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火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云川孟女

>

云川孟女

云川 著

云川 云川孟女 孟女 现代言情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云川”的一本书《云川孟女》。

来源:艾特中文网   主角: 孟女云川   更新: 2022-11-06 17: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云川孟女》,是以孟女云川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云川”,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而他,眉眼缱绻。向郎君,你可想清楚了?我坐在下首,而上首,是我的父亲和继母。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瘟疫、兵乱、旱灾、蝗灾...

云川孟女小说第2章  

向柯这一闹,倒是将我这及笄的氛围搅扰了个干净。
我招呼大家入席,天寒地冻,唯恐这饭食凉了,可我庶妹阿灵却跪在了廊下,不肯起身。
她的生母宋氏今日围观了全程,自然知晓了女儿的不对劲,也忙不迭地跪下,唯恐我迁怒她女儿。
我知晓,她是怕我的!
自家的姊妹,何故如此?
父亲坐定,问跪着的妹妹你为何要跪?
阿灵对着父亲叩头,道阿父,儿有罪,向氏三郎今日退婚辱没阿姊,与儿有关。
父亲淡淡地唔了一声,不辨喜怒。
阿灵道阿姊同二兄还未归家时,向氏郎君常来家中寻大兄读书,因着阿姊不在,郎君初来乍到,只以为儿是阿姊。
后又常常过府,伴着弟弟妹妹们玩耍。
儿昔日只以为郎君为着阿姊,善待儿同弟妹,孰料就在半月前,他……说到这里,竟像是难以启齿,阿灵掩面痛哭。
我转了转手中的茶盏,道姨娘们带着弟弟妹妹先回去吧,今日灵儿的话若是我在外头听见只言片语,倒要看看诸位弟妹能挨多少板子呢?
弟弟妹妹们齐齐道了声是。
我最小的妹妹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跤,整个人都在打颤。
阿灵瑟瑟发抖,我沉默不语,倒是继母萧氏不忍心,道灵儿进来说,你现在年纪小,别冻出毛病。
那女孩终于肯进来了,只是进来仍旧不敢坐,跪着回话他趁夜翻入儿的闺房,道是对儿情根深种,此生非儿不娶。
儿不敢做出这等造孽之事,他道是儿被阿姊欺辱,不敢面对,说着说着竟要强来,错非使女机警,进了屋子,只怕儿立刻便要碰死。
阿姊这些时日同阿父在营中,儿不敢张扬,今日他来退婚,儿惶恐,只怕他还会做出事情来!
我低声吩咐阿蛮几件事,她领了命,便悄声下去了。
宋姨娘见我品茶不语,立刻叩头道女郎,都是奴婢无用,教坏了灵娘,奴婢只求您看在灵娘年纪尚小,又是您的骨肉至亲,饶过她。
奴婢定会对灵娘严加管束,绝不再叫她做出此等败行丧德的事。
我揉了揉眉骨,问她姨娘可记得自己的身份?
宋姨娘战战兢兢,伏跪在地。
我道看来是知晓了。
阿母在时,也对我讲过姨娘是读书人家出来的,不过家道中落,这才为人妾室。
娘子未过门的时候,灵儿住在我的院中,我原想着你母女过得不容易,没叫你骨肉分离。
如今你道是将灵儿教坏了,姨娘容我知晓,读书人家出来的姨娘,怎将灵儿教得如此胆小怯懦,是非不分?
说到这里,我再无悦色,将手中茶盏掷出,茶盏碎裂,惊得宋姨娘一阵战栗。
阿灵吓得哭声都止住了。
我问她这件事,姨娘是否知晓?
阿灵流着泪点头。
也是她不让你说出去的?
是。
我冷笑一个外男,还是你未来的姐夫,强闯进你的闺房,我同阿父不在,可是娘子还在,她是你的母亲,你不去和母亲说这件事,却要同姨娘说。
说就说了,姨娘让你不说,你还真不说?
你是博远侯的二小姐,将门的贵女,怎的一点骨气也没有。
若是你在旁的人家,或是旁的时候遇上这事,那便是无媒苟合。
届时一条白绫吊死,便是你想要的?
阿灵哭成了泪人。
宋姨娘哀求女郎君。
我怒极反笑难道姨娘打着让灵儿嫁入向氏的主意?
向三郎深夜探访女子闺房,败坏我妹清誉,难道就是什么品行端正的好人了?
府内何等森严,若是他一个动静喊出来,他倒是风流了,灵儿就得去跳河。
我倒还不知,姨娘如此拎不清啊!
宋姨娘嗫嚅几下嘴唇,到底没说什么。
萧氏看够了,唤阿灵起来。
阿灵怯生生地看我一眼,只是我余怒未消,面上表情也不好看,她又是一个哆嗦,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萧氏并不着急,亲自下了座位,将阿灵拉起来,语气和缓温柔灵儿从此住到我的院中,也跟着你哥哥们去读书。
好孩子啊,何必妄自菲薄,你又做错了什么呢?
主母问她你错了吗?
阿灵的眼泪已经止住了,却仍旧不敢说话。
萧氏的目光温柔专注。
阿灵低声说我没错。
大点声。
我没错。
父亲也露出和缓的笑意。
阿蛮回来了,对我点了点头,我说主君,娘子,灵儿今日受惊了,让她回去歇着吧!
萧氏看向父亲,见父亲点了头,她才温柔地说灵儿,歇着去吧!
今日便搬到我的院子中,不要怕,阿父和阿母都在。
阿灵被使女带下去了,而宋姨娘却还跪在地上,不知何时迸发出力气,扑到父亲的脚下,哭求道主君,主君,灵儿是妾的命啊,您不能让娘子把灵儿带走。
父亲踢开她的手,道主母理应管教子女,你将我的女儿带成这样,这笔账,还是看主母该如何发落你!
他看我一眼,道阿玉,随我来!
我道了声是,便跟上了。
将所有的繁杂事扔在了身后。
萧氏望着父女二人的身影,叹了口气。
她今年不过二十五六,娘家落败得早,她带着母亲独自支撑门户,后来嫁入这博远侯府,虽然人情练达,自信也有才干,可处理这一大摊子事,还真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明明年华正好,却觉得自己即将未老先衰。
看着几乎要哭昏过去的宋姨娘,她对使女说寻几个粗壮嬷嬷来,将宋氏堵了嘴关到北院,即日起为灵儿抄经祈福,不得踏出一步。
使女领命而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