不好看,转身要进宋焱的帐篷。宋焱自然不让,夏思忆那副不施粉黛的美娇花模样,他可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他挡在门口,冷冷看着他,也不开口...

夏思忆陆京泽全文第8章  

宋焱看着陆京泽的动作,眉梢扬了扬。
再看看一旁的王婉,她看看帐篷里的陆京泽,朝他笑了笑,说“陆京泽对你那位,恐怕是有点想法。”
其实恐怕二字,多少可以去掉,只不过是说法委婉一点而已。
宋焱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看他对别的女人有意思?”
王婉道“他没给我名分,我哪来的立场阻止他?”
陆京泽跟她来野营的目的,这会儿已经昭然若揭了,显然是冲夏思忆来的。
宋焱不再做声,心底却早已经相当不爽。
他对夏思忆是好脾气,不代表对其他男人也是。
陆京泽从帐篷里出来时,脸色同样不好看,转身要进宋焱的帐篷。
宋焱自然不让,夏思忆那副不施粉黛的美娇花模样,他可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他挡在门口,冷冷看着他,也不开口。
“夏思忆在里面?”
还是陆京泽率先开口。
宋焱冷淡道“她在睡觉,麻烦你别打扰她。”
陆京泽看了看手表,淡淡说“往常这个点,她一般已经睡醒了,不可能还在睡,她这会儿应该饿了,先让她吃饭。”
宋焱看着他道“你跟她分手也挺久了,凭什么觉得她作息不会变?
她跟我一起时,都起得晚,现在就是还在睡。”
陆京泽先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突然心不在焉的道“你跟她各住各的房间,并不能第一时刻知道她是真醒的晚,还是赖床。
而我我跟她每天从一张床上起来,她醒没醒我能看见。
我比你了解她,不信你进去看看,她是不是醒了。”
宋焱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陆京泽神色淡淡“别忘了,你还没有名分。”
帐篷里的夏思忆只觉得陆京泽真是神了,她确实已经醒了,这个时间点就是她寻常起床的时间,只不过看他刁难一个小辈,心里有几分不是滋味。
夏思忆连忙起来从帐篷里出去,挡在宋焱面前说“陆京泽,你不要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你声音大把我吵醒了,我还能睡上好一会儿。”
她挡在宋焱面前时衣领下滑,睡衣是件短袖,但太宽松了一不容易就会走光。
起码睡着的状态下,这衣服不一定能“老实”。
陆京泽顿了顿,意味不明道“昨天晚上就进了宋焱的帐篷?”
夏思忆排斥的说“说了多少遍了,我怎么样不关你的事。”
这也就是默认了她昨天就进了宋焱的帐篷。
陆京泽到这会儿才真的有些生气了,气她一点都不防着宋焱。
她居然穿成这样,在人家帐篷里待了一整晚。
如果说夏思忆对宋焱的信任有八分,那陆京泽对他大概是负八分。
其实仔细想来,夏思忆毕竟跟宋焱相处过,分数更加有依据,而陆京泽完全是主观意向,他只不过是以自己带入,认为夏思忆身边的所有男人都对她图谋不轨。
“先喝鱼汤。”
陆京泽选择暂时先把这件事给忍下去。
夏思忆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不要。”
宋焱说“思忆姐,我会煮的。”
夏思忆瞪着陆京泽道“听见没有,我们家宋焱会煮。”
好一句“我们家宋焱”,陆京泽要真算起账来,夏思忆真的不知道得被批评教育多少次,现在是说一句话,他不顺耳一句。
但宋焱熬鱼汤,陆京泽也没有去阻止,只是任由他忙活。
他只是拿了药膏,打算给夏思忆再上一遍药。
夏思忆看了看他,光天化日之下,她倒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也是偏着脸不看他的。
只不过陆京泽握着她的双手,她有些警惕的说“不要乱摸。”
这才捏了下手心,就不肯了。
陆京泽看了看她,没有言语。
他老实上药,弄得差不多了,才开口说了一句“乖乖,我也不是说看不惯宋焱,我只是担心你吃亏。
你以后再其他男人面前也别这样穿好不好,男人没几个好东西的,就算你不跟我一块,我也不想你被骗。”
夏思忆说“我能分辨人家是不是真对我好,反正你肯定不是真对我好。”
陆京泽无奈道“不是真对你好,会担心你伤口,急着给你借药上药?”
夏思忆没看他,说“你只是图我身子。”
这让陆京泽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她这看的倒是透彻。
但不光是他,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好,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这事。
他把手伸到她面前。
上面有一道伤口。
“昨天给你烧水泡药的时候刮的,忘处理了。”
陆京泽说,“乖乖,我有点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