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骁墨深俞渝

>

骁墨深俞渝

骁墨深 著

俞渝 现代言情 骁墨 骁墨深俞渝

火爆新书《骁墨深俞渝》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骁墨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正看得出神的时候,整个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忽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个个神色紧绷。俞渝扭头看到大家的神情,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俞渝骁墨   更新: 2022-10-01 20: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骁墨深俞渝》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骁墨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正看得出神的时候,整个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忽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个个神色紧绷。俞渝扭头看到大家的神情,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骁墨深俞渝第6章  

别墅内。
骁墨深再次看时间,那小丫头竟然还没有回来。
刚刚在街上遇见她的时候,才8点多,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回来,哪怕是走,现在她都已经该到家了!
“先生,俞小姐还是没接电话。”
柳妈面色忧心的道。
骁墨深坐在沙发上,岿然不动,只幽冷的吐出两个字,“再打!”
“是。”
柳妈只得继续拨俞渝的号码。
可是,那边,始终都无人接听。
0点。
骁墨深已经耐心失尽,黑着脸坐在厅内,让任以森出去找。
很好!
那小丫头,居然敢将他的话当了耳旁风,当晚就给他翘家!
看来,以前他是真的太放任她了!
“先生!
先生!
电话!”
柳妈突然扬声。
骁墨深脸色一变,起身,“俞渝?”
“是……是警察局的电话。
说是和俞小姐有关。”
警察局?
俞渝现在在哪?
警察局。
和死党冯染一块儿。
先前,和冯染挂了电话后,又觉得就那么回去总是心有不甘。
索性又把冯染叫了出来,想趁着周末两天,两个人打火车北上去B大找骁明川。
一来,是让自大狂骁墨深找不着她人;二来,也是希望骁明川能帮自己劝劝骁墨深,帮她更改志愿。
可是,没想到,还没上火车,两个人就出事了。
“年纪轻轻的两个女孩子,好的不学,学人打架。
还是学生,简直丢了‘学生’两个字的脸!”
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角落里,警察正严辞教育。
“警察叔叔,我都说了那只是场误会。”
冯染不耐烦的解释。
人,是她动手打的,因为钱包被偷,哪知结果找错了人。
她是跆拳道黑段,所以出手猛了些,一出手,直接给人踢晕了过去。
连带着俞渝还被误伤了手,但还好不是重伤。
“再大的误会,你们出手也不该那么狠。
现在人家嚷嚷着要告你们!
看你们都还是学生,所以已经通知你们监护人了!”
一直没出声的俞渝,听到这话,脸色不太好看的皱眉,“你通知了我的监护人?
哪个监护人?”
“当然是你资料上显示的监护人。”
“骁墨深?”
俞渝声音不由得扬高些。
“是谁我就不清楚了,其他警务员负责通知。
总之,一会儿到了你自然知道。”
俞渝一脸菜色。
起初还淡定,可是,现在一想到他们通知的可能是骁墨深,整个人就坐立难安。
时不时瞅一眼门口,担惊受怕。
冯染安抚的拍了拍她,“行了,你别那么担心。
说起来我们只是自保,家里人肯定不会怪我们的。”
“你爸妈肯定不会,但是我三叔可就不一定了。
而且……”俞渝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和骁墨深那么倔强的对峙,就越发郁闷,“我才说不给他找麻烦了,现在又让他来帮我摆平这事,他肯定更生气。
而且,要是知道我偷偷跑去坐火车,说不定直接把我撕了。”
冯染见她那副样子,不似开玩笑。
目有同情,“你三叔真这么恐怖啊?”
“一会你见了就晓得了。”
俞渝没劲的趴在桌上,心情沉重得好似死囚上断头台的感觉。
……20分钟后。
俞渝几乎要睡着的时候,派出所里一阵热闹。
“骁先生,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里面请!
里面请!”
说话的是所长,非常殷切的语气。
俞渝一听到‘骁先生’三个字,一下子就清醒了。
整个人坐直,双手紧张的压在膝盖上。
冯染也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你三叔来了?
一会儿让他也一并把我保出去啊,我家里人这会儿都不在国内,肯定联系不上。
呜,我可不想被关两天。”
俞渝还没应声,警务人员已经过来了,一改先前那冷肃的语气,客气得不得了,“俞小姐,冯小姐,两位请跟我出来。
骁先生在等你们。”
俞渝不说话,起身,硬着头皮跟出去。
冯染‘啧’了一声,“这态度简直180°大转弯啊,你三叔什么人啊?”
两人一起走出去。
冯染脑海里还在努力勾勒着俞渝三叔的模样。
以俞渝的描述来说,那应该是个大腹便便、猪脑肥肠,又凶巴巴的中年男人。
……一路,俞渝心里都七上八下。
远远的,就看到骁墨深正负手而立在窗边。
他没有回身,派出所晕黄的灯光笼罩下,即使是一个背影,都让俞渝呼吸绷紧。
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走上前,“三叔。”
冯染想,她三叔看来并不是猪脑肥肠的男人,而后也跟着叫了声‘三叔’。
骁墨深缓缓转身。
视线,停在少女的脸上,半晌,性感的薄唇紧抿着,不出一声。
目光黑沉得让俞渝心里发虚。
不管什么理由,高中生进派出所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一旁,冯染仰首看到骁墨深这张脸,一双眼都差点给瞪了下来。
两手拼命的扯俞渝的衣角,“俞渝,这真是你三叔?”
“……”俞渝无奈。
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不是说他老是倚老卖老,可他哪里老了?
这么年轻,还这么……”‘帅’字还没说出口,被俞渝轻恼的打断“你赶紧闭嘴吧!”
“他看起来也不像你说的那种凶巴巴的恶魔啊!”
冯染已经尽力压低了声音。
可是,以她的激动,这些字眼多多少少还是钻进了骁墨深耳里去。
骁墨深越发黑沉的目光让俞渝不敢直视。
想死!
她心里哀怨,简直恨不能立刻就把冯染这张不停歇的嘴封上。
“带冯小姐去签字,保冯小姐离开。”
没有立刻发难。
骁墨深终于开口,是和一旁的任以森说的,语气幽凉。
任以森应了一句,和冯染比了个手势。
冯染给俞渝递了个眼色,便跟着任助助走了。
这一下。
房间内,只剩下骁墨深和俞渝两个人。
俞渝越发紧张。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恶魔。”
他双手负在背后,开口。
那话里听不出半点儿喜怒。
越是这样,越让俞渝心里发毛。
“不是的,三叔。
你……其实是,她误会了我的意思。”
俞渝解释,可是,语无伦次的话简直没有任何说服力。
骁墨深亦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目光加重,长腿侵略性的迈开一步,逼近了她,“俞渝,是不是我太不了解你了?
以前竟不知道你还能打架。”
俞渝是理亏,低着头,“我以前不这样的,今天……是个意外。”
意外?
骁墨深皱眉,视线往下移,一下子就看到她手上的伤。
伤得不轻。
从食指到手背,一直拉开一道口子,手上的血凝固了。
但映在他眼里,依旧是触目惊心。
眉心,跳跃了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